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民国兵王:第二百四十五章 你死了我找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团座,冤枉啊,我们四个亲眼看你人事不知的被抬上救护车拉走,临走时还叫我们留在顾府大门外等候命令。可我不行啊,刚找到你这样的好长官,怎么就能看着你死呢?就是你死了,也要闹明白,不然后面我们这些人再找谁去?我把想法说出来,他们三个立即响应,这就跑到医院了。

    胡春来,你怎么说话这么难听?难道在家里就没有受过爹妈的教育?想怎么胡咧咧就怎么随意?冯志远实在憋不住的瞪着胡春来低声呵斥道。

    冯营长,还真叫你说对了,我从小爹妈死的早,是个没人管的野孩子,在村子里东家一口西家一口,好赖没被冻饿而死竟特么的就这么长大了。

    胡春来说到小时候没有一点悲伤,‘呵呵’着继续说道后来村子里派下壮丁,狗囊养的村长为了他儿子不当兵,竟把我这个岁数不大个头不小的娃子,冒充他儿子被送进部队,后来觉得在部队也不打仗还有管饭的,就这么一直混到了团座的第三团。

    王峰听胡春来把自己童年的悲惨事说的这么轻巧,不仅心情沉重的走到胡春来跟前,两手搭在胡春来肩上,深情的说道胡春来,你是一个受过苦好不容易长大的孩子,你说的对,就想看到自己喜欢的人能好好活着,不然不知道自己下步该怎么走。

    嗨嗨,还是团座能摸清我心里是怎么想的,我现在就想叫你活着,因为我看好你,不想叫你死了撇下我,更不想没有像你这样的好长官罩着,不然我也有死的心思。

    胡春来,你今年多大了?

    团座猜猜,要是你猜对了,我情愿给你当警卫员,你死我死你活我活。

    麻辣隔壁的,这孩子怎么说话三句不离死,是他怕死还是怕他信得过的人死?

    王峰看着胡春来疼爱的说道胡春来,你今年有十七岁吗?不过看你个头还有长相,说你比我大肯定有人信。

    团座,你猜的太对了,还差二十几天我就十七岁,别看我岁数小,可我长得像个壮年人,要是不知道的大孩子看我第一眼,都有叫我大爷的。

    胡春来说着就像个大哥哥,拍着王峰肩膀牛逼的问道团座,别看我岁数小,扛一挺zb26捷克轻机枪,走上十几、二十几里路,连肩都不用换,你说哥厉害吧?

    胡春来,你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是谁吗?他可是淞沪抗战的抗日英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军事教官、教导总队第三团团长,我们的团座王峰上校,你岂能如此放肆的。

    冯志远看胡春来越说越不像话,不仅一把将胡春来拽到一边,声色俱厉的教训道。

    冯营长,这孩子苦大的很,说话虽然随心所欲,根本不考虑如何修辞,虽然他说的每一句话听起来不太那么顺耳,却是他发自内心的表白。想用你我这样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那种标准要求他,还是需要假以时日,我看好他。

    团座,你跟我学说‘看好你’,应该算是答应我做你的警卫员了吧?哈哈哈,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现在就是你的警卫员,这样我走到哪里都可以吹嘘,我是抗日英雄王峰的贴身警卫,这家伙,可美死我了。

    胡春来越说越激动,立正敬礼喊道团座,请收下你的警卫员胡春来第一个敬礼。

    团座,我们就想看看你死了没有,难道这有错吗?嗨嗨,看你还有这么大力气骂我们,我们就放心了,道歉的话,我们做不来,因为。

    一名士兵看王峰活过来了,一时激动的竟忘乎所以的胡乱扯犊子。

    王峰本来就被这四个大兵野蛮的在医院里闹事,搞的灰头土脸的没面子,本想叫他们闭上臭嘴不要再满嘴胡说八道,谁知道这个不懂潮汐的混孩子,竟白痴的什么话都喷的出来,不仅暴怒的吼道你是哪个部队的?为什么这么。

    报告团座,我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导总队第三。

    你给我闭嘴,我是问你是从那个部队混进第三团的,老实告诉我,不然我现在就把你捆起来,看你还敢这么骄狂的到处撒野。

    报、报告团座,我原来是驻防南京浦口第47师上官云相师座属下,被派往上海淞沪战场徒手兵连一班副班长胡春来,后来被团座收拢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三。

    混蛋,你还真是个混账犊子,我命令你马上带着其他三名士兵,诚恳的向这位维持医院秩序的医生赔礼道歉,否则你就给我滚出第三团。

    团座,只要您没死还活着,您现在叫我干什么都行。胡春来对其他三名士兵喊道枪背在身后,脱帽立正向伟大的医生三鞠躬。

    胡春来指挥三名士兵,脱帽立正规规矩矩的给那位医生三鞠躬,那位医生看到这种鞠躬礼,非常尴尬的摆手说道好了、好了,我万万担不起你们这些大兵对我如此礼重的三鞠躬,既然你们找到了团座,就把你们交给这位长官了。

    医生哪肯接受对已亡人的这种三鞠躬,不等第三个躬鞠下来,快速闪开身子,就像脚下踩到了蛇,吓得飞奔而去。

    团座,我们本想给这位医生多说两句赔礼道歉的话,可他只接收了两个鞠躬,怎么就像逃命似的跑掉了呢?

    你、你真是个胡蠢(春)来,不要再在这里给我丢脸了,赶紧跟我走进病房,我有话问你们。王峰说着一挥手,率先走进病房。

    胡春来不知自己怎么会惹得他们对士兵当兄弟的团座王峰,如此盛怒的大发雷霆,本来是一个白白净净的文明人,为什么会突然像个暴怒的狮子,发这么大火呢?

    跟在他身边的三名士兵轻轻拽着胡春来的衣角低声说道胡班长,咱们是不是闯大祸了?要是团座追究下来,你可是首犯,最好你都把这件事的责任领下来,不然我们都会遭殃,拜托你了。

    胡说,我们的团座把士兵当兄弟,刚才是做给别人看的,只要走进屋,兄弟还是兄弟,绝不会为难咱们。胡春来亮着嗓子喊道,好像就怕关上门门外的人听不到。

    王峰被这个缺心眼的胡春来给逗乐了,但他仍然虎着脸突然转身,一脚将门踢上,揪住胡春来低声吼道你这混蛋是在故意出我的洋相是吧?是不是看我还活着心里很不好受?还是就想在医院彻底把我王峰搞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