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长歌:第三十三章 朱雀心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数十名持刀邪人一拥而上。

    而燕道诚,冷冷一笑,像是自言自语:

    死路?那也是我选的路。随后冲将出去,与邪人誓死一搏。

    燕道诚挥刀一格身前邪人的劈砍,身后两柄细刀就从背后划一个诡异的角度斜刺而来。而当燕道诚转身抵御之时,两名邪人又拖刀退下。

    紧接着两名刀者跃起,凌空两人挟势劈来,燕道诚连连后退,却被后面的邪人封住退路,一时困厄。邪人刀法配合无间,刀刀连环封锁四方生门,纵然燕道诚身怀顾南书的南明奇书之力,也难以抗衡,只有逐步被压制刀阵之中。

    突然燕道诚体内内力一时不济,动作短暂僵硬了一个瞬间,就在此时后方一名邪人递刀跟上,一刀刺入了刀者的后腰。一众邪人抓住机会纷纷抢上来向刀者或砍或刺,留下无数道伤痕,更留下好几把插入自己身体的细长邪刀。

    刀者力道散尽,跪倒在地。

    这时绘阴神再走上来走到燕道诚面前,不停咂嘴,又语带惋惜地对刀者说道:

    你看你,你看你,倔什么倔,这下不仅这里的百姓都得死,你也得死了。这算是笔什么帐?

    却见燕道诚这时居然又开始缓缓行动,一双脚慢慢用力竟然站了起来。就在邪人的震惊中,燕道诚再看一眼四周。

    铁乘风的尸体倒落大地之上,淌出的鲜血已经凝固,而方圆数里,还有更多的尸体在不断出现,无数的百姓在哭喊中被邪人追逐,又被邪人杀死,人世间的恶,在这一刻展露得淋漓尽致。

    燕道诚向前一步,身上贯穿出的刀刃在即将沦入夜色的天地间泛着微光,行动一步,刀者身上的所有伤口上都迸出淋漓的鲜血,如同魔神一般的身影震慑的一众邪人都不由得后退一步。

    刀者一头杂乱且染血的头发几乎将自己的面目都遮住,那头发遮盖下的嘴如同野兽一般嘶吼着说话,刀者连说话都在涌出鲜血。

    你们根本不懂,你们根本没有感情,你们这样的畜牲怎么会明白愿意为了自己看重的事物而愿意付出性命是一种什么情感?

    随后刀者身上金红两色的浩荡流光升腾而起,直贯天空,一朵又一朵红云聚拢仿佛一瞬间天地红日再升。

    滔滔烈火从刀者的脚下燃烧起来,将刀者包裹,也将附近照亮,天空上飘落流光奇花,一时间仿佛将一切拉入了另一个世界。

    就在邪人们面对着旷世之剑的恐惧之中,燕道诚的吟诵声从那火海之中传来。

    煌煌其辉,灼灼其芒,凤鸣九州,天下太平。

    刀者声音庄严,以手作剑,绘出这一招旷世剑图。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朱雀心剑,尘世涅槃。

    涅槃的尘世剑意轰然爆发,燕道诚站立的火海升腾化作巨大的赤红凤鸟冲去天空,金红两色的无匹剑气将整个天地都笼罩,旷世剑意锁定的邪人不论怎么也无法移动分毫,在这笼罩一切的浩荡剑光之中被化作齑粉。

    一切就在这一剑之下,结束。

    剑光渐渐消散,而那身插邪刀的刀者站立的身影渐渐虚化,散作星光点点。

    无数的百姓从生死之间回过神来,痴痴地看着那个为自己而死的刀者渐渐消失,没有人说话,或者说没有人说的出话。一天之内无数次的生死,诀别,牺牲,已经让人喘不过气。

    快要消散的燕道诚走到刚刚爬起来的那孩子身前,声音也变得飘渺:

    你叫什么名字啊?

    孩子的声音清脆,在这硝烟与血肉遍地的战场更加突兀。明河。

    燕道诚一直点在明河的眉心,也将一点金色的灵光点入了明河的脑海之中。随后无言的转过身,看着那些自己为之付出的百姓,一眼望去,是无数双含泪的双眸。

    星光点点之中,刀者终于散作虚无,那残光里,一声很淡很淡的话语萦绕。

    这一切,值得。

    挚友牺牲,百姓枉死,燕道诚提刀转身正见到这痛心一幕。心中悲痛交加,一只握刀的右手握得发白,猛地提起就要对着绘阴神砍去。

    这时邪人周身浮起一道护身邪印,将燕道诚推开。再闻邪人开口:

    燕道诚你要破我这护体道光也要一定时间,而你誓死要守护的百姓可是每一个呼吸都在死啊,你说!你是要杀我这邪人,还是就救你的百姓?

    邪人几乎是怒吼着问出的一句话像是锋利的刀剑穿透刀者的心,燕道诚一瞬间止步,随后极速转身向饱受屠戮的人群冲去。

    燕道诚心头悲恸,步伐与手中的刀却也半点没有停歇,冲入人群之中找准了一个正在挥刀屠戮的邪人便挥砍而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