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长歌:第十一章 星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茫茫星光下,剑者如此,当身而对,几分潇洒,几分疏狂。

    烟华城一行数万人终于在一天之后翻越了南疆群山,在黄昏时分走到了距离目的城市一天的一片路程的荒原之上。

    茫茫原野,一望无际,绵延的队伍停留在此准备过夜。

    一家家人或者几个人聚集在一起生起了火堆,煮着白粥或者热水。

    忍着疲乏的军士们在营地四处巡视,又支起了一根根火把。

    或有手中抱着刀剑的武者独立在人群角落,无言地看着远方天际。

    渐渐,天色就这样暗淡了下去。

    随着落日西沉,天上的繁星愈发明亮。

    偌大的营地里人声慢慢沉寂,只一根根火把将天空映得有些泛红,连带着漫天的星河也在斑斓的银辉里掺进了淡淡的红光。

    星光洒落在倚靠着歇息的人们身上,在这悲伤的行旅中增添了一丝安详。只是偶有回想着抽泣的声音,提醒着所有人,这场名为逃亡的远行还没有结束。

    明河盘腿坐在篝火之前,手机捧着半个烤山芋,往手里头的食物上吹着气,小口小口的啃着。

    月倾歌手里握着一根插着山芋的树枝,放在火堆上烤着。火光映着剑者面庞更是泛红。

    明河仰起头,看着坐在右边的白衣剑者在星光下的身影,问着:大叔啊,我们这是要往哪里去啊?

    咱们就往北去吧。

    稚子撇撇嘴,不经意说道:

    我也知道呢,不往北难道往南么?

    月倾歌抬起左手,捶在明河头顶。

    你这小子很厉害是吧?翅膀硬了是吧?才认识我就几天就想飞了是吧?想要大义灭亲,六亲不认,丧心病狂了是吧?

    每问一句就捶一记,让明河整个身体都往下瘫倒。

    明河抬起头,怒视着剑者,眼睛里都带上了一丝泪光。

    月倾歌又揉一揉稚子的头顶,把他的头发都揉得杂乱,说道:

    小鬼,那你想不想学武功啊?你就可以真的长硬翅膀了。

    明河眼睛里突然多了不一样的光彩,刚才的不忿神色也在一瞬之间消泯。

    听着这样的这人突然温柔的语气,心魂都开始安宁。

    我看你倒像个练刀的材料,跟我学剑到算是亏了你了

    月倾歌笑两声接着说道。

    小孩子一听,像是着急了一样说道:

    我不管,我一定要跟你学剑法。

    好~那就学剑法,月倾歌哈哈一笑,又拍一拍明河的后脑勺,不过那你也得睡觉了。

    说罢,月倾歌低头一看身旁的孩子,却是一愣。身旁的孩子抬着头,用一种无法言述的眼神看着他,说道:大叔,真的谢谢你。

    孩子又继续说道:

    我们只认识了这几天,也没有半点关系,但是你却对我这么好,我真的很感谢你。

    月倾歌抿嘴一笑,对着孩子的后脑勺又是一巴掌,笑着说道:

    你这么小个娃娃哪里学来这些煽情的话,老老实实睡觉去。

    明河愤愤不平地瞪了白衣剑者一眼,躺下准备休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