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80当大佬:第648章 着书立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比如,他干掉雅达利时的分析。

    他接触到的德州仪器转型和香积电崛起的分析这部分不能写太细,只能挑个别角度,免得美国人觉得顾骜是害了德州仪器

    还有就是顾骜对王安转型可能性的解读。

    有这三部分绝对原创素材的加持,和大量内幕乾货,顾骜哪怕不藉助80年代末科技股灾和90年代互联泡沫,也能把事儿说得很精彩了。

    我总的原则,第一就是说快速增长的科技行业巨头,会被存量客户的需求绑架,无法自我迭代。

    第二,则是针对华尔街人的。华尔街人为什么当年在投雅达利、现在在投王安,以及未来投其他目前还没诞生的新通讯、资讯科技产业时,会高估那些公司的估值呢?

    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华尔街人认为这家公司所处的行业,目前虽然只服务了600万人的客户,但这是一个新兴行业,未来五年十年会很快成长为一个6千万乃至6亿人的行业。

    而这家抢跑新秀,目前在600万消费者里站住了500万。所以华尔街人预测他们未来会大致按照这个比例,在市场增大到6亿人时、佔住其中的5亿。

    因此,在一个传统实业企业只有二三十倍的市盈率估值时,华尔街人愿意按照上千倍的估值给新兴科技公司他们是为未来佔住5亿人,或者至少是3、4亿在买单,而不是为了目前已经实打实拿到手的500万消费者买单。

    可雅达利和王安的教训会告诉他们:凭什么一个目前600万用户、10年后6亿用户的市场,非要让那个目前在600万里佔住500万的家伙拿走大头呢?

    科技覆盖面的增长,不是线性下沉的,甚至新一级市场的用户,是老一级市场的敌人,至少是鄙视链上的敌人。有可能你在600万里拿到了500万,不会成为你6千万里拿5千万的助力,反而会成为阻力。

    600万变成6千万的过程中,也许是目前行业第二名、600万里只佔到50万的小虾米,拿到了那个5400万增量中的5千万。也可能是目前的行业第三名,乃至更菜的人,拿到这个增量。

    下一代科技的增量,与上一代科技的市场佔有率,或许毫无相关性。这,就是我要用血淋淋的例子,给华尔街人泼的一盆冷水。而且我有自信,哪怕我泼完了,华尔街人还是会永远往这个坑里前僕后继地跳,直到华尔街灭亡的那一天都不会改。

    在时代系媒体的报道下,这一波美国企业家代表团对华友好访问的结果、各项进展,以及背后的解读,自然会第一时间披露到美国人民的眼前。

    王安电脑公司没有能够按照预期拿到外国政府的大订单、而且被外国的技术评标团队评为没有技术竞争力、还分析得言之凿凿,多少会有些人相信的。

    顾骜甚至恰到好处地给远在美国的舒尔霍夫打了个电话,隐晦的告诉他,找找看有没有认识的华尔街日报编辑,塞个红包卡位一篇解读报道进去。

    按照80年代的行情,一篇华尔街日报的黑粉分析,也就20万美金黑钱就能搞定了。这个价格要是到90年代互联泡沫的时候,起码翻十倍。

    当然华尔街日报也是有节操的,你得确保文章本身能够自圆其说,他们才肯收。要是明显狗屁不通要砸报社招牌的事情,他们也是不敢做的。

    维护好名声,才能放长线钓大鱼,始终有肉吃嘛。

    那些金融媒体狗的节操值,也就这个样了,不能要求更多。

    在这些评论文章里,华尔街投资人们更多看清了王安电脑新接任者的能力不足,自然也会打击到信心。

    连续两个交易日,顾骜就累计看到王安电脑的股价,分别下跌了4点几和3点几,总市值从42亿美元跌到了39亿美元,然后才算是略微稳住了。

    丢掉一些订单和信任、暴露一些公司领导层的亦步亦趋,这种程度的利空消息,能小跌7点几,也差不多够消化透了。

    在眼下美股市场整体繁荣的阶段,王安能够被压住不涨,就已经达到了顾骜的目的。真要让王安彻底崩盘,还是要等到明年股灾。

    这个大节奏顾骜是改变不了的,他也不想改变因为如果他改变了,提前太多把王安打崩,然后接盘,那又如何?明年股灾来的时候,所有美股都要狂跌。就算到时候顾骜把接盘来的王安电脑整顿到走入上升通道了,但是在资本的恐慌性抛售下,还是会被波及下跌一波的。

    股灾里下跌的公司,并不都是自身经营有问题。正是因为经营很好的公司也会被连累下跌,所以才叫股灾。

    数日之后的10月14日。

    大洋彼岸,王安的股价在小跌两日后,已经逐步企稳。

    京城这几天的氛围,却是非常热烈,因为又有外国要人来访问了。市民们都没见过布列塔尼亚王室,好多吃瓜群众都去自髮夹道围观。

    哪怕看不到人,看看限量版的罗尔斯罗伊斯豪车也好那辆限量版,当然就是郑老闆送给顾骜的。所以吃瓜市民们看到车、难免要传说一下车的来源,也会间接为顾骜再博取一些关注度。

    虽然顾骜并不稀罕。

    他这几天有些一反常态,别人忙着接待和起鬨,他却选择了闭门自己关心生意,和做做学问。

    如今,布列塔尼亚人终于要走了,启程去沪江。

    萧穗却风尘僕僕来到了京城,她是被顾骜招来的,顾骜有些事儿要她帮忙料理。

    顾骜準备出一本书,让萧穗代笔,不过作者名要挂顾骜本人。这也是他为了建立行业预判威望、对付王安、王列的计划的一部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