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长歌:第十章 回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整个队伍慢慢走过两面都是峭壁的山谷,明河一个人走在队伍里,眼眶里噙着泪水强忍着不流下来。

    一路上旁边的乡亲们也看着这个孤零零的小身影。

    然而这个孩子却是一言不发,只是手里拿着一个木雕的人像和装干粮的小包。

    迈着不长的小腿走在缓慢行进的人群中。

    就在人们沉浸在没有停歇的悲伤之中前行的时候,队伍两边峭壁上的山石突然就开始崩落,一块一块巨大的山石从高峭的崖壁上滚落下来,随着不停的滚落而加速,向下崩落的力量愈渐狂暴。

    雨水绵绵中,疏松的泥土再无法包裹住崖上的巨石,一场狂乱与毁灭的惨剧再度打击在人们身上。

    当第一块巨石落入人群中,恐慌就在这些脆弱的人们中间蔓延开来,一个个可怜人开始奔逃,开始互相冲撞,而一块块更多的山石翻滚落下,撞倒一个个虚弱地可怜百姓。

    有的巨石把人撞飞,只见得颓然倒地的人形一身鲜血;有的把人压在地上,而被巨石压住的人只有惨嚎与呼救。

    兵士们在首领铁乘风的领导下竭力阻挡着山石,也救助着满山谷的百姓。

    可是人力有尽,任由一身铁甲的铁乘风将手中的一杆大枪舞得密不透风,奔走中击飞一块块山石,也无力挽回这崩溃的局面。

    甚至许多士卒在扶起到底百姓的瞬间,又被冲来的巨石击中,刹那间带走两条性命。

    明河呆呆地看着这样的景象,一次次被人撞倒又爬起来,身上沾染不知多少泥泞与血液。看着一个个在大人怀里哭泣的同龄人,懵懂的孩子已经不知道心里想些什么,只看见一块和床铺一样大的石头向自己飞滚过来,耳边似乎响过附近人们的呼喊。

    而此刻,剑气自天空落下。

    轰然一道白光,如同雷霆坠地,湛然纯粹的剑气正击中冲向孩子的巨石。

    巨石在一声惊人的爆炸声中碎裂,一地的尘沙与碎石腾地而起,然而巨石的中央一道湛蓝的光华蔓延,将周遭所有的尘沙碎石全都冻结在地面上。

    无数道目光里,一道白衣翩翩的身影就背对着不知是惊喜还是惊吓的孩子。

    月倾歌转过身,嘴角划过一道微笑,对着眼睛里忍着泪珠打转的孩子说道:小鬼,哭什么呀,有你大叔在,你一点事也不会有。

    明河瞪大了眼睛,慢慢地把嘴也张大。随后飞奔着跑过冻结着湛蓝冰花的大地,一把抱住了剑者素白的衣袍下摆,眼里的泪水也再不能忍住,呜咽中说着:

    大叔,我好想你。

    而在这一瞬间,方圆之间剑气刀光爆发。邢越青与荆苍流剑网交织,搅碎剑气所向的一切山石草木,也护住剑气包裹下的所有百姓;

    燕道诚身影穿梭,将一个个身陷绝境的百姓救到安全之处,刀光一划,巨石便分做两半;

    顾南书眼见自己的子民身陷水火之中,心如刀割,手中神兵催动,画出一道道烈火之墙将一块块巨石拦截在火墙之外,强横的力量隔绝一切。

    九方述念一袭黑袍的身影缓缓降落在一块山坡之上,身影不动,一道道纯黑剑气自手上剑气飞射出去,将眼见的一切滚石统统轰得粉碎。

    一名名烟华城之战幸存的武者军士从远处赶来,阻挡着满山滚落的巨石,也不断地救助着受伤的众多百姓。

    终于,在九方述念的一记纯然剑气之下最后一块滚石也被击碎。

    突然而来的天灾,也就这样突然结束。

    只是在这样一片宛如刑场的惨痛景象之前,没有人能够高兴地起来。残尸、碎石、刀气劈出的裂痕、剑气刻下的印记、烈火焚烧的灰烬还有一地的冰碴。

    人们互相拥抱着哭泣,也有的人看着眼前亲人的尸体,默默无语。更有着连天的痛哭,哀嚎,撕心裂肺,绝望痛苦。

    顾南书忍着悲痛走到人群中央,强运着一口内气,对着所有人说道:

    诸位!我们烟华城如今面对了真正的传说中的灾祸,大家的亲人朋友或许都有在这场灾祸死去,就像我,也有很多的朋友死在了这场灾难,是顾南书无能,保护不了大家。

    说着,顾南书单膝跪地对着同样悲痛的人们一礼。附近无数百姓沉浸在悲痛中,但仍是有着些许百姓低声说着:

    城主,不怪你。

    我们不怪你。

    随后城主站起身继续说道:

    顾南书发誓,一定会竭尽所能守护大家。我们仍然活着,肩负着死去人们的希望,再有两天路程,我们就能去到朔方城,顾南书在此发誓,绝对!绝对会尽我所能保护大家!请大家相信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