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不嫁,师之过:第十二章 (完结倒计时)千里迢迢,进宫求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以宗瑶对温衍和云绯感情的认知,不应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

    所以,我们现在应该马上通知大师姐,告诉她现在派里的情况。周光远忽然开口道。

    虽然云绯离开了流水派一段时间了,但是对她的称呼,周光远和宗瑶一直都改不过来。

    宗瑶纳闷地看了他一眼,周光远压低声音道:你相信大师姐,还是相信二门主他们?

    这问题对宗瑶来说是个废话。论起相熟程度,自然是云绯了。而且,从心眼儿里,她也更愿意相信云绯一些。

    自然是大师姐。宗瑶根本不用思考,直接回答。

    我也是。周光远颔首道:我相信大师姐宁愿自己受伤,也不会让门主受伤。之前的事,肯定另有隐情。现在门主孤立无援,必须要报给大师姐知道。

    两个人说办就办。因为担心用信鸽、水信之类的会被人发现,他们打算假装出去采办东西,然后去跟云绯报信。

    可是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传来温衍突染疾病,卧病在chuang的消息。而所有的事务由纪风和杜嫣然掌管,众人都不得随意离开流水。周光远和宗瑶相视一眼,门口拦住二人的弟子也很无奈地看着他们,他们只得做罢。

    之后,周光远和宗瑶又试了几种方法,都没能离开流水。不仅如此,他们估计因为尝试出去的次数太多,被纪风给盯上了,现在一举一动都受到了监视。

    而在这期间,温衍再不曾出面,一直静卧在chuang,休养身体。

    在这诡异的安静中,周光远和宗瑶确定,一场腥风血雨即将来袭。

    和流水中这暴风雨前的宁静不同,身在炎派的云绯很焦躁。

    她给温衍的信过了这么久还没有回复,派去流水打听的人只告诉她,流水中门扉紧闭,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就在她焦躁不安的时候,紫韵找到了她,让她履行对自己的承诺,送自己到简疏白身边。

    如果是之前,云绯一定会拒绝她。现在她得想想。毕竟能杀了郭正一,并成功坐上炎派门主的地位,紫韵的功劳还是不小的。而且,她都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只是要求被送到简疏白身边,至于简疏白怎么对待她,那就不是云绯能思考的问题了。

    最主要是,现在她和温衍过得很不爽,她需要一个人能传递消息到简疏白那儿。面对面的说,肯定比书信靠谱多了。

    于是,云绯想了想,答应了紫韵。紫韵大概没料到这么顺利,登时傻了眼。云绯趁机说:我派人送你进宫,但是,你也要帮我一个忙。

    能到简疏白身边已经很不错了,紫韵当然答应:门主请说。

    自打云绯接手了炎派之后,紫韵就对她改口了,不再叫云绯姑娘,而是门主。

    云绯将流水的事情同紫韵说了一遍,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一定要亲口告诉简疏白。紫韵也是明白人,知道事态紧张,郑重点头。

    送走紫韵后,冬夏从云绯身后走出来,秀眉微蹙,欲言又止。云绯看了她半天,叹气道:有话就说吧,你这样子看得我肚子疼。

    冬夏咳嗽了声,开口道:云绯姑娘,紫韵真的能带到话吗?说不定她见到皇上后,根本就不会记得答应过你什么。

    闻言,云绯微微一笑,目中神色笃定:紫韵是一个明辨事理的人,她应该知道不帮我带话的结果的。

    听到这话,冬夏一怔,瞬间明白过来:姑娘是留了后招?

    云绯给了她一个理所当然的表情。虽然这紫韵是帮了他们不少忙,但是吧,该防的,还是要防滴。

    几日后,远在京城的简疏白猛地打了一个喷嚏,然后清了清嗓子,问向站在面前的张德海:你刚刚说什么?

    张德海抬头觑了一眼简疏白的神色,见他是真的没有听清,不是再听一遍给自己找虐,便也跟着清了清嗓子,小声道:回皇上,大家都在传,礼部侍郎家的公子向岳将军的妹妹求亲了。

    虽然早就知道这件事了,但是简疏白一直都装作不知道,此番忽然听见张德海和自己说,愣了愣,才板着脸道:朕知道。

    张德海又道:然后听说

    启禀皇上,宫外有名女子请求见你。她说,她是云绯姑娘派来的。

    正在张德海要继续说什么的时候,门外宫人的禀报声。张德海未说完的话默默地吞了下去,简疏白则露出一脸疑惑的表情,问道:谁?

    前几天他确实是收到了云绯的来信,可信里并没有说到有人来找他的事。而且,云绯这次的信很平常,很无聊,什么都没有提到,感觉不太像是她的风格。

    此时,听到云绯派人来找他,简疏白顿时有种不妙的感觉。

    殿外的宫人听见简疏白的问话,回答道:那位姑娘未曾回答,只是送了一样东西过来,请皇上过目。那位姑娘说,皇上见过这样东西,就知道她没有欺骗皇上了。

    闻言,简疏白朝张德海投去一个眼神,张德海得令,走到殿门处接过那人手里的东西,仔细地检查了一番,才呈到了简疏白面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