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墟:第二十六章 苍天有轮回,敢问饶过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唯一改变的是,一人一狗脱落了云层之巅,回归于一片原始地域

    不知过了多久,淌在血泊中的萧宇微微眨动着眼睫毛,指尖也跟着颤动几下。

    终究,他还是醒了,并没有死,半弓起重伤之躯,条件性反射晃了晃沉重的脑壳,意识至今有点模糊,伸出双手看见干涸的血迹,萧宇顿时惊醒从金色殿宇跌落的一幕幕

    他阴寒的目光不断扫视着四野,想找出狗王。

    不远处,定眼一看,一具千疮百孔的尸体映入眼帘,吓得萧宇赶紧跑过去,当探知狗王尚存几丝气息之后,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而且其气息越来越粗重,暗淡的肉身在复醒,血气澎湃涌动,一些小伤小口子在飞速愈合,相信用不了多久狗王便能醒来

    重执心神,萧宇生起疑惑,这是哪里?还在泰山吗?是不是回归城镇之中了?

    然而给萧宇第一直感,都不是,也不像,因为周围苍茫茫,灰朦朦,一切事物不可见,视线亦非常有限

    若隐之间,还有一股身临苍渊深渊的感觉,不知是不是没踏入修者的缘故,他竟然在这里感受不到一丝气息。

    无论是死气,生机,还是其它,按理说任何一物一地都该有其独特的气息,坏的也好,好的也罢,总该有啊!

    但,这里却查觉不到,甚者是没有,平凡得吓人,更是古怪的吓人

    茫茫天际,一眼无垠,云层之巅,两个金色光点尤为夺目,仿若夜空中璀璨的星辰亘光

    遭遇符文碎片吞噬之后,萧宇清晰感触到自身一直往下坠,有如从泰山之巅的玉皇顶被人一下子扔下山。

    身处天空领域,根本无法反抗,无法遁行,只能等待一味的坠落

    最为严重的是,他浑身缠织着一道道金色符文碎片,恐怖的威压在一步步瓦解其肉身,磨灭其体肤。

    尽然萧宇没有利用肉身去抵抗符文碎片,那种势压却依旧很霸道,同时有一股钻心之痛如潮水般袭来。

    那是坚韧的皮肉在裂开,被金色符文碎片一点点的撕扯,任其肉身达到某种高度也无济于事,没办法与之相抗

    今时得见面对此等天地之威,他彰显得有些不堪负重,始终说明了自身的不足,瑕疵在无限放大。

    吼!!!萧宇不禁低吼,若任由这样下去,有丧命陨落之险,而随着他剧烈涌动着血气,缠织的金色符文碎片就勒得越紧,宛若一条条自动锁扣的铁链

    刹那,他肉身大面积崩坏,鲜血汩汩,整个人就像一尊淌在血泊中的血人,特别是腹部那道伤口直接加剧了创伤,白茬茬的骨头都一览无遗。

    虚弱到极点的萧宇是有心无力,倘若不是依靠过人的意志,强大的念头,早已身消体殒

    最终,还是承受不住金色符文碎片的威压从而慢慢闭上了双眼,丧失了意识,晕死了过去

    致此,也许归结于某个阶段境界内,符文碎片只是降临了一定范围内的威压,若死撑过去而不死,自然抵消了进一步的磨灭。

    然而两个光点中的另一个,离萧宇的相近狗王就不太幸运,强盛的金光一直闪烁不停,正在疯狂的旋转,逐渐形成一个高速转动的陀螺仪般。

    这等死亡绞杀,与之修为脱不了关系,其在肉身之上,隐隐有种超脱之意,甚者可以说达到某种极致,强得一塌糊涂!

    既然拥有如此肉身,狗王不可能任由镇压,坐取灭亡,其灼盛血气滚滚流淌,奋力反抗之。

    金色符文碎片一旦撕破护体光晕,又急速浮现,两种能量在进行大碰撞,像是激发出道道闪光电弧,异为刺眼。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狗王先前还能一较长短,那些符文碎片破开光晕之际也顺理成章的消散,就算不消散剩下的余威也不足以致命,从而避免肉身无碍。

    但时间一久,奈何金色符文碎片的量何其之多,狗王再强也跟不上轰击的节奏,护体光晕根本滋生不过来

    更是由于没有了屏障的阻挡,数之不尽的碎片如狂风暴雨般倾倒于躯壳上,肉眼能见狗王黄澄澄的肤色被更强盛的金光淹没,并伴随着噗噗之声,那是鲜血飞溅,皮开肉绽所致。

    本王拼了!狗王痛苦大叫,史次肉身遭到破开,抗压力大大锐减。

    不得不使它拼尽全力爆发,血气涌动的速度在飞快流转,几度想压过金色符文碎片之威,那怕不能压过其威,每一轮轰击造成的伤害从而都能尽最大化恢复,好为在某种程度上不至于伤上加上,创上如创,继而致使不会因此快速毙命。

    嗷!痛痛痛,你大爷的,本王不想再脱皮了。狗王红着双眼,欲罢不能,欲哭无泪,周身血迹淋漓,再次变成了一只没皮的狗,完全被金色符文碎片磨灭了,而且背上的血肉都消失了一部分,坑坑洼洼的伤口非常恐怖

    苍天有轮回,敢问饶过谁?

    上回狗王是对赫渤源老者嘲弄,还装了几波无形的十三,终于,它也应验了这句话,处于云层之巅上,就这样经历着一次次的轮回轰击,绞杀,磨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