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在魔法世界:第163章 海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姬傲雪看着这蛋糕,却是很是痛苦,忽然说道:我怎么干什么都不行吗。

    夫人,这烤炉许是旧了,不如换新的,我听说现在最新的考虑,可以自动调节温度,可方便了。

    姬傲雪摇摇头,这烤炉已经很先进了,只是自己愣神下,许久不开烤炉的问题。

    不用了,有消息了吗,他找到了吗。

    谁都知道姬傲雪问的是谁,也都知道,那个年轻小伙子对这位贵女的重要性。

    有消息啦,夫人,找到了。

    一个戴着铜徽的女人就这么跑了进来,同时带着喜色前来报喜。

    姬傲雪问道:找到了,人在哪?

    卫戍区那边,忽然发来询问,问认不认识一个姓王的年轻人,他有咱们家的徽章,是从海上的漂浮球那发现的,原来他这么漂了一天,居然到了北方,真是够可以的,害的夫人和南方人闹了一通,他们可白找了。

    姬傲雪自然付出过一些代价,不过这都无所谓。

    她欣喜道:到了哪里,跑的真够快的。

    估计是在军方的医院里吧,反正应该救回来了,不过还要核实身份,所以才问到了我们,这小子倒是什么都不耽误,直接把咱家推出来。

    姬傲雪红着脸,说道:这还不好,人呢,军方还不放人吗。

    他毕竟违反命令,从地堡里钻出去,整整跑了一天,不问问,也不可能,军方的意思,不惩戒一下,以后还不都是谁都敢随便乱来?

    姬傲雪无所谓道:这有什么你拿着这个,过去,把人救出来就是。

    那是一枚如同手表大小的徽章,不粗不细的圆环之内,是一头翱翔的飞凤,姬傲雪拿出来,却是非常自信的觉得,只要这飞凤一出,无人敢于违抗,只能乖乖服从,把人放出来。

    那女子服从领命而去,留下姬傲雪在屋里,却是极其欣喜,在那转了几圈,却是看了看自己,她一夜未睡,更别提打扮,凌乱而憔悴的很。

    叫着几个女仆,马上开始收拾着。

    昨天消息传到她这里,听说了王剑居然突然自己就这么跑到海上的时候,姬傲雪的脸色发白,好似没了力气一样,瘫软在沙发上,却是焦虑而无用,想哭又只能忍住,作为一个敏感人物,一行一动都牵动无数人心,这自然必须多方考虑。

    人家之所以询问,就是在怀疑王剑行为的疯狂,是不是与高层有什么可怕的内幕,毕竟过去几十年,也许有无知少年跑到海上玩,但魔兽大军来袭的情况下,没人这样作死啊。

    顺着龙角剑,这些强大的能量,好似电流一般,进入王剑的身体。

    一股能量带着全身的冰冷,让他颤抖打哆嗦,但下一刻,又变成了滚烫的一阵,传遍了全身。

    如此往复循环,即使王剑尽全力催动风火轮前进,也无法躲避开,如果他回过头,会发现,自己身后,快速跟随起一股庞大的烟雾,这种烟雾似乎不怕风吹散了,无形浅色,似乎带着许多形状,但看不清楚,都一点点顺着龙角剑进入王剑体内。

    龙角剑就好像棉花糖的棒子,虽然这棉花糖也太大了,怕不是有朱雀的行政楼那么巨大,而王剑手中的龙角剑,也是如此的渺小。

    但这些怪异的烟雾,似乎带着奇特的属性,不但不会消散,反而被吸着,钻进龙角剑,并且原本狂暴杀意的能量,被龙角剑中和后,就变成相对不那么可怕了。

    王剑自然不敢回头,他此时无论是内外都痛苦的很,一阵冷一阵热的折磨,虽然渐渐可以忍耐,但自己体内似乎多了一些什么,感觉喘不上气,呼吸困难,而很快,在自己心脏部分,淤积了大量的东西,每次呼吸下,越来越困难,似乎要通过重重阻碍。

    当王剑感觉浑身一轻的时候,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周围是如此黑暗,看不到月亮,星星倒是不少,但无论哪个世界的星象学,王剑都不精通啊。

    更别说,这样折腾了半日后,他身上的衣服早已被他自己弄烂了,身上只剩下龙角剑和几件随身装备,脖子上的望远镜等物,身上沾满了海水干后,遍布的海盐以及沙土,疼的很。

    将最后一组晶石换上,王剑感觉到非常难受,又累又饿又渴,此时他将龙角剑变成一枚戒指,戴在手上,光着身子,看了看前方,凝水咒还算简单,但下一刻的变化,让他目瞪口呆。

    他原本的预期,也就是如同在家时候的练习的那样,一只细小的喷泉在身前制造一些水流,趁机喝一口,而现在,眼前却出现了一阵巨大的水源,一下子泼在身上,全身又一次的湿透。

    这是怎么回事?

    王剑觉得不对劲,但又感觉似曾相识。

    他忽然闭目一会,一个火焰术在手中出现,通常时候,这个火焰术可以在手上制造出一条一米不到的火焰,虽然伤敌就别想了,但照明啊,点火还是很简单的。

    但现在,王剑惊讶至极的是,这团火焰也太可怕了,好似一个巨大的火炬,怕不是有十米之高,虽然很快因为惊吓而断绝,但王剑很快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