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长歌:第三章 惊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者身形飘忽莫测,剑指点拨吞吐寒芒。

    瞬间,黑衣剑者衣袖鼓荡,一身内力与剑气喷涌而出,盘桓在剑身上倾瀑而出。正扫向月倾歌站定的位置。

    月倾歌躲闪不及,唯有手中结印凭空凝结出一连几把晶莹冰蓝色长剑,倒冲而出,直缨对手剑瀑锋芒。

    然而九方述念一招剑势煌煌,月倾歌凭空凝结的剑器难以正面抗衡,整个人被击飞而退,一手捂住胸口压制翻腾气血,嘴角溢出点点血迹。

    黑袍剑者再次举起手中剑器,身体侧对,直指月倾歌月下独立的身形,语气缓缓,却不带杀意:

    没有一把合适的剑器,你不会是我的对手。

    月倾歌左手抚住胸口,右手一握,周身爆发出一道道寒气,凝结出十数把寒冰凝作的长剑环绕着悬浮在剑者周围缓缓旋转,而剑者挺直了身体,直视对面的另一名剑者,嘴上带着一丝微笑:

    哦,是么?在下却不是这样认为啊。

    就在离两人不远的街道边的客栈窗口上,明河眼见自家大叔居然在打斗中口吐鲜血了,心头着急万分。

    想要翻窗户跳下去,脑袋往外一探,看了看外边的高度后还是转身向楼梯走去。

    只是明河刚一转身,却看见一道青衣身影的俊朗青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目光温和地看着自己。

    突然出现的青衣人抬起手随意地按在明河头上,声音倒像是有几分温柔。

    小家伙,外头那么危险,你可别出去了。

    明河抬手用力将那人的手拨开,后退两步,目光里带着倔强地看着对面人。尽力控制着慌乱问道:

    你···你是谁?

    我啊,我叫邢越青。

    街道上,黑白两道身影交错而过,复又分开。极致地剑术对决快得让人看不清,月倾歌手上并无趁手剑器,便以内气化剑,御使着湛蓝的晶莹冰剑环绕周身飞舞。剑客以指御剑,每一招都有剔透的晶莹长剑相随。几路剑法同出,令黑袍剑者必须同时顾忌各处。

    而九方述念手中剑器锋利,剑路大开大合,纵横之剑逼迫月倾歌不得不连连退避。

    明月之下,一地残桓之上,两道身影以剑而争,一进一退,剑气挥洒,转瞬之间又攻守转换,光影浮掠。

    月倾歌御使的一柄柄冰蓝色长剑在街道上连连飞舞,交织成绵密的剑网卷向九方述念,而黑袍的剑者手中剑舞不停,不断崩飞着劈斩或穿刺而来的长剑。

    月倾歌眼见对手剑术与修为皆是上乘,难以轻取,心中又忧心客栈里的明河,心一定,十柄长剑同出,并齐往前飞流而去,逼退对手。随后剑诀一掐,极招又要上手。

    九方述念见状心头一定,不闪不避,体内剑气汹涌,也要使出绝式。

    两人周身剑气爆发,盘旋着往月夜上升腾,冲天贯云。

    强横的威势下仿佛是要将天空中的云层和月亮都撕碎。

    而就在这剑者争锋引动天地的时候,一道充斥着血气的刀光自城池南门掠进城中,惨烈与悲愤的气息狂燃,令满城中人不由关注。

    就连即将使出极招的剑者两人也不由被吸引,就这样令战局暂息。

    那人浴血,身上满是巨大的撕裂伤痕,手握一柄长刀,落在城中高处的一座击鼓台上,像是用尽仅剩的力气,奋力用刀柄敲击在台中央的巨鼓上,鼓声响起,苍凉浑厚,满城回响。

    浴血的人声音嘶哑,却用尽心血和内力喊出,竟然也令整座听见。

    沌劫祸来!全城人!快逃!!

    烟华城十里,楼角林立错落,被明媚醉人的桃花林包裹住的城池在寒夜里的灯火中显得安详静谧

    只是在一瞬之间,一阵强烈的寒意将整座城池笼罩。

    沁心彻骨的力量像是将四季逆转,把这孟春的时节拖入寒冬。

    月倾歌在半空中以内力维持身形不落,指上剑诀一划,料峭十寒剑诀的庞大剑气便瞬息压下,满城尽在这一股寒意中飘摇不定,城中的居民们被这股压抑而冰冷的气息笼罩,陷入了不知来由的恐惧之中。

    却也因为畏惧,更加不敢出门。家家户户里丈夫抱着妻子,大人抱着孩子,在屋里祈祷别是什么天灾。

    偶有胆大的打开门户,却发现外头的压抑气息更加浓厚,吓得又躲回屋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