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长歌:第三十一章 道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众人正要上前关切,月倾歌会一挥手阻止,并快速说道:冰封没办法支撑多留,大家快分头跑开。

    其余四人也不矫情,一齐向前,四掌按在月倾歌后背之上,灌输上自己的内力。随后无声中互敬一个抱拳,分做几个方向飞身离开。

    月倾歌化用四人内力,拄着剑站起身来,短暂地凝视了那冰封的邪人几个呼吸,转身也飞踏上近处树梢离去。

    半刻钟之后,封冻邪人的寒冰之上逐渐开始蔓延裂纹,一寸一寸逐渐遍布到整个冰面之上,接着一声剧烈的破碎之声,无数寒冰飞溅而出,一众邪人于冰雨碎屑中显露出身形。

    随着玄鸠夜一声令下,一众邪人脚下力量爆发,往各个方向追去。

    庄严邪语响彻,一道黑衣邪异身影飘然而至,三面青铜古镜悬浮在来人身后散发出深沉厚重的气息。

    邪人踩在大旗那旗杆之上,信手捻化灰白色气流盘桓,声音带点磁性,与那俊朗面容相衬下像个翩翩公子。而一身凛然道邪之气,妖性狂长,开口之间更是气焰非常:

    道初崇明,玄鸠夜,赠诸位一个了结。

    手一挥,玄鸠夜身后六名灰衣邪仆应声而出,双手握着细长的漆黑妖刀,疾速冲向月倾歌几人。邪气纵横,气息如风狂飙而来。

    月倾歌眼见站在前方的九方述念肩膀伤势沉重,只怕无力抵御邪人联手杀招。于是一个闪身,几步来到一袭黑袍的九方述念身前,昭流剑连连舞动,迎上邪人。

    号剑徒、邢越青、荆苍流同时挺身参战,四名剑者对上六名刀者。剑光对刀芒,四名剑者大战方歇,一身内力枯竭再加上身上内伤外伤限制着身体,一身功力发挥不过三成。

    而六名邪人虽然功体招式具是远远不如四人,但长刀挥舞间神完气足,与四人打了个有来有往。

    月倾歌手腕一翻,料峭剑气的寒意染上昭流剑剑身,顺着剑者剑招蔓延到几名刀者身上。

    号剑徒内力所剩无几,但是一身体魄也是非凡,势大力沉的每一剑都能逼退持刀抢攻的邪人。邢越青、荆苍流两人御剑成阵,脚踩奇门,进退之间剑势互补,策应月倾歌两人之余还能以剑风扫荡威胁邪众。

    六邪人配合默契,刀法诡邪,一刀之后另一人立刻补上,刀刀绵延如同江河浪涛,层层叠叠,不见休止。阴狠刀招不停针对四人头颈心口等位置,呯砰兵器交响,让四人疲于招架。

    这是月倾歌剑气的属性就展露出优势,极寒剑气不断从兵器交击之中传递到邪人身上,慢慢地六名邪人身体上渐渐覆盖上一层白霜,速度开始下降,关节移动也开始生硬,再无法像一开始一样对四人造成足够的威胁。

    这时候,那俊逸邪者玄鸠夜终于动作,双手捻法决运化,激发出几道灰黑色气流穿过六名刀客的刀阵,宛如蟒蛇一样窜向四名剑者。

    四人本来正全神贯注应付邪众的连绵刀光,突来的诡异邪气电光火石的一刹那扑向四名剑者的面门。

    月倾歌等人本来剑式叠出,专心应付着众刀客的围攻。邪气突然迎面袭来,唯有变招,以剑风、剑气击散邪气。而就在四人抵御邪气的瞬间,玄鸠夜动作了。

    黑衣飘飘的邪人,脚上力量猛然爆发,身影转眼消失在原地,只留下那杆大旗的旗杆原地摇晃。

    远处月倾歌一剑劈散眼前的灰黑邪流,正要变式准备迎上使刀邪人的刀招,却不想玄鸠夜鬼魅身形带着幻影极速来到身前。

    不待剑者反应,邪人一掌打向月倾歌的胸膛。月倾歌根本来不及应对这一招,遑论他一身功力早已消耗得所剩无几,唯一的动作只有将手中的剑器横在胸口。

    而邪人掌势毫无停留,带着狂放邪气的一掌打中剑者横胸的昭流剑又按着昭流剑印在了剑者胸口。月倾歌生生受了这一掌,身体浮空飞退,随后站定,口中呕红。

    玄鸠夜脚跟一转,身影再度移动,来到刚刚接下凛然邪气的号剑徒的身前。浑然一掌印中剑者胸口,号剑徒再添新创。

    一掌再建功,玄鸠夜拖着残影疾速来到荆苍流身前。灰衣剑者回剑正想反手给邪人来上一下子,却不料动作比邪人慢了三分。邪人一掌印在剑者心口,荆苍流倒飞出去,浑身只有一股压抑滞闷之感。

    邪人最后挟三掌之势,浑然运出第四掌,沛然道邪之气随掌而出。邢越青眼见同伴三人受创,心头焦急,却无能为力。感应到邪人冲到身前,邢越青硬生生在剑式未尽之时左掌拍出,一股非正非邪的咒印术力随掌而出,正接下玄鸠夜的霸道一掌。

    然而仓促一招仍然是无力抗衡道邪双气,纵然邢越青接下了这一招,仍然被击飞而出。

    文字描绘许多,其实一切就在瞬间发生。电光石火之间,四名剑客已经被邪人击飞呕血。

    邪人乘这磅礴之势,双掌运化太极之形,道邪双气并行,极招上手。

    阴阳五行道邪流。

    道气杂邪气,黑白洪流冲散满地落叶飞花,浑然力量卷向众人。

    这时,一声剑鸣,同样磅礴的浩荡剑气迎向掌气。六道暴窜的气劲冲击黑白之气。

    赋剑名——六龙承渊。

    剑气拼掌气,洪流对洪流。烟尘散落归于大地之刻,只见一道握剑傲立的霸气身影现在月倾歌四人之前,剑锋直指玄鸠夜。

    九方述念一人独立,手中承渊剑在昏暗的林间闪动着明灭的寒光。黑袍残破,身上负创,嘴角还渗着鲜血,但纵然如此剑者的气魄依旧骄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