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读者是鬼:第三十三章九十九张镇魂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遇到厉鬼战斗的时候难道就给他烧个纸吗?

    这是战斗还是给人送钱呢?

    什么味道?这时李玄业突然转过身嗅着鼻子惊异不已。

    心酸的味道!温直长叹一声,默默的把灰烬打扫干净。

    神经病!李玄业直接无视了他,又忙活着自己的事情去了。

    温直坐在椅子上冥思苦想,哪里出了问题呢?他已经能够做到一笔连贯,一气呵成,但没想到做出来的镇魂符居然这么弱,居然只能放出小火苗。

    他目光落在写字用的笔墨纸砚,顿时明白过来,他一拍桌子:我知道了,一定是材料太普通了。

    他猛的站起来,然后一溜烟跑出寝室,跑出学校,像奔跑的野狗,来到那个曾经欺骗了他的那个风水店。

    但这次他不是来买成品的,而是买了朱砂和上等的掺和了桃木粉屑的空白的符纸。

    这一共花了他一十八块钱,然后在商店老板诧异的目光下离去。

    回到寝室,他激动的握着那一把桃木符纸,放在鼻子前狠狠的闻了闻,啊桃木的清香。

    那老板还算有点良心,至少这料是真的,那朱砂也还算真品,不是染了红墨水的什么东西。

    他将朱砂与一点水混合,搅动着,直到完美融合,然后将一张符纸放在桌子上,接着他沉着气,毛笔走动,龙飞凤舞,只眨眼间便有一个神异奇怪的字印在符纸上。

    在写完的瞬间,那符纸瞬间一亮,字体如同灯泡般放出亮光,然后归于平淡。

    温直满意的拿起符箓,看了又看,眼里是说不尽的欢喜。

    他忍不住立即尝试施放,但立即想到万一到时候出现大的异像不好解释。

    于是他跑到厕所,左瞧右看,见没人便钻进第一个隔间,然后关上了门。

    但他刚关上门,就有一个人走进了厕所,但还没走几步,便突然看见厕所第一个隔间猛的放出强烈的黄色的光,如同炙热的灯一般。

    他吓了一跳,当时正是夜晚,整个厕所又看起来只有他一个人,头顶上的昏黄的灯又突然因为线路老化短路了,四周一下子陷入黑暗。

    那人当场待在原地,吓傻了,一股冷风吹过来,他立即打了个冷战,两腿颤抖,头皮发麻:鬼有有鬼!

    他惊恐的喊着,厕所都不上了,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这个时候,那顶灯里的线路好像被刚才那人的声音一震,竟然不再短路,又重新亮了起来。

    而后,厕所第一个个隔间的门突然打开,温直直接跳了出来,一脸谨慎的警戒着四周:鬼,哪里有鬼?

    许久,见四周没有任何动静,他不禁放下心来,抱怨道:靠,谎报军情!

    然后他便慢悠悠的走回寝室,而在他走后,那隔间的门被风慢慢吹开,露出里面的样子,那里面的白墙,此刻竟然露出被灼烧的痕迹,整个墙壁都黑乎乎的,像是烧焦的木炭。

    回到寝室,温直欣喜若狂,他这次真的成功了,他仿制的镇魂符威力不弱,几乎有原版镇魂符近五成的威力。

    虽然威力弱了一半,但架不住成本低,温直是走量的。

    一大把符纸,上百张,再加上一盒朱砂,成本不过十八块钱。

    他觉得,他赚了,赚大发了!

    当下趁着这种激情,他又一口气连续写了起来,到最后居然丧心病狂的将剩下的整整九十九张符纸全都制成了镇魂符。

    直到无符纸可用,他才意犹未尽的放下笔,满意的点点头,现在再遇到恶鬼,看他不爽,直接大把的丢镇魂符,一张不够就两张,两张不够就五张,五张不够就十张,总之把对方丢到爆为止。

    他得意的笑着:够猥琐,但我喜欢!

    李玄业看到温直在写字,也不在意,这个家伙经常练字,没什么好奇的,而且貌似这个家伙写的还不错。

    他目光只是瞥了一眼,但是却看到那草纸上竟然落着一团笔画蜿蜒润滑,扭曲抽象的东西,不禁诧异的挑了挑眉:这是什么书法?

    温直看了他一眼,得意的说:道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