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长歌:第四十一章 途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两人走出被连翻争斗破坏殆尽了的望天峡外部平原,又走过前头一片树林,终于了找到一处山谷。

    山谷两边山石并不高也并不陡峭,春天已经抽芽了许多青草。一条溪流汇入谷中,聚成了一方水潭,水潭旁边是一方崖壁,壁上也有泉水流去谭中,溅起一朵朵水花山谷并不大,夜间有风从谷外吹来,轻轻一拂就将整个山谷吹透了。

    月倾歌让少女坐下,又拣了些柴,生了一堆篝火。两个人就这样坐在篝火前不知道还说些什么。

    夜色渐渐深沉,天空之上月光渐渐明亮,照进山谷之中,反倒比刚刚进去黑夜的时候要亮一点。

    月倾歌也没有试过安慰这样伤心难过的女孩子,坐在水烟柔旁边,试探动作想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

    水烟柔坐在地上,把头埋在双腿之间。少女面前是篝火,篝火前面是正升起水汽的水潭。火光和水光映在少女脸上,忧郁而唯美。

    在两人无声的沉默之后,水烟柔终于开口,声音倦怠中带着深深的怀缅与忧伤:我从很小很小开始就和爷爷生活在一起了。

    月倾歌一直在思考应该说着什么,突然听见少女开口正要应答,又看见少女要说话,于是又停下想要说的话,静静地听着少女的话语。

    我没有见过我的父母,也没有别的亲人,我从来就只有爷爷。

    少女声音越来越颤抖,好像又要哭了出来,说着少女转过头,看着月倾歌,对他问道:

    月大哥,我只有爷爷,你知道么?没有了爷爷,我就什么也没有了。

    月倾歌听着少女诉说的话语,心疼的感觉涌出就再也停不了。

    坐在少女旁边的剑者一把把少女拉过来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用自己最温暖,最温情的声音对水烟柔说:

    月大哥会保护你的,这个世界再怎么样,你也不是一个人。我会照顾你关心你,你别再想那些难过的事情了。

    水烟柔靠在月倾歌的肩膀上,就这样感觉到了一丝的温暖。可是那些痛苦和悲伤却终究不能被驱散,一时之间,两个人又没有了话语。

    少女靠着青年剑客,两人一起坐在月下的水潭边,若不是这样的悲伤气氛,或许就与话本的故事一样了吧。

    过了一会儿,少女又再度开口,声音依旧疲惫,好似在对月倾歌说,又好似在对自己说:

    爷爷对我真的很好很好,我也不知道他会武功,也不知道他这么厉害。

    但是在我眼中是个普通人的爷爷也尽他最大的努力给我最好的。

    我就真的想着等自己长大了嫁人了也一定要好好地照顾爷爷,对他好。

    可是怎么什么都不一样了。这是为什么呀?

    少女的发问,剑者没有办法回答,只有用手环着少女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头,轻声对她说道:

    傻姑娘,别想了,爷爷也一定希望你能好好的。

    就在月倾歌安慰少女的时候,少女却突然不说话了。

    剑者看向少女,却发现少女愣愣地看着前方。顺着少女的目光,月倾歌看向水潭,正看见自己一生也难忘的绮丽景象。

    平静的水潭上缓缓升起朦胧的水汽,将水面都遮得模糊,天上的月光洒下来正与那朦胧月光揉在一起。悠悠水雾反射月光,竟然在水面和水潭旁的崖壁之间架起了一座月光飘渺的淡淡彩虹。

    崖壁上的山泉不断滴落在水潭之中,溅起水花,也升起雾气。那雾气飘渺的水面在黑夜里幽幽暗暗,可就是这无垠黑夜里,却又一道月虹隐隐约约生出。

    月光自悠悠远空洒落,化作这动人的彩虹景象,剑者隔着篝火看不清晰,却也觉得自己的内心仿佛开了一朵花似的。

    连日的悲伤、对明河的担心、对生死的思索、举世孤独的惆怅等等等等在这一刻都化解了一般。

    月倾歌再转过头,身旁的少女看着这动人心魄的景色,竟也将那悲切的神情收了起来。

    少女眼睛里映着火光与莹莹彩虹的光彩,眉梢弯弯斜入鬓角,就算是从侧面看上去也美得宛如光华下的水莲花,一眼看去又像是皎洁的明月。

    月倾歌看着少女,竟有些痴了。

    回过神来,剑者站起身,再向水烟柔伸出手。少女抬头看着眼前伸过手来的白衣人,下意识地就把手递过去。

    月倾歌就这样牵着少女的手走到水潭边,两人并肩看着水潭上那飘渺水汽中的瑰丽彩虹,心中突然生出一种悠长的宁静。

    淡然长天月下,月倾歌穿着贴身的纹白衣服站立,身旁水烟柔荆枝布裙在罩着月倾歌染血的白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