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长歌:第三十六章 刀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湖排浪刀——天河怒卷。

    如同天河坠落的刀气滚滚而下,直将魔兽头颅劈落,紫色妖血喷的满地都是,甚至远处被劈断的树木之上都是,在夜色里有着几分诡异。

    刀客落地,举起一矩火把,稳步向明河走来。明河这时候反倒不害怕了,抬头打量着这个刀客,这人一身劲装,身材魁梧有力,五官雄沉,威风凛凛,额头白发衬出一副饱经风霜的中年模样,左手举一根火把,右手提着一把银色长刀,看起来像是个故事里的豪迈侠客。

    豪迈侠客走过来,用火光照了照明河那溅上了魔兽妖血的小脸,想用一种温和语调说话却反而听起来有些怪异地问道:

    小娃儿,你叫什么名字啊。

    明河这时抬起头与刀客对视,觉得这人目光威严又低下头,赶紧说道:

    明河,我叫月明河。

    刀客走近了仔细打量明河一翻,突然眼神一亮,把右手的长刀背到背后,随后用右手抓起明河就往远处走去。一边走着一边对明河说道:

    小娃儿,你这一身刀骨真是几十年也难得一见的学刀的好材料,老夫就收你为徒,你看怎么样?

    被提起来的明河这却有点慌了,着急地回答道:不行,我以后是要学剑的。

    刀客听了,鼻子喷出一股粗气,嗔怪道:

    胡闹,你这么好的苗子学什么剑,小子我告诉你,做我薛山河的弟子只有好的,你就偷着乐吧。

    刀客说罢,也不管明河再说什么,就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抓着孩子的衣服提着他往黑夜深处走去。

    明月当空,浩渺千里。

    莹莹月色中月倾歌盘坐在地倾树倒的尘沙中间,默运着一身功体。剑者一身功体几乎有了半步先天的修为,本来已经是稳固得犹如金石。

    只是多日以来连翻的大战不断地冲击剑者的一身根基,竟然令月倾歌的内力有了一丝涣散之象。此刻月倾歌不断运使天卷武经的极致真气遍走奇经八脉,收拢一身不稳定的内力,也修复受创的经络躯体。

    白色的雾气不断从月倾歌的身上蒸腾而起,竟弥漫作绵绵烟雾,而剑者那一身的尘埃受这雾气一冲也褪去,一身白袍竟然显得干净非常,就是那身上的血迹难以消磨仍然留着淡淡痕迹。

    玉蟾隐没,旭日初升,天际的赤红光芒从远处一路洒到近前。一地折断的草木在这充满生机的晨光里竟也不显得太颓圮了。

    几只雀儿飞来,在地面上蹦蹦跳跳,时而衔起一粒草籽吞下。月倾歌身上蒸腾的雾气渐渐淡去,最后在阳光下归于虚无。一身白衣染血的剑者缓缓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四肢,闭眼对着太阳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缓缓呼出。

    月倾歌默默感应了一下体内的状况,内力已然尽数恢复了,只是受那些邪人与妖兽所伤的伤势仍然隐隐作痛,以及体内连翻消耗给功体造成的损伤令剑者微微皱眉。

    花了几个呼吸的时间感知了一下自身根基的状况,月倾歌窥准方向就往望天峡道的方向飞驰而去。一路踩过大地与又跃上挂满绿叶树枝,剑者拖着残影向望天峡奔去,心头又记挂起明河来。

    不知道那小子现在怎么样了,呆头呆脑的不晓得能不能跟紧水姑娘他们爷孙。

    心头想着,脚步不由得又快了些。

    时间回到上一天的望天峡外,燕道诚剑招所过之处,万物焚灭。朱雀心剑的不世剑招自燕道诚的铄金长刀之中扫荡尘寰而出,净世之剑,灭破邪魔。剑光之下的邪刀众以及绘阴神两人在惨叫中化作齑粉,只余点点白灰散落尘埃。而无数的百姓收了这生死的惊吓早已魂飞魄散,成群结队地往北方奔逃而去,一路奔逃中只听闻着无数人痛哭流涕。燕道诚与铁乘风一死,这数万人的心灵终于再也承受不了,猛然崩塌。

    纷乱人群中,水烟柔跟着自己的阿爷逆着哭喊奔逃的人群往回找寻着明河的身影,然而来回往复找了不知多少遍,就是找不见孩子的身影。

    却说明河受燕道诚一指传承,瞬间纷飞杂乱的信息如同真正炙热的凰鸟一般冲入明河的脑海之中。明河的意识瞬间被熊熊烈火引爆,身体也被浑然力量所充斥,小小的身影以一种莫测而神异的速度开始移动,双脚离地悬空,就这样贴着地面向远处飞去。

    一路也不知飞了多久,明河飞行的身体停住,跌落在地面之上。孩子突然跌落地面,藏在胸前衣服里的木雕小人就这样从胸口掉了出来,明河赶忙把掉在地面木雕捡起来,再拍拍身上的尘土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时明河才开始往四周打量起来,夜色已经深沉,墨水般浓稠的黑夜被天空中的一轮明月晕开一抹白,淡淡月光照落,在四周大树上泛起点点微光。方圆之内寂静无声,令本就害怕的孩子更加恐惧。

    祸不单行,突然树木折断的声音不断靠近,伴着腥风,一头无面的巨大混沌兽咧着血盆大口中的巨齿冲将出来,还不待明河反应就向孩子扑来。

    巨兽那数丈高的身影跃起,将明河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团黑影之下。孩子眼中的巨兽影像越来越大,却因为恐惧而不敢有丝毫的动作。就在巨兽即将扑来将明河吞噬的最危机一刻。

    剑鸣声起,寒光乍现。

    料峭十寒剑诀乍现。

    确实从明河手中的木雕之中发出,之间那舞剑的木雕小人寒光一闪,迸发出一股浑然凌厉的锋芒之气,凌厉的剑气自小人手中的木剑之中爆发而出,强烈的极寒剑气直贯入魔兽的躯体,将魔兽击飞,更在之身上留下一层白霜,魔兽顿时怒吼连连。

    明河这时才反应过来,马上转身就要逃走,却听见后天一声巨响,却是巨兽跳起,跃到明河身前。孩子马上止步,又准备往另一个方向逃去。就在魔兽转过来,要扑向明河之时,再闻刀声鸣,刀光现,豪迈声音同时响起:

    孽畜,安敢害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