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长歌:第三十四章 方圆难周之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月倾歌感到背后一阵劲风扫来,急急在半空中转身,将昭流剑横在胸前抵抗。

    剑身与掌力碰撞,动荡的劲气冲击入剑者的体内。只见月倾歌半空中的身影如同断线风筝一样往地上落去,踉跄站在地面之上,后退好几步。

    这时大风忽来,卷起地面上的落叶纷纷,玄鸠夜举止轻缓,速度却半点不慢,身形闪动来到月倾歌面前。神情漠然,邪者看不出喜怒的脸上竟然透露出一丝丝地欣赏,语气平缓对剑者开始招揽起来:

    剑者你的剑**体已经是一流境界,我怜你修为不易,此刻臣服,入我道初崇明,我们便可化敌为友,共参无上大道。

    月倾歌听了,嗤笑一声,缓缓伸展四肢后握紧手中长剑猛地一甩,衣袍与剑器都在这一甩之中发出击风之声。

    剑者目光炯炯,直视当面的邪人,带着嘲笑对邪人说道:

    咱们今天头一次见面,你恐怕对我也不了解,我就给你解释解释。

    玄鸠夜将双手背负身后,一身道袍垂然,神情依然平淡:

    洗耳恭听。

    寂静树林中,在邪人日常压迫之下不仅没有鸟鸣蝉啸,甚至连风都缓慢许多,偌大天地间只有月倾歌轻佻中带着不屑的声音。

    我月倾歌为人自在,也不算爱好争斗,但是就是有一个特点,爱干净。见不得什么污秽龌龊的东西,我看你们这个顶着道门名头的所谓教派实在是藏污纳垢,阴险狡诈,卑劣下流,无耻之尤,做的事情更是丧心病狂,泯灭人性,毫无底线,猪狗不如。

    就你们这样的垃圾一般的教派还想要邀约我加入,你怎么不找块镜子仔细悄悄你到底是一副怎么样不堪的嘴角?我与你这畜牲也没有什么多说的,你还是老老实实把头伸过来让我砍上几十剑,让我一舒我心头的郁愤之气。

    说完月倾歌长啸一声,激荡风云,卷起四周的青黄落叶,也摇动方圆的树木。潇洒姿态之前,纵然是刚刚被骂得狗血淋头的玄鸠夜也不由折服。

    邪者双掌运化,道邪双气并流,在邪者身周升腾起黑白两色的气流,煌煌气劲中,邪人的声音飘渺传出:

    如此,那就只有赠你一死了。

    一声判死,剑气掌气一触即发。玄鸠夜卷一身黑袍向月倾歌疾奔而去,双掌黑白两气运化隐隐显出太极之形。

    月倾歌举剑提手,昭流剑剑气纵横在身前画出一道剑幕,剑幕放光,锐利寒气将剑者包裹其中。

    玄鸠夜冲到月倾歌身前,却被剑幕阻绝在外,难得寸进,不由得只好止步更被剑幕逼退。然而月倾歌一身功体早在连翻大战之中受损,内力也尚未恢复,连绵剑幕流转之中仍是有些生涩。邪人把定机会,双手黑白道邪之气流转,竟然生生撕开了剑气织就的寒光屏障。

    月倾歌剑幕被破一刹那,心头暗道不好,这时却已经收势不及,被撕开的剑幕缺口之中玄鸠夜带着道邪合流之气的右掌径直探来,一掌印在月倾歌的胸口之上。

    剑者受邪人浑然一掌之力,倒飞而出,右手握剑插入地面,整个人单膝跪倒在地。新创引动前伤,剑者感到胸口一股异种内力不断侵入体内,引动一身内气沸腾,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殷红的鲜血溅落尘土之上,竟有一种凄艳的美感。

    剑者跪倒在地,显得对面站立的玄鸠夜有了一种高高在上的尊崇感。俯视一身虚弱的月倾歌,邪人再次开始招揽起来:

    剑者,我刚才说的话仍然有效,臣服,你就重新拥有了自己的性命,以及拥有了窥见登仙之道的机遇。

    邪人高高在上的话语高傲得像是神明的垂怜,月倾歌撑着一身伤痛缓缓站起来,右手握着剑杵在地面上也撑着身体不倒。剑者那澄澈的双眼中爆发出散碎的剑气,细如丝线的剑气如灵蛇一般冲向玄鸠夜,只是这剑气神异非常却威力有限,邪人一甩衣袖就将之打散。

    只听闻月倾歌声音颤抖却坚毅地对着玄鸠夜开口道:

    同样的话我也不想骂你两次,你这邪人倒是有趣得紧,别的我也没什么要对你说的了,一切就尽付这一剑之上吧。

    尽付一剑,月倾歌倾注所有意志抬起手中的昭流剑,这一瞬间万籁俱寂,剑者一身意志所化的剑意横盖四方,将邪人也笼罩其中。

    剑锋直指玄鸠夜,月倾歌的剑气锁定邪人,明赋心意的一剑濯世而出。

    料峭十寒——方圆难周和光寒。

    不群之剑,方圆难周,不群之人,异道不安。

    明心之剑,犹如不双之鸷鸟,天地独行,贯穿风云而来。

    一时之间四周林中的一切仿佛都被隔绝,唯有月倾歌刺出的这一剑与众不同,锋芒毕露的剑气直指当面的玄鸠夜。而玄鸠夜面对这一剑,心中竟然生出无法抵挡的感觉,一身道邪并流之气狂涌到手掌之上,化作一副不停转动的阴阳太极图接上那直刺而来的不群剑气。

    剑锋对道图,掌气撞剑气。狂暴气流席卷四周,近处的树木在碰撞的劲气扫荡之下一棵棵倒地,更溅起漫天尘土。

    剑掌交锋之后,只见月倾歌站立在渐渐飘落的尘土枯叶之间,胸口渗出鲜血,握剑的右手都在颤抖,那剑身上染着殷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落在地面上。

    而玄鸠夜跪倒在地,胸膛上一道被月倾歌手中长剑贯穿的伤口正不住地流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