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长歌:第二十一章 人间战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十声,数十声,上百声,天际的轰鸣穿透在整片大地。

    远处无数的魔兽同样感受到那天空刺耳的声音,化作奔腾的洪流,疯狂往月倾歌众人所在的地方怒冲而去。

    望天峡道中,顾南书听见一声声爆鸣,更看见远处天际照透天空的烟火,当即下令对众人说道:

    满城人随我,冲出生路!说完便拔出手中南明离火剑,一人当先,向峡道北段冲去。

    燕道诚、铁乘风紧随其后,率领着众人涌向北端。

    上万百姓不知前路究竟为何,但只见生路在前,不需要任何人催促,疯狂地跟着跑去。一条横有数十丈的峡道便载着满城人,任人们不断地涌入,奔跑。

    人群当中,水烟柔抱着明河跟着自己的阿爷同样不停步地跑着,明河在这个大姐姐的怀里远望着南方自己大叔的方向,默默流着眼泪。

    号剑徒甩出手中烟箭之后就弯腰拾起身前的酒坛,众人也纷纷拾起自己面前的酒。

    就连月倾歌也握着酒坛的沿口纵身飞越和一种侠者并肩站立,落地时酒坛中的酒液飞溅而起又回落去酒坛之中。

    号剑徒环顾四周,形态各异的武者纷纷站立,身边是独臂的魏达通、身前是并肩而立的邢越青和荆苍流,青衣与灰衣披服在身上俊逸英朗。

    转头过去,黑袍的九方述念也提着一坛酒看起来是要与众人共饮。

    其余武者,身负刀枪剑戟勃发浓厚的战意与豪情。

    人群边缘那名叫做月倾歌一身白衣潇洒飘逸,剑气内敛,虽然不知来历却让人无法忽视。

    深深舒了一口气,号剑徒提运内气对众人说道:

    诸位,今天就是大家同生共死的时候了,数万性命就在我们身后,不论如何,我们一定要坚持到太阳落山,诸位与我便于此舍命一搏吧!

    随后号剑徒握住背后的巨剑白马向天举起,另一只手提起酒坛一饮而尽,接着把酒坛往地上一摔,哐一声酒坛碎片与残余的酒液飞溅。

    紧接着一声又一声酒坛砸地声,众人将手上的饮尽的没有饮尽的酒坛通通砸到地上只留下一地碎片。

    随后每个人收敛起眉宇的神色,静待着即来的狂风暴雨。

    慢慢妖异邪魅的气息开始蔓延众人站立的平原上,一股比当时烟华城外更加可怕的压迫感笼罩在诸位武者心头。

    大地开始震动,远处的树木开始倒地,一声又一声震耳欲聋的可怕吼叫愈来愈近。

    当月倾歌觑眼看见第一头狂暴的紫黑巨兽从密林中挣脱树木的束缚跃到众人面前的时候,他和众人就都明白了今天这里注定会成为人间的战场。

    伴随着大地的震动,一头又一头巨兽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六七丈的身形,紫黑色妖异的角质皮肤,粗壮的四肢,巨大锋利的爪牙,诡异的贴在背上的肉翅,还有那没有面目只有一张豁然巨口的恐怖头颅。

    当众人再次看见这些魔兽只是,心头有的恐惧,仍然难以摆脱,更是握紧了手中的兵刃。

    第一次见到这恐怖魔兽的号剑徒心惊之余也皱紧了眉头,对众人大声说道:

    大家记住了,我们的目的不在杀伤,只在于拖延,等到太阳的最后一缕光芒落山之时,我们就一起撤退。

    随后提起手中的巨剑就要一跃而出,却看见一道玄黑色的身影已经飞身而出正面迎向了冲开的第一头魔兽,正是心头战斗意志爆发的九方述念。

    黑袍剑者手握古拙的锋利名剑,越众而出,飞身冲去。

    而迎面的的魔兽张开了血盆大口,利齿间带着黏液的巨口冲着九方述念就要将剑者吞噬。

    一身黑袍猎猎在半空的九方述念眼见魔兽的巨口吞噬而来,手中的承渊剑一扬,迸发一道漆黑的剑光径直贯入了巨兽的口中,强劲的力道更是将魔兽带得倒飞撞上了后头的一只稍小的魔兽,两只魔兽咆哮着纠缠在地面上,更阻碍了更后面的魔兽前进,正应了拖延之意。

    九方述念这时从半空落下身形,被风鼓荡起的衣袍渐渐恢复。

    剑者背对众人,长剑斜指地面,偏过头来侧眼看着大家,趁着这一瞬的空隙,声音冷厉而有力地说道:

    说什么拖延,不如一剑来得实在。说完嘴角划过一弧微笑,又转过头握起剑冲向汹涌如排山倒海而来的兽潮。

    号剑徒一甩手中巨剑挽出一个剑花,笑了笑自言自语:

    这个人怎么这么讨人嫌。

    随即大吼一声,举起手中的巨剑跃向另一个方向来的巨兽,一剑挥出便有一道奔腾白马一般的气劲撞击上冲来的魔兽,威势难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