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外交官大人:第一百四十二章 让你感受真正的痛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们并肩共战,击毁了无数敌人,保全自己,跟随着这个国家走到了现在。

    无数次季行履说出这句话,就代表着有人要被毁灭。

    他的亲生女儿。

    挚友浑浊的眼神此刻突然清明无比,一把攥住季行履的手,颤抖道:老季,你说过的,要让媃颐做我的儿媳。

    季行履望着自己的挚友,没明白他这句话的味道。

    挚友沙哑着嗓子,无比郑重说道:我们都老了,老的不知道还能活几天,阿河,阿武他们都死了,你不能把他们的死压在媃颐夫妻身上。

    季行履闭上了眼睛。

    挚友好似抓住了什么最后重要的东西,喘着粗气:老首长曾经说过你,太聪明的人就会变得太要强,不仅自己要强,还会要身边的人跟着你要强,老季,你把孩子逼的太紧了。

    季行履沉声:我是个失败的家长。

    挚友说道:现在弥补还来得及。

    季行履猛地睁开眼睛,忽然大笑起来,语气中不无悲愤:我为他们付出了一切,现在季媃颐领着一个蓝眼睛的鬼佬去了首尔,要在那里毁了季明辙,还有她那个早死了的好丈夫,哈哈,他们都以为我不知道,他们都以为我不知道!

    一位身穿笔挺军服的魁梧男人伫立在旁,肩上的大校军衔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季行履咳嗽着:他们以为我不知道,不知道那个狼崽子也回来了,要让我晚节不保,要让我在西山死不瞑目!

    众叛亲离?

    四十年前我就体验过那种感受了,我不介意再来一次。

    季行履叫来随行秘书,眼神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色彩:他们把一切的罪责归于我,却不知道林世河的死是为了国家,季琼武的名字现在还刻在边境的碑上,他们死得其所,可活下来的却是一群废物!

    把季明辙带回来,其余的人,法办!

    季行履一生都被称为文人,他的才学被人称赞,他的儒雅和风度让人痴迷,曾经的岁月里,他与那些大老粗们格格不入,却受尽拥护,与那些强悍凶狠的老战友们相比,季行履的某些特质被大众忽略,以至于到了今天,已经没有多少人了解真正的季行履。

    直有和他曾在一个时代里辉煌的人才知道。

    这位才气纵横的文官,骨子里永远都是一位真正的军人。

    军人对待敌人,绝不会有丝毫的怜悯。

    季行履在这世上唯一的朋友,曾官拜某省第一书记后调任京城坐镇的挚友,与世长辞。

    无数伟大的人都葬在那片青山绿水之间,凝视着这片他们一刀一枪打出来的天下。

    创造伟大时代的人们,全都逝去了。

    只剩一位老人,还佝偻着身子,强忍无力的身体,拄着拐杖,无数人站在他的身后,担忧的看着这位老人。

    季行履一省黑色的中山装,花白的投入发一丝不苟的梳着,仿佛是几十年前那位翩翩少年。

    李二柱的名字是我给改的,李定山,因为他带着一个团孤守三天三夜,整个团快打光了才等来救援,靠他,我们才赢了那场仗。

    到死,他都谢谢我,说他这辈子最自豪的就是有了这么个好名字。

    还有张友德,施连城,徐志清,何林凯,饶飞武你们都死了,就剩我一个还在这个撑着,不过没关系。

    季行履浑浊的眼睛里忽然爆发出了难以言喻的强大生命力,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浑厚:我马上来陪你们。

    说罢,老人笔直的站好,向那片肃穆的碑敬了个礼。

    众人拥簇着季行履下了山。

    对季明辙审查的团队从京城出发,抵达首尔。

    盛世万朝迎来了一位客人。

    司乾望着他,笑得有些不知所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