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长歌:第二十八章 殉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后头数万百姓与军士们看见这震撼的场面,方回过神来,悲痛地哭泣着喊叫着冲过来,已经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站在这里,徒留悲伤。

    燕道诚转过身来,嘶哑着对众人喊道:

    诸位,请随我一同走,我发誓,已经也拼死守护大家

    南疆某处,一身明黄衣裳的剑者正在匆匆赶路,突然远方一种熟悉力量乍现,剑者止步,突得默然。

    身边一名身背刀剑的青年侠客同时停下脚步,问道:怎么了。

    剑者摇摇头,回答道:没什么,走吧。

    两人又重新运上轻功,往远处奔赴而去。

    这天下江湖的无奈么?

    望天峡道,数万百姓聚集。通过,则生路可期,止步,则万人同葬。

    一头又一头魔兽从峡道北端涌入,再被顾南书三人挡住。如此整个峡道便成了以中部顾南书、燕道诚、铁乘风三人为界,南边聚集数万惶惶百姓,北边近千魔兽咆哮嘶吼的状况。

    刀剑枪三人各自施展武学。魔兽那体型巨大,像是一面巨墙又好似一座小山,所以精妙招式对上那层坚硬的角质皮肉根本无力撼动,更别说对魔兽造成真正的杀伤,只有激发磅礴的剑气以及威力足够强大的名招绝式才能够完全破坏魔兽的躯体。

    燕道诚提刀反握,快步连环,飞身抢上去就是绝式

    劫燕刀谱——倏忽南燕复北还。

    曲折如意的刀招,拖出三道流光,奇光异彩中,刀者止步兽群之前,迎面三头巨兽背上爆开巨大的伤口一直蔓延到腹部。

    巨兽霎时受创,惨嚎中倒地,后头魔兽听闻同类嚎叫更添凶性,狂暴涌上来。

    这时峡道的好处就突显出来,十多二十丈的通道同时能有四五头魔兽通过已经是拥挤,三头魔兽挡在前方,后方魔兽想要上前都显得难度非常。

    有的魔兽甚至想要翻过受伤同伴的躯体,但是整个兽群的动作也受制许多。

    铁乘风这时也冲将上来,内力不断涌入枪杆之中,招式大开大合,抡圆了长枪招招式式都以极强力道把魔兽打飞回去。

    而顾南书似乎像是没有疲惫一般,力量磅礴得像是顿悟先天、登入了人上境界。

    剑引流火,凡是极招所到之处,魔兽通通化作飞灰,只留下浓稠的妖雾弥漫在峡道之中。

    顾南书一身朱红色的黑纹长袍无风自动,随着抬起的握剑双手展现出一种莫名意境。

    南明奇书第九章——流火劫尘。

    一道道火流从顾南书手中的南明离火剑中飞窜而出,击中了冲来的每一头魔兽,也映得整段峡道一片赤红。

    当流火接触到魔兽躯体的瞬间,像是碰触到了干稻草一样瞬间蔓延扩散开来,将魔兽包裹其中。被燕道诚,铁乘风打伤的魔兽很快就被焚烧殆尽,而完整的庞大魔兽在烈焰焚烧下不断在峡道里咆哮嚎叫,也正好阻拦了后方魔兽的脚步。

    后方远处百姓们看到邪异魔兽不断被城主诛杀、焚灭。心头的绝望短暂地歇止,突然迸发出了强烈的生的希望,没当一头魔兽被击飞击退或者焚灭,数万人就会一齐大声欢呼,军士和百姓的欢呼回荡在峡道里,甚至盖过了魔兽的吼叫。

    人们选择忘记了家园的失落,忘记了死亡的威胁,也忘记了这里被妖气笼罩的压抑和被烈焰熏烤的炙热。

    水烟柔牵着的明河本来心头是难过至极的,但是在人群这股突然来到的热烈气氛带动下也跟着叫起来。而水烟柔看见自己的爷爷在自己身旁望着前方,老人的眉头却是紧皱。

    顺着看人视线,站着的是那伟岸的一袭朱红色长衣,只是仔细看看,那一头本来乌黑的长发竟然在随着剑招的挥洒一缕一缕地变白。

    燕道诚翻身跳入群兽之中,以燕行秘录的轻功穿梭在兽群之间,吸引魔兽的注意也阻止兽潮的前进。

    魔兽不断跃起又跳下想要扑杀刀者,但是刀者总能步快三分,加上顾南书不时发来一两道剑火解围,恰好避过生死之劫。

    而铁乘风挺着不断加深的内伤,继续在兽潮之前抡动那杆长枪将想要冲过三人防线的魔兽打退回去。

    突然在燕道诚跃起半空之时,一头魔兽同时跃起,虽然没能咬中,狰狞头颅却正要撞上刀者。

    后方顾南书见状,马上要激发一身血气,再出剑招解围,却感到一阵腥涩感涌上来,口中呕红溅地。体内一种经脉燃烧的剧痛传来,剑招也再难发出。

    魔兽撞上燕道诚的身体,庞然巨力令刀者倒飞出去。刀者身如飘絮跌落尘土,在地上翻滚了四五圈,更大吐一口鲜血。

    燕道诚被击飞之后,铁乘风压力骤增,一杆大枪舞得越来越快,每次抡枪总有一股强烈的反震冲击枪者自己的胸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