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长歌:第十三章 正 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每一招都是速度与力量的爆发,两人的动作带起一阵一阵的残影与剑光纵横,险之又险。

    极速的招数变化让两人无法分神。暗处的神秘术士窥伺,手上法印流转,即将爆发邪力。

    这时又一道湛蓝剑气直向术者脖颈,术者急忙收起术法,闪避这致命一剑。纵然术者竭力闪避,还是被剑气余劲扫中,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流出殷红鲜血。

    随即月倾歌身影闪现,站在用手捂住流血脖子的术者身后,把手搭在邪人肩膀之上,一声低语:

    朋友,这种时候我们只要看就好了。

    术士顿时后背发凉,感受到巨大的威胁,不敢有任何动作。

    幽幽密林中剑者剑式相搏,引发方圆皆动。

    而在数百里之遥的一处神秘所在中,一名道人正缓缓打着一套神异武学,引动天地变化。

    灰色砖石铺就的巨大广场上,一座高有数尊的堂皇香炉飘散这袅袅烟霞。四周高低起落楼台建筑将广场包裹在中央。

    正对香炉是一座浩荡大气,雄武庄严的大殿。殿前门上一方匾额,上书

    道吞天下。

    道人一副中年面貌,气宇轩昂,头发花白添上几分沧桑。着一身淡然气质超尘脱俗。但同时一双眼中仿佛沉浸了深渊暗夜,更散发着妖邪气息。

    往前迈一步,道人缓缓抬掌,沛然道气垂落。口中随之吟诵诗声。

    道行天地,并吞日月。

    随后道者单手做出托举状,带动浩然气息向天空中蒸腾而上。接着双手往前一拨,带着动风云演变。

    而道者的吟诵不徐不疾,在浩荡道气中回响不绝。

    正邪无定,善恶难凭。

    话音落,道者手掌一收一撇,再往前而踏,屈膝沉身,将气势放低。

    苍苍其源,茫茫其质。

    千古独往,所向披靡。

    不求仁爱,不顾伏尸。

    刍狗如此,人间如是。

    随着道者的吟诵与招数变换,神秘莫名的力量如受感召,浩浩荡荡,奔涌向远方。

    天地沉寂,光影暗淡,幽暗密林中神秘身影手握散发着幽幽紫光的鬼魅长剑,划过迷蒙与暗夜,就径直插往九方述念背脊。

    而被九方述念踩在脚下的血灯子眼中红光乍现,化作一只血箭猛地冲向九方述念的胸口。

    突然变故,纵然黑袍剑者傲气十足,也一时局促。

    九方述念手中指向脚下邪人的争夜剑剑身一荡,将血箭打碎。猛地转身,背后袭来的诡异之剑已经近在咫尺,方寸之间,剑者直面这收命之剑。

    再猛地转身,九方述念左手一抓,将这要命的剑身握在手中。嘴角一弯,语气不改嘲弄:

    抓住你了。

    黑袍剑者随后高高举起手中剑向被抓住的偷袭者一剑斩下。

    偷袭的神秘刺客抽身欲退却发现手中的长剑被身前的剑者死死握住,心中狠野之气狂放,不退反进。

    刺客身影往前一撞,肩膀生生承受黑袍剑者一剑,手中剑却是往前狠狠一递,在九方述念手上留下豁然血痕。

    九方述念左手放开,右手剑器猛地往下一压就要将对手切作两半。

    刺客身体往下低俯,向后猛退,在绝险的情势下终究是避过这一剑。

    九方述念往后退一步,又一脚踏在血灯子的腹部。心中暗恨,剑者脚下用劲,引得脚下邪人仿佛野兽一般嘶吼。暗夜里,更显得四周鬼魅邪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