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长歌:第一章 烟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路边摊贩的叫卖声伴着满街飘洒的包子和面汤的香味,让人的心头觉得热闹之余也不失轻松。

    喧嚣里,满是人间烟火味道。

    月倾歌逆着人流走在街道上,人不多,倒也不显挤得慌。

    只是这样走着竟然是让人突兀有了一种莫名的孤独感,月倾歌突然觉得像是自己一个人逆着河流行走着,这满街的行人是水,而自己则是一条独自回溯的鱼儿。

    或许自己,在这里本就孤独吧,就在思虑中脚步一顿,月倾歌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走神了。

    一路走来,是久违的市井红尘味,白衣的行客心头也不知道是欣喜还是感伤。

    打量上下,发现这座小城里也是楼宇林立。一座座酒馆茶肆前挂着写满招徕顾客文字的布条,随风翻动。

    月倾歌目光一瞥,却在街角看见了一名脏兮兮的小乞丐,七八岁的模样,头发大概是太久没洗了,结成一块一块,衣服也脏得没了本来颜色。满是一副可怜落寞。

    小乞丐缩在街角,身前散落着几枚铜板,就是再普通不过的乞儿模样了,只在他抬头的瞬间,那眼神里的倔强却让月倾歌一怔。

    这眼神,怎么会如此熟悉?就好像是······另一个时空的自己。

    小乞丐一个人坐在街边,蜷缩着身体尽力不让人看到自己,心里又希望多点人看见自己才好。

    小乞丐一身瘦小,又脏得没人愿意接近,只有在偶尔抬头间,能隔着那张小脸上的污迹看出原来该有的俊俏。

    刚开春的天气不冷,可这身破破烂烂的衣服穿着竟然还是有一丝凉意。

    低着头缩了缩身子,突然闻到一阵香味飘到鼻尖,小乞丐茫然地抬起头,面前竟然蹲着一个穿着白衣服又长得很好看的人,最重要的是,他一只手伸到了离自己的脸只有几寸的距离,拿着一个散发着肉香味的包子。

    小乞丐,你叫什么名字啊?

    下意识伸出手,小乞丐看了看这人一眼,又看着他手里的包子,下一秒便将那个肉包抓过来疯狂地啃了起来。

    别急别急,有的是。月倾歌说着,另一只手一甩,把一个装满包子的油纸袋子就这样抛在了小乞丐的怀里。

    小乞丐闻着袋里的肉香味,两只手用力抓紧了袋口,嘴里的包子还没咽下去,只能用含糊不清的话语低头说到:我······我叫明河。

    说完,更抱紧了怀中的包子,身体蜷缩,像是害怕包子再被拿走。

    月倾歌看着面前孩子的动作,伸手过去想要抚摸一下他的脑袋。而正吃着东西的孩子见眼前人伸过手来,本能想要缩起来,但又突然顿住,任由这人把手放在自己头上揉了一下又收回去。

    那···明河呀,你是一个人么,你还有亲人朋友么?

    听着那人的询问,明河不明所以,只是嘴里仍然不停咀嚼着,没······没有人。

    那你看看我,觉得阿叔是个好人么?

    只顾着吃包子的孩子,匆匆一抬头,瞥了一眼这张好看的脸,不经心地回答着好······是···好人···

    那今后,让阿叔照顾你怎么样?

    好,好啊······恩?

    一身褴褛的小乞丐鼓动着的嘴一停,也停下本能答应的话,嘴里还包着没能咽下的包子面团,慢慢抬起头,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人。

    他穿着一身素白长衣,像从那些酒楼里的说书人的故事里走出来的人,阳光略微有些刺眼,让人有些看不清他的脸,只记得,那只摊开伸到自己面前的右手,逆着阳光看上去,真的像从故事里伸了出来,让人不由自主像握紧。

    小乞丐的脸上也满是灰尘,嘴角满是蹭上的白面粉,就这样,眼神颤抖着,慢慢,把自己脏得发黑的右手放在了那只右手上。

    街面上熙熙攘攘,行人与叫卖的商家像是流水与青石。算得上是明媚的阳光下,整条长街也明媚。

    长街的角落边,尚小的孩子抬头望着眼前人,右手放在那人手中。就在这一刻,这所有的喧嚣也就不再喧嚣了。

    人间的遇见,也不知是谁遇见了谁。

    春草容新,深浅绿色铺满城外,淡金色阳光像染料从天空流泄而下,将大地也裹上一层暖人颜色。

    三两行人走过旷野中央的深褐色大道,进入嫩红新粉的桃林。

    阳光穿过枝头桃花的缝隙,照出一道道淡金色的光柱,偶尔一两瓣桃花落下,一霎时在空中遮住一道光柱,透下的阳光一闪即没,又转瞬即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