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长歌:第四十四章 冉隅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后头尚未入城的百姓见了纷纷往城里拥挤,兵士极力安抚疏导,却也没有切实的效果。

    就在月倾歌右手掐一个剑诀准备出手之时,城楼之上一道霸气浑绝的黑色剑气澎湃而出,将冲来的魔兽打翻在地。随后又是一道黑色剑光甩出,把魔兽直接劈成两半。

    巨大残躯,转瞬化作浓浓妖气四散。

    这时再听闻城头上有武将以内力出声安抚众人:诸位莫要害怕,冉隅城是绝对安全的,大家千万不要慌张,请有序地进入城中。

    听了城头上武将的安抚,又见魔兽被杀死,百姓们终于平复下来,又重新慢慢入城。

    月倾歌感应到那股剑气的熟悉,也没有多说什么,和水烟柔带着乌龟妖兽就慢慢随着人潮进入了城中。

    一段插曲过后,月倾歌与少女还是进入这冉隅城中。作为南疆有数的大城,城中的雕栏画栋也是气派非常,一座一座高耸的酒楼和高门大户的宅院座落在街道的两旁。

    只是劫祸之下的城池终究失了几分生气,大道两边多了许多衣衫褴褛的饥民,沿街叫卖的商贩也稀稀拉拉,路边茶馆里或许有些几个尚在喝茶的闲人,口中谈论的也是昨日又有哪处村庄被沌劫覆灭,哪里又死了多少人。

    想来乱世之中,盖是如此。

    月倾歌带着水烟柔去街边的布庄里买了几套衣裳,又顺着街道走了一段旅程,到一处还算有一点点人气的客栈准备住下。

    客栈的门户能有几丈宽,两边开着许多窗户,上头挂一块匾,写着尚同客栈四个大字。

    月倾歌与水烟柔迈过门槛走进店中,只剩下龟苓膏迈动着四肢跟这比自己高许多的门槛较劲。

    客栈的老板本来还正在感叹生意不好做了,忽得看见一男一女两个天人一般出尘的人儿走入店中,忙笑脸迎了上去,搓手笑着问道:

    两位客官这是打尖还是住店啊,最近这满城风雨的,生意都不好做,我给你们打个折。

    月倾歌笑着点点头,对老板说:

    老板,麻烦您准备两间上房,在备些家常小菜到房中,我们这已经好几天没有正经吃过东西了。

    老板打量两人一道,眼珠子跟着转了转,忽然会意地一笑,对着月倾歌说道:

    哎哟公子,这可实在是不好意思,这个时间那,附近各处的人都往冉隅城里来。

    我们这客栈呐,就只剩一间房啦,要不然您看挤一挤行么?

    月倾歌一愣,然后恍然回过神来,甩出一大锭银子到老板怀中,笑着说道:

    老板你就别想些多的事的了,我就要两间客房,快些准备吧。

    老板接住银子,掂了掂份量,立马赔笑着对月倾歌改口说道:

    哎哟您看我这记性,有有有,二位跟我来。

    水烟柔在后头,微微一笑,和月倾歌跟着老板往楼上走去。

    龟苓膏在后头奋力攀爬,总算爬到了门槛之上,正准备试探着再爬进去。月倾歌在前头忽然向后一伸手,掌心吸力再现,将妖兽一把吸到手中,随后两人跟着老板来到了楼上。

    龟苓膏却在月倾歌手中不忿地想道:

    无耻小子,明明可以带着我,偏偏要我自己怕,无耻!

    月倾歌与水烟柔一起在客房里吃了顿久违的饭菜,随后剑者把少女送到了少女的房间之中。

    道一声晚安,月倾歌退出了少女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

    天色渐暗,灯火通明。

    龟苓膏趴在桌子上对着桌边坐着的月倾歌说道:

    没想到你这个人类还是个君子啊。坐怀不乱哦。

    月倾歌瞥了龟苓膏,淡淡说道:

    你一只王八懂个什么?

    龟苓膏正要发飙怒吼,却听见门外传来敲门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