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读者是鬼:第三十九章403寝室里的血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镜子的下面挂着一个古铜色的铃铛,而此刻,那铃铛轻轻的发出声响,在这寂静的走廊里异常清晰。

    桀桀桀桀寝室里这诡异的声音更加猖狂了,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靠近一样。

    那墙上的镜子突然亮了一下,仿佛有无形的力量笼罩整个寝室一样,那股诡异的声音戛然而止。

    取而代之的一片混乱的碰撞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乱撞。

    但是下一刻,混乱消失不见,镜子霎时间发出咔嚓一声,突然四裂开来,像是四分五裂的身体一样。

    随后,那藏在寝室里面的东西像是在报复,发了狂,寝室门上竟然渗出黑红色的血,歪歪扭扭,染了一大片。

    那血从门上渗出,从门缝里流出,但是就在要流到外面的时候却突然滋滋作响,迅速燃烧的一干二净。

    那403寝室外,竟然刻画着一个巨大的类圆形法阵,整个法阵还被黑色的墨斗线覆盖,若是用上帝视角来看,整个寝室都被这巨大的法阵给覆盖着,从走廊到阳台,从左右两间寝室到上下两个楼层,没有一丝遗漏。

    寝室里顿时发出凄惨的叫声,那滩黑红色的血液顿时缩了回去,但过了一会儿,那里面的东西似乎又不甘心。

    突然之间,一个森白的手爪从门里伸了出来,抓住封锁着的墨斗线,用力撕扯,想要将其撕成两段。

    滋滋那手爪像是碰在烙铁上面一样,被烫的发出刺耳的声音,一股像是女人哭泣的声音从门里面传出来。

    紧接着,那墨斗线,竟然叮的一声,直接断开,随后是第二根,第三根而那个手爪,此刻已经被燃烧的露出了里面的骨头。

    但是现在,外面的墨斗线已经全部断裂,那只手重新缩回门里,随着一道冷笑声,消失不见。

    对面门上挂着的铃铛现在已经铃声大作,整个铃铛好像被刺激到了一样,胡乱的疯狂的跳动着,像个疯子似的。

    但是下一刻,那铃铛的跳动却戛然而止,然后整个身体竟然移到了空中,像是被人紧紧的握着一样,然后砰的一声撞破窗户被扔到了窗外。

    地面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两个血脚印,然后那血脚印开始移动,却没有任何声响,而血脚印移动的方向,正是那两个年轻的警察所休息的地方!

    脚印,最终停在了两个警察的面前,随后他们两个熟睡的脸竟然开始变得扭曲,额头上冒着冷汗,像是经历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

    渐渐的,两个人的气息越来越弱,脸色越来越苍白,身体挣扎的也越来越厉害,脸上的样子也越来越狰狞。

    他们两个即将被杀死!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三根银针快速飞来,射在血脚印上。

    妖孽,你好大的胆子,敢在你王爷爷面前行凶!随后一个粗犷的爆喝声响起,一个披着黑色风衣青年快速赶了过来!

    这个人,正是王战,他现在看起来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那血脚印被银针射中,顿时燃烧起来,但很快火焰就消失,随后从血液里钻出一个只有一只手臂的腐烂了半个身子的看不清男女的人。

    王战看到眼前的景象大吃一惊,没想到居然是血尸,这东西是人的残魂混合血肉甚至血水而异化的邪物,不鬼不妖不尸,没有灵智,一生的唯一的意识就是杀掉看到的一切生灵。

    原来是你这邪物,看来更不能留你了!王战神色凝重,这东西对世间危害极大,绝不能留,就是不知道为何这学校里会出现血尸,这东西不是一般只出现在尸体堆积,荒无人烟的地方吗?

    他没多想,拿着木剑,大喝一声便冲了上去,但是那血尸却毫无畏惧,用腐烂的眼睛看着他,发出阵阵冷笑声。

    到了下午,更加让人吃惊的消息传了出来,据说是一位冒死进入案发现场的同学说出来的,因为警察已经封锁了现场。

    而这条消息,仿佛一股寒流,吹进了所有人的心里,据说那位同学在现场看到了几个拿着法器的很像是道士的人。

    这一消息顿时给本来暗流涌动的校园加上了一颗大炸弹,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在议论纷纷,学校里面留言满天飞。

    幸好现在是在十一长假时期,大部分学生都不在学校里,不然整个学校定然人心惶惶,不得安宁。

    当然,绝大多数人都对这条消息嗤之以鼻,因为越是混乱就越不缺少火上浇油的人。

    但是温直却对此事上了心,他有种预感,或许这起案件真的同超自然力量有关,甚至跟这次恶鬼都可能有些关联。

    但是他却没有插手的机会,他也曾到案发现场看了,但那里早已经被封锁,甚至那间寝室附近的学生也被转移到了别的楼层,不时可以看到身穿黑色警服的警察和白衣大褂的人员进进出出。

    温直的视力极好,他甚至偶然瞥见了那黄色警戒线后面挂着一个奇怪的飞盘,飞盘上有一根细小的针。

    定鬼针!他心神震动,那东西他在泰山的那个旅馆里见到王战他们使用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