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长歌:第二十七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而那天空上的头颅更是像从天外探入,那是一颗狼头,双眼像太阳一般闪着金光,裂开的嘴中巨大去房屋的牙齿锐利而狰狞。恐怖气息不断从这巨大身体上蔓延而出。

    南疆传说中八百年来最强的狼妖,震慑人类世界的南疆十三大妖之一,沉眠已经的狼族神话

    ——青苍,觉醒。

    剑气、刀光、枪影。生死之间的绝命招式。

    号剑徒全然已经不顾生死,每一剑都拼尽全力,必然在面前的狂暴魔兽身上留下巨大的创口。

    荆苍流见了,急忙抢步跟上,剑剑激发锐利剑气,不求伤敌,只求为号剑徒周全。

    邢越青紧跟上,青色身影辗转腾挪,在兽群之中既被魔兽追逐,也为友人吸引了魔兽的注意力,身体乍然停在两头魔兽中间,随后又在魔兽冲来的瞬间闪身离开引得两头魔兽互相碰撞,怒吼着倒地。

    九方述念与月倾歌再次剑招配合,攻守进退之间自然有一股默契在手,黑袍剑者霸道剑式纵然是魔兽那六七丈的巨大身影仍然抵挡不住,每一次碰撞都令魔兽疯狂后退。

    白衣剑者的剑式又快又疾,总能在关键的时刻击破魔兽的行动,剑上的寒意如同严冬寒霜,魔兽身上被剑气击中的地方通通覆盖上一层冰渍,令之行动更加迟缓。

    剩下的孟飞扬三人虽然得了月倾歌的内力之助,身体的疲态终究无法消减。

    就在孟飞扬长枪的枪头抵上一头魔兽的时候,旁边策应的刀剑者同时被两头魔兽掀动的头颅掀飞,于半空中无法移动时,魔兽张开那血盆大口,开口一叼,在头颅的嚼动中被撕裂成血肉。

    枪客转头看见这一幕,心头悲愤交加,豁近一身力气想要把身前这头魔兽顶飞,然而气力早已耗尽,魔兽纹丝不动,更向前一掀,把枪客撞退。

    孟飞扬在地面上留下两道后退是双腿在泥土里划过的土槽,心中的疲惫于痛苦终于战胜了意志,手一松,长枪跌落尘土,再没有了斗志。

    不远处月倾歌见了这边,剑光一闪,逼退一头魔兽,随后穿过众多魔兽的缝隙甩过一道剑气来把一头靠近孟飞扬的魔兽击飞出去,但是能做的也就仅止于此了。

    孟飞扬眼见那魔兽飞出,自己也不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一个人站在群兽中间喃喃自语: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撑得住,活不了,全都活不了。

    面对纯粹的生死,毫无希望的战斗,纵然是百炼的武者也会崩溃。

    魔兽聚拢过来,枪者也没有丝毫动作,一头魔兽撞开其祂同伴的头颅,一口吞噬过来,咬断枪者的上肢吞入口中。

    而跌落尘土的下肢则收到了蜂拥而来魔兽的抢夺。

    同样眼见了孟飞扬三人身死的九方述念,一剑格开身前魔兽的沉重扑击,在出剑间隙对月倾歌说道:

    你不像是个初入江湖的青头,还会在这种生死关头支援那些必死无疑的人?

    月倾歌一剑支援,却见了那枪者身死一幕,心头本就不好受,在听闻身边剑者这样近似与嘲讽的话语,更是不由一阵怒气,连出七剑,剑气点飞数头魔兽,呛声道:

    我自然做我的事,与你何干?

    黑袍的九方述念的内力消耗也已经快要达到极限,但是手上剑招还是丝毫不作停留,每一道黑色剑光都在交织中令魔兽不得寸进。

    汗水从两鬓滴落,说话的声音却没多少疲累:

    你看号剑徒,邢越青他们三个就能明白,你却想不明白。

    月倾歌手上剑招不断,却也不由得看向号剑徒他们。

    紫黑兽群幻伺之中,纵然是愤怒、豁命如号剑徒每一招每一式都认真得没有外物。

    而邢越青与荆苍流在剑招配合之中也凝神专注,不在乎其他。巨剑劈斩,人影腾挪,闪过巨兽的扑击与撕咬也给魔兽留下巨大创伤。双剑交织,剑网护住自身也限制巨兽。

    白衣剑者心头叩问,又一闪即没。

    这就是这个世界么?

    然而也就在这个瞬间,号剑徒的力量终于耗尽,一剑斩在魔兽那皮肉狰狞的头颅上却击不退那巨大的躯体,魔兽头颅掀动转眼就将剑者掀飞出去,摔落在紫血遍染的大地之上。

    邢越青与荆苍流两人剑招联合,交织一片剑网想要护住受创的号剑徒,然而,兽群一头接一头蜂拥而来,两人也已经到了不支的关头。

    九方述念见了,纵身而出,猎猎黑衣从天而降,卓然剑式在仅存的内力支持下横扫一片魔兽。

    落地站到两人身后,九方述念再把号剑徒扶起,开口嘲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