清吟雅歌:第三百二十六章 第三次被拦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样,爹和娘才放心了。

    雅歌刚刚给自己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躺下,吴煊就挑开了车帘子进来了,让这本来就拥挤的小马车更加的拥挤了。

    吴煊瞪大了眼睛,看着雅歌,倒是将雅歌给看的有些不知所措,道:有事?

    吴煊点了点头,竟然拿了一旁的一个薄薄的毯子,放在了雅歌的身下,声音有些粗哑道:这样会不会好受一些。

    确实是软和了一些,雅歌点了点头。

    那人道:但是你现在不能死!而且吃了不疼。

    吃了不疼,这对雅歌来说,有些诱惑力。再说了看在这人很有趣的份上,雅歌觉得不要和自己过不去嘛,还是吃了吧!

    雅歌只能是张开嘴,任由那人将药丸放到了自己的嘴中,入嘴即化,想来真的是好药了,不过是片刻的功夫,雅歌就觉得没这么疼了,扯出了一个笑容,道:谢谢啊!还有你的声音真难听!像是鸭子被人擒住了脖子一样。反正我都快死了,就畅所欲言了,你也不要生气啊!

    这话要是让其他人说出来,灰衣人早就已经生气了,但是这次不知道是为着什么,雅歌看着那人竟然是眉眼含着笑的,兴许是觉得自己快死了,也就不和自己一般见识了。

    雅歌又道:等我死了,我家中有很多的钱财你尽可以拿去,但是你要护着我家里人,我娘的安全。

    毕竟刚刚李公子都说了,自己的身后事,他来解决,那怎么解决,自然是全杀了啊!雅歌这会子想着依着爹的武功,很难护得了这么多的人,所以多一个人多一份安全,况且这还不是一个灰衣人,而是这么多,十多个的灰衣人呢!

    那灰衣人竟然是认真的想了想,道:好,五万两银子,我护着你娘和你铺子里的人的安全。

    五万两,不算贵,雅歌道:行,这个我的银子差不多够了。

    还有,等我死了,多给我烧点纸钱啊!雅歌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道。在地底下没有银子也是难行的,雅歌可不想死了还受没银子的难为。

    那人道:这个没问题,这个我可是老早就答应了的。

    雅歌点了点头,这样看来自己也没有什么要交代了的。

    又等了一会,那小丫鬟和小厮,拿着一个小包袱上了山来,这是将银子给拿了过来了。雅歌心道,那自己离着死也不远了,而且这绳子实在是太紧,自己也放弃挣扎了。

    李菲然将小包袱给接过,递给了那灰衣人领头人,道:这里面是两万两银子,只会多不会少,你且看看吧!

    那人哑着嗓子道:李小姐办事,在下是信得过的。

    倒是雅歌,在一旁,倒是无比的希望这人能打开好好的数一数。但是那人却拿着包袱,退到了一旁,大有一种,李小姐你随意,我不再掺和的架势。

    这次是来真的了,雅歌想到这里,真的是有些沮丧,但是也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李菲然拿起了那把短剑对着自己。雅歌这次也不打算再闭着眼了,这次就让自己瞪大了眼睛死好了。

    再说了,这次也不会再有人来拦下了,毕竟这再一再二不再三嘛!

    雅歌看着李菲然拿起了剑,然后对准了自己,慢慢的刺了过来。

    就在那剑尖快要刺到雅歌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了一支飞箭,将剑给打偏了。而且力道之大,将剑给打了从李菲然的手中飞出,落在了一旁的地上。

    这是第三次有人拦下了,雅歌已经生出了一种自己命不该绝的感觉来。还有,就不能让自己死个痛快吗?这一次一次又一次的,不知道很吓人吗!

    接着就见爹不知道从哪里跳了出来,后面还跟着吴煊。看起来吴煊走的匆忙,连罩衫都没穿,显得有些凌乱,也有些着急。

    急着便是大队的人马,从四面八方,将这里给团团围住。雅歌给松了一口气,他们总算是来了。自己等的好辛苦啊!

    纪三一见子佩被绑在树上,脸色煞白,连忙过去将纪母给解绑,赶紧扶住。

    倒是吴煊看着雅歌那几乎被血染尽的裙子,眼中是各种情绪都有。雅歌见娘都被人给救了,吴煊还没动静,只好道:吴将军!麻烦解个绳子!

    吴煊猛然间冲到了雅歌的身边,解开了绳子,倒是雅歌,体力不支,之前还能站着都是因着绳子绑着呢,现在绳子解开,立马倒在了吴煊的怀中。

    吴煊的手微微的有些发抖,道:怎么流了这么多的血?

    雅歌这会子的脸色有些苍白,道:是啊!再流下去,怕是要死掉了,也不用李菲然动手了。

    吴煊只是用手扶了雅歌一下,但是这手上已经是满手的鲜血,这让吴煊有些急躁,对着在不远处站着的卫林道:大夫呢?大夫呢?

    说完,一个老头背着药箱,踉踉跄跄的跑了过来,道:在呢在呢。然后看了雅歌一眼,倒抽了一口凉气,从没有见过流了这么多的血还活着的人。忙道:快将人放到我的那个马车去,我先给从新包扎。

    吴煊抱着雅歌,将其放到了一旁的马车上,然后道:你先让大夫包扎,我去找他们谈谈。最后的谈谈二字,字咬的极重,看起来并不像是单纯的谈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