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长歌:第七章 遍照诸寰宇,天地明灭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说罢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在手上神剑南明朱琰之上。

    南明朱琰剑身上顿时燃起朱红色瑰丽火焰,蒸腾而起。

    顾南书手上结印,再将手中神剑飞掷而出。

    神剑有灵,带着赤红色浩大明光化作一只翼展数丈,浑身燃烧着炽烈火光的朱雀神鸟。

    神鸟向天而鸣,在空中盘桓一周,便扑扇着烈火翅膀向缓缓践踏着大地向前的魔兽群落冲去。

    然而朱雀刚刚飞近,庞大兽群头顶的浩瀚妖云便开始翻滚凝结,化作一头庞大地宛如洪荒怪物的紫黑巨兽,巨兽与下面众多魔兽形状一般,只是由云雾凝结而成,高有百丈。巨兽只是身影就能将天空遮蔽,迎着朱雀神鸟,百丈巨兽猛地抬起右爪,巨爪划过天空,将神鸟拍飞而出。

    随后巨兽向前张狂咆哮,顿时风云激荡,激起一声腥气大风。

    接着云雾巨兽缓缓消散,再度化作妖云。

    神鸟倒飞而出,重新化作赤红剑器模样,坠落而下,无力地插在顾南书身前紫黑色的地面上,剑身暗淡无比。

    顾南书顿时口呕鲜血,身形摇摇欲坠。身边的燕道诚与邢越青立即一左一右地扶住功体破损的城主。而其余已经过百余人的武者与军士们心头只有深深的绝望。九方述念与月倾歌两人勉力支撑着身体站立着看着眼前的末日缓缓靠近,九方述念嘴角一滴一滴鲜血划过脸颊,而月倾歌一身灰尘掩盖了白色衣裳,原先的内伤更是再度扩大。

    绝望、悲哀,是此刻众多武者们心头唯一的想法。就连众人之中最顶尖的剑者如九方述念,月倾歌,荆苍流等人也再没有了战力。或许,心头唯一的期盼就是希望昨夜离去的家人百姓们,能够逃过这场灾难吧。

    魔兽群的脚步没有丝毫停留,一声声低沉的呼吸中紫色妖雾翻滚涌动。不断推进的巨大兽潮前,石砌的城墙仿佛暴风中的鸟兽巢穴,摇摇欲坠。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震动百里的龙吼之声从天际传来!

    刹那间,昊光大作,照透漫天紫雾,金色祥云翻涌,浩荡自北向南而来驱逐紫色妖气,笼罩整片天空。滚滚祥云之中,一尾躯体庞大到足够藐视下方紫黑色混沌魔兽的赤色神龙翻腾穿梭,张口传来一声宛如雷霆的龙吼扫荡天地,迫使上千魔兽兽群也不得不停步。

    随后隐隐约约的金色天际祥云之上,传来清昂浩荡的诗声。

    遍照诸寰宇,天地明灭灯;响彻乾坤域,日月钟鼓声。

    这时龙首之处似乎展现出一道傲然站立的不世身影,身披金色衣袍,双手背负身后,一头白发迎风飘动,容貌清俊却有着一种沧桑气息,眉眼间冷静淡漠又透出无尽的威严。

    下方本来是身陷绝望的众人,眼见绝代身影乘龙而来,顿时放下心头悲伤。

    更有甚者向着天上神龙俯首便拜,嘴里还不住念叨着:

    烛龙氏,是烛龙氏!

    而乘龙而来的身影,端居高天之上,宛如神灵,俯瞰人间。

    月倾歌加入战场之中,众人压力顿时骤减。

    白衣剑客身影飘忽,在绵延数里的战场之间穿梭。

    身影轻灵,飘散如叶,剑者以脚尖点过沾血的草叶,纵身而去,一身白衣与满是鲜血的大地在深深的对比中更显得飘逸。

    虽然没有兵器在手,月倾歌双指作剑御使晶莹剑气也有着强绝的威势。

    随着剑者身姿腾挪,一道道湛蓝剑气向四方飞射,将冰寒剑气击中的一切妖兽、地面统统冻结。

    虽然过于分散的剑气没有足够的杀伤力,但是凝结的寒冰将巨兽的庞大躯体冻结使之无法动作,却给了众人更多的缓冲空间。

    面对封困的巨兽,众多武者都有了更好的发挥余地。

    九方述念同时施展霸道剑术,纵横间挥洒出一道道纯黑的锋锐剑气。

    暴流的剑气奔腾着在地面崩裂出巨大的划痕,也总能给魔兽造成巨大的伤害。

    而邢越青,荆苍流,顾南书燕道诚等一众武者与剩下的将士一起,不断配合,合力之下居然能对一头头魔兽造成斩杀。

    一个个热血的战士抛洒自己的热血,豁命搏杀着令人恐惧的魔兽,纵然是身染鲜血也要将眼前的山峦倾覆。

    就在这样的激烈场景下,伴着震天喊杀与嘶吼,一头头魔兽沉重地倒在满是妖异血色的大地之上。

    在陈满人与魔兽尸体的平旷荒原上,胜利的天平竟然是缓缓向人类倾斜。

    一众武者也感受到了这点,心头热血激昂,也愈发奋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