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长歌:第二十章 序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魏达通晃一晃手上的酒坛子,里边的酒都撒出来三两滴。

    嗨呀,先前在烟华城被那黑畜牲给蹭掉了,还好是左手,不然我就真的不习惯了。

    说完还笑了两声。

    号剑徒抬眼望向远方,山崖下的树影绰绰,远处的营地火光通透,映得一片赤红。同样晃了晃手上的酒坛三分醉七分醒的说道:

    老魏我就喜欢你的豁达,没事儿,可能明天过后我也断一只手来陪你了。

    却见魏达通放下酒坛重重一巴掌拍在号剑徒胸口。

    哪个要你来陪我,你还是自己留着两只手玩吧。

    两人嬉笑,伴着酒坛相撞的声音,醉酒的人就在豪饮中忘却了烦愁。

    我说号剑呐,你怎么在这种地方都能找来这么多的烈酒啊?

    嘿嘿,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号剑徒才是真正的酒道众人,这南疆大地,方圆之中,处处都有我的藏酒地。

    别说在这里,就是在极南之隅也我能搞来上好的美酒。

    哦?这么好,来来来,要是你明天不幸遇难,你的美酒岂不是蒙尘了?

    快快来把你的藏酒地分享于我,我好给你料理你的身后事。

    好你个魏大头,还想觊觎我的酒?

    告诉你这就是墙上挂帘子——没门!

    嬉笑中,像是多年以前。

    在灾祸前能欢愉,最是人生难得了吧。

    营地里,阴影中,一道漆黑邪异的身影极速窜过,手握锐利钢刀,准备从百姓身上收取生魂。

    却见一道寒芒闪过,承渊剑从邪人背后贯体而入。

    那人瞬间鲜血上涌,充得两眼通红,颓然跪地。

    背后人一脚踹在邪者背后,将邪魔踹倒,也抽出手中剑。

    走到火光明亮处,一身黑袍,身形挺拔,正是剑者九方述念。

    黑袍剑者抬头望着天空中的明月,手上剑器一滴一滴往下滴落鲜血,自言自语,声音低沉而有力,仿佛能穿透漫长而无尽的黑夜。

    邪人造祸,妖魔乱劫,这天下的战场,就只有用剑来开启,也只有剑能结束。

    风,萧瑟。树,婆娑。

    邢越青与荆苍流靠坐在同一棵树前,望着远方天空逐渐明亮的月亮心头感慨。

    邢越青手里拿着一根丝茅草一上一下地晃悠着,对身旁的同伴说道:

    等到太阳升起来,可能我们就再也没有这样坐在一起的机会了。

    而这样的时候,少言寡语的荆苍流居然难得地开口对邢越青安慰起来:

    不会,我们一定还有一起并肩坐下的机会的。

    邢越青听了,转头看了灰衣的荆苍流,笑了起来。

    我可不是怕死啊你这家伙!

    说着语气又低了几分:

    只是这一切来得太快了,本来我们只是追捕迹三途那个蟊贼,却不知为什么就乱入了这一场浩劫呢?

    荆苍流听了,也默不作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