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长歌:第二十二章 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魔兽不作停留,直冲而来。

    这时燕道诚与铁乘风正飞身来到顾南书两边。顾南书剑不归鞘冲将上去便直面三头巨兽小山般的身影。

    剑刃在地面岩石上划出一道道火星,随着顾南书一挥剑,火星陡然化作一道火浪,像一道隔断峡道两端的墙壁将三头魔兽挡在对面。

    就在三头魔兽张牙舞爪摇动身体准备冲过火墙的时候,三道身影跃出烈焰,直冲三头魔兽。

    燕道诚手上锋芒长刀寒光一闪,甩出一道豁长刀气直冲一头魔兽。

    而魔兽那没有面目只有一张巨口的头颅向天怒吼一声,两只前爪往前一扑竟然将那纵横的刀气撕裂。破碎的刀气化作一缕缕游丝,消散天地。

    燕道诚乘此机会飞身跳上了魔兽的背部,魔兽不断地跳动甩动身体,想要把刀者甩下身去。

    然而刀者在魔兽背上站定双足,纵然不断左右晃动但是就是掉不下来。

    接着刀者双手反握手中长刀,刀尖垂地,站在魔兽背脊之上运足了一身气力。随后倾尽全力猛插而下,一道寒芒刀光从刀身迸发而出直贯入魔兽的身体。

    正在疯狂腾动的魔兽被狂暴的刀气贯入身体,还来不及反应,紫黑色的鲜血便从背部喷涌而出,一身力气消散,粗壮的四肢颓然倒地。

    正站在魔兽背上的燕道诚正巧被魔兽喷出的鲜血沾染了全身,浑身白色的衣袍被染得像是浴血的魔神,手中长刀斜指,滴落一滴滴紫黑魔血。

    铁乘风持枪直向魔兽冲去。当面的魔兽狂暴狰狞,感应的枪者冲来,猛地跃起,挺着一双巨大的前爪扑来。

    铁乘风见眼前黑影如同崩山碎石一般猛坠而来,心头紧张之余,手上长枪毫不犹豫地直刺而出,一道通透的长枪虚影直贯冲向魔兽身影。

    枪尖顶着魔兽的双掌,随之枪者大喝一声,一身内力狂涌,顶着魔兽飞退而出。

    枪者运使长枪,将魔兽挑上半空,魔兽在半空中无法借力使力,值得向下落去。铁乘风窥准机会,一枪挺出。

    一式枪招,贯日破云透长空。

    直贯而出的枪影刺破魔兽的身躯,直冲去长空之中,接着顾南书处飞来一道烈火之影将魔兽包裹,惨烈哀嚎之中将魔兽化作灰烬。

    而远处顾南书剑舞半空,一道一道剑气从南明离火剑身中迸发而出,炽烈气息将魔兽烧做魔气,更是冲击燕道诚、铁乘风面对的魔兽。

    三人同时停步,面前的巨大魔兽躯体不断被烈焰烧作四散的魔气。广阔的峡道被赤红的烈火布满。就在数万人心头慢慢平静之时,魔兽的怒吼又起。

    一头一头狰狞恐怖的魔兽从眼前的峡道迈步而出,紫黑色的妖气弥漫而来。庞大的妖力弥漫在整个峡道之中,压迫所有人的灵魂。

    顾南书手中剑器一甩,运足内力,将烈焰布撒在方圆之中。声音低沉的对众人说道:

    这条生路,就由我开辟。

    月倾歌一式剑诀,一道道苍蓝剑气光华向四周笼罩,而每当接触到巨兽的时候,苍蓝光芒便溶于天地化作一股无形的压力压迫在巨兽身上。

    纵然是体型庞大如众多魔兽也被这天地压迫的寒意限制行动,一时间附近众多魔兽就这样难以行动了。

    随后附近的一名刀客一名剑客与方才的枪客纷纷挥洒出刀枪剑芒将附近的众多魔兽纷纷击飞。

    唯一可惜的只是那些魔兽身上的创口被附近四散的妖气一包裹竟而恢复如初。

    远处九方述念见了,不甘落后,手上剑舞不停,一道道黑色气流随之将他包裹其中,随后一股锋芒剑气爆发。

    赋剑名——六龙承渊。

    六道暴动的气流向四周的巨兽冲将而去,庞大的魔兽身体被飓风一般的气流撕裂皮肉卷到天空之上,随后摔落地面,哀嚎着在地面疯狂扭动身体。

    而在望天峡道中,顾南书、燕道诚与铁乘风三人带着数万百姓往北冲去。

    燕道诚在左,身上的绷带通通换成了新的,左手拖刀与地,用和百姓们同样的速度奔跑着。

    铁乘风在右,一身铁甲,右手平握一杆精铁大枪却丝毫不显得笨重,同样奔跑。

    顾南书身上朱红色的黑纹长衣的衣角已经残破,往日仿佛长缎的发丝也杂乱地贴在头上,但唯有那一副君子无双的面容仍然坚毅。

    坚定的剑者手提着剑身赤红的南明离火剑,步步坚定地奔踏,眼前是峡道的曲折处,土黄色岩石的拐角挡住了剑者的视线。

    剑者脚步不停,心头祈望着别有魔兽冲上这条峡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