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长歌:第四十章 托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点一点的雨滴落下,打在地面上也抚平那争斗留下的大地创伤。也打在月倾歌与少女的身上。

    月倾歌眼见雨势越来越大,手上真气流转化出一把纸伞来,蓝白色的伞面遮挡雨水溅落。

    上前一步,白衣的剑者站到少女面前,右手中的油纸伞微微倾斜,将少女遮在伞下。

    埋着头的少女本来正任由雨水落在自己的长发之上,忽然感觉雨势竟然消失了,抬起头,正看见一身白衣染血的月倾歌撑伞站在自己的面前。

    这一身白衣却沾染鲜血的青年一头长发也杂乱了,那副出尘的容貌在那深深蹙起的眉下也显得忧郁。

    少女忽然觉得自己所有的伤心难过和委屈全部都涌了起来。抬头流着泪对月倾歌哭泣着说道:

    月大哥,我爷爷没有了

    少女的声音柔弱,哭泣了太久已经有些哑了,望着月倾歌,流着泪说道:

    这世上,只剩我一个人了

    偌大世界,只剩我一个人了。

    月倾歌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感觉整个人心都碎了。看着少女那哭泣得太久而憔悴的容颜,剑者突然心痛地仿佛要窒息一样。

    月倾歌右手握着伞,俯下身体用左手一把将少女抱在怀里,用同样颤抖的声音对少女说道:

    不会,不会的,你有我,有月大哥在,我会保护你的。

    大雨倾盆之下,总伴着人间多少悲伤。

    白衣的人将少女抱在怀里,手中的伞将雨水遮蔽。

    生离死别,多放不下。

    长天之下,一片疮痍。

    水长东坐倒在地,月倾歌与水烟柔分别在两旁搀扶着虚弱的老人。

    未经历过多少世事的少女这么多天以来见惯了人世生死,也不能接收自己唯一的亲人这般模样,埋头在老者的胸口无声哭泣。

    老者缓缓抬起手,搭在少女的头上,温柔而轻缓地抚摸。呼吸和脸色一样苍白,水长东抬起头对月倾歌说道:月少侠,老朽有些事想要拜托于你。

    月倾歌深深看着老者,扶着老者的后背,悲切说道:水前辈,你请说,只要月倾歌能做到,必定赴汤蹈火也为你完成。

    水长东面色愈发的苍白,残存的先天之气不断从体内流散而出,命烛难留。老者声音饿颤抖向月倾歌托付:老朽痴活经年,一生荣辱无数,生死已经看淡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我这孙女烟柔。

    正哭泣的少女听了,抬起头,一脸的泪眼模糊地低声哭道:爷爷

    水长东咳嗽一声,随后从怀中摸出一块玉佩,对月倾歌说道:只请月少侠将柔儿送去东州东部的什岭之右‘观海楼’,将这块玉佩出示给观海楼主水拥澜。

    水烟柔听着老者托付的话语,抱住老者,哭泣声停也停不下来:爷爷不要不要

    月倾歌面色一肃,郑重点头:月倾歌一定会做到!

    水长东眼神再看向月倾歌手中的神剑,眼神中透着长久的回忆,沉沉说道:

    这把中天命紫薇,乃是主宰星宿的皇者之剑。我这后半生为此隐匿多年,却终究是藏之不住。

    说着好像气息再难接上一样,深深呼一口气接着颤抖着声音说道:请少侠将之送往南疆皇庭玉辰京之处交给南皇卧千峰。

    月倾歌看一眼手中的不世神剑,对着老者重重一点头,答应道:这件事月倾歌也一定会完成。

    水长东交代完了自己的嘱托,对月倾歌道一声谢。又转过头看着自己已经哭得泪眼模糊的孙女,伸出手轻轻擦拭少女剑上的泪水,声音温柔却虚弱地对少女说道:傻孩子,别哭了。今后爷爷不在,你要好好生活,要坚强知道么?

    水烟柔听见老人的话语,本就悲恸的心更加伤感,眼泪愈加流出,在哭泣中话也说不清:

    爷爷阿爷我不要你死,不要,闻之悲痛。

    月倾歌在一旁,沉着脸色,不知应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老人苦笑一声,更是引动伤势,重重地咳嗽了几声,对少女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