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长歌:第二十五章 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灰衣剑者掌上的靖石剑不停原地旋转,卷起一股又一股的强横剑气,又将这股剑气深藏于剑身之中。

    五拙藏剑——荆山留璧石中玉。

    说是迟,那是快。深蕴的剑气猛地爆发,浩荡剑光化现一道催石破玉的巨大剑影。剑影随着剑者掌心操控的旋转长剑不停移动,每击破一头魔兽的躯体,便留一地巨大的残肢断骸。

    在两人剑气纵横的联手之下,数十头魔兽的巨大躯体就这样被撕裂得满地都是。

    邢越青与荆苍流两人同时降落,来到号剑徒与魏达通身边。四人隐约展成一个戒备四方的阵型,等待着又一波的魔兽涌上来。

    就在附近魔兽冲来的间隙之中,孟飞扬、谢长松与何平中三人也急急冲过来与众人汇合。

    除此之外又还有一名枪客一名剑者从拼死的缠战中撤出来,退到众人所在。

    月倾歌与九方述念两个在魔兽群众冲杀,一黑一白两道剑光配合出了一种莫名的默契。一者前,一者后,白色剑光织就凌厉光网,黑色剑光穿梭嗜血道路。

    一者攻,一者避,黑色身影挥剑开辟前路,白色身影御气逼退追击魔兽。

    两人步伐出奇同步,在上百头魔兽兽群中虽然凶险非常,却总能恰好走出生路。

    就在月倾歌一剑甩出一道剑气长鞭将一头扑上来的魔兽逼退之后,九方述念也左手掐一道剑印,在承渊剑剑身上点出一道玄奥剑影将前方的魔兽逼退。

    两人同时偏头对视一眼,心知彼此心中的想法,不能再拖延,否则一定会被狂暴魔兽吞没。

    两人同时止步,背对着有一尺的距离同时站立,手握长剑斜指地面,一黑一白的衣袍被剑气卷起的气流掀得不断飘起。

    这时候同时开始动作。

    九方述念霸气地一甩手中承渊剑,玄黑色的剑身泛起流转不定的光华。左手剑诀掐动,左右手在胸前一合,双手真气涌入手上剑身之中。

    天人两分,隔世七剑——山岳河洛两相望。

    月倾歌缓缓抬手,逐渐熟悉的昭流剑被举起,一身的剑气剑意与剑身共鸣。随后剑者一剑斩出。

    料峭十寒——千古光阴岁月寒。

    凋零岁月的寒意,冻得年岁沧桑,让青石生青苔,让青史生清霜。

    而九方述念断隔山河的剑意,山岳高耸,入云摩天却不见河流所向。河洛静流,归于大海,却从未再回过那生出潺潺水流的山峰。一个隔字化作无形剑意斩断风云。

    月倾歌的剑招先出手,无形的寒意在眨眼之间之间蔓延在方圆之间不仅仅是笼罩在面前这数十近百头魔兽面前,还不断蔓延将远处更多的成百上千的游弋在附近却无法靠近的魔兽笼罩。

    这股寒意不同于之前那几招的那种温度上的寒意,而是那种历经千古人世悲凉的寒,这种寒只有人心能体会,却因为剑招而化现,剑式的意境将天地感染笼罩,笼罩下的每一头魔兽都难以动作,像是在岁月里苍老了一般,动作也变得像老去一样缓慢,皮肉也开始破解,那种老去是在那巨大**与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灵魂体层面上的凋零。

    与此同时,九方述念的锋芒剑招出手,山河两望,剑气为隔,浩荡剑气绵绵不绝,所过之处摧枯拉朽。

    被月倾歌剑意笼罩的魔兽那巨大的躯体就像是**稻草堆砌的雕像,在九方述念的无匹剑气之前被斩作流淌紫黑妖血的碎片。

    无垠天空下,金色阳光不断洒落,月倾歌与九方述念两人的上乘剑招所过之处,上百头魔兽被撕裂,只剩下方圆几百丈空旷的只有站立的两人与魔兽残躯的沾染紫黑血液的空地。

    月倾歌看着眼前妖异的紫黑色地狱,体内急剧失去内力让剑者感觉虚弱,双眼也飘忽不定一阵眩晕。

    远处游弋的魔兽在第一瞬间就往两人所处的空地涌过来,九方述念要挺起体内仅存的一两成内力,与魔兽殊死一搏。

    但刚踏出第一步就发现身后的一身白衣的月倾歌呕出一口鲜血染红胸口的白衣袍就要倒下。黑衣的剑者快步过去扶住白衣的剑者,皱着眉头一扫眼,就看见远处号剑徒一众人集结在一起正被魔兽群包围着,抓住月倾歌的手臂带着他飞纵过去正与众人站在一起。

    月倾歌慢慢意识有所恢复,仔细一看众人,号剑徒,魏达通,孟飞扬,谢长松,何平中与一名枪者敖汉和剑者钟云。一开始的三十多名武者到现在只剩加上自己与九方述念的九个人了。

    四周的魔兽不断靠拢,伴着张开巨口的低吼不断地践踏这地面,九名武者就这样即将面对真正的生死。

    无限山河沦丧,十万魔兽纵横,英雄握剑,不顾死生。

    天地金光中,妖魔血孽狂。

    魔兽向前步步紧逼,动作竟然相当得一致,大地在魔兽的动作中起伏,不断振动。

    号剑徒与魏达通如同一开始一样背对着,看着魔兽逐渐靠近。

    实在无法忍受魔兽压迫心灵的妖异力量,号剑徒拖着白马剑狂奔而出,白色剑气飞舞,将剑者整个包裹,魏达通紧跟而上刀气穿过剑光为号剑徒掩护,两个一刀一剑,气劲流散,尚能将迎面而来的魔兽打得不断后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