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会计师之百万年薪:第十四章 第一次做IPO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堆在所里坐了足足有一个月,终于要出项目了。

    此次要去的是yn省an市,是一个ipo项目,公司名称叫yn三明磷业有限公司,主营业务是磷矿的开采与销售。

    项目组此去是做331审计,是用来做股改的,企业要想上市先要从有限制改成股份制,改制先要选一个基准日先审计后评估,此次选取的基准日为3月31日。

    此次带队经理姓吴,东北人,70后,最早的时候在国企工作,工作比较清闲,于是便利用空余时间把注会考了下来。

    团队成员共五人,除了吴经理和小堆还有一男两女,男的叫辉,88年的,皮肤黝黑,看上去像个70后,审计从业经验两年,两个女生分别叫娜和红,审计从业经验均为一年。

    yn三明磷业有限公司隶属于yn三明集团,集团旗下有医院、药店、超市、电子商务、磷矿等多个业务板块。此次要上市的是磷矿板块,为此集团特地从信永中和**事务所挖来一名项目经理担任磷业公司的财务总监,提供的年薪是税后17万,财务总监马上买了一辆斯柯达。

    三明磷业和三明集团办公场所不在一起,三明磷矿的办公环境相当简陋,地址位于城郊山沟沟的一座破旧工厂里,工厂的中央是一个院子,停放着几辆轿车一辆依维柯一辆面包车和一辆铲车,院子的南北两侧矗立着两栋不高的砖砌办公楼。这里位置比较偏僻,不通公交车,平时上下班主要靠班车,有时晚上加班晚了只得打电话叫黑车。

    财务部一共五个人,除了财务总监还有四个女生,均毕业没几年经验不是很足。财务部原本有一个女会计主管,年纪在四十五岁左右,脾气特别大,特别不配合审计,后来由于压力过大辞职了,再后来公司花了好大的精力也没能招到一名有经验的会计主管,于是干脆从年轻员工里提拔,给出的薪资是税前9000,这对于一个毕业没几年的女生来说已经是相当大的惊喜了,新主管马上贷款买了一辆大众朗逸。

    财务部还有一件有趣的事情,那就是由于女多男少,他们特别想招个男生平衡一下,于是就到矿上问有没有人愿意来财务部做财务,结果问了一圈也没人回应,后来终于有个做统计的男生表示愿意一试,结果做了没几天就跑了。

    言归正传,一切准备就绪,审计工作正式展开,吴经理给小堆分配的都是些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长短期借款、应付职工薪酬、实收资本等比较简单的科目。由于是ipo项目,对质量要求比较严格,大家都比较认真,生怕出现一点差错,同事们每天早上八点半开始工作,晚上九点半下班,有时回到酒店还要继续加班。

    吴经理是国企出身,身上或多或少有些官僚习气,比方说你不跟他说话他绝不主动跟你说话,更不会主动跟下属开玩笑,多少有些端着,工作氛围略显压抑。不同于其他工作,审计师有一种职业怀疑态度,总觉得企业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审计师的主要工作就是发现问题,似乎发现的问题越多越好,领导对你的评价越高,最怕的就是工作做完了一个调整分录都没有,那样会很没有成就感,领导会觉得你水平不够。小堆每天的任务是做底稿,抽凭证,帮同事复印东西,有时发现问题了询问对方怎么回事却得不到及时回复,毕竟除了配合审计对方手头还有其他工作,他会回消息说我正在开会稍后回复你或者我正在报税晚点答复你,这时项目经理又会不停的催促问题解决了没有,审计师经常会因为一个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搞得吃不好饭睡不好觉。

    有时候小堆真想知道审计的意义在哪里?就这样每天枯燥的重复着吗?审计师平时的主要工作内容是做底稿,但做底稿不是目的,做底稿是为了发现问题,关于这一点从来没人跟小堆说过,实际上很多即使是工作了三五年的老员工直到辞职的时候都没搞清楚这一点,因为他的经理就没搞清楚,因为他的经理只会给他分配科目然后检查他的底稿,然后挑出他底稿的文字和标点符号错误让他修改,渐渐的审计师除了会挑毛病抠字眼就不会干别的了。

    闲话少数,此次审计范围包含四个会计单体,除了母公司yn三明磷业有限公司还有三家全资子公司——yn三明东川矿业有限公司、yn三明地质矿产检测有限公司、安宁璞石有限公司。有经营业务的主要是母公司和三明东川公司,其余两家基本都是空壳。有一天,小堆被安排了一项任务,那就是去东川人民银行打印三明东川公司的信用报告,然后去三明东川公司基本户开户行打印《已开立银行结算账户清单》,同时由于公司的磷矿开采现场正好也在东川,顺便去现场盘点一下。

    小堆一早从公司出发了,是公司派车去的,美女出纳陪同。大约经过了三个半小时多的样子,终于到达东川了。司机很快找到了人民银行。负责打印信用报告的部门在二楼,一个单独的办公室里,里面坐着一个四十多岁不会笑的女人。来之前美女出纳已经电话联系过了,该准备的资料都准备齐了,本以为很快就能办好,谁知出现了幺蛾子。女人拿过资料检查了一下,然后熟练的从系统里调出了三明东川的信用报告,只要点击一下右下角的打印就可以了,谁知她脸色突然一变拿起包就往外走,边走边说道:我有事,要先走,下次再来吧。美女出纳哀求道:我们从安宁过来,来一趟不容易,帮我们办了吧。女人不但不听,反而加快了脚步。奔丧也没见这么急的。

    下楼的时候美女出纳两手一摊:小地方就这样(官僚)。

    小堆开玩笑的说因为没送礼吧,美女出纳哈哈一笑没说话。

    一件事情没办成,接着赶往下一个目的地——基本户开户行。

    到达银行排好队,对公业务窗口人不是很多,很快就轮到了。

    递上资料之后,对方说需要密码。

    需要什么密码,我不知道。美女出纳说。

    需要存款人密码。

    之前不是我负责的,我是后来接手的,之前那个同事离职了,我从来没见过密码。

    开户的时候给过你们一张纸,上面有初始密码。

    美女出纳急忙打电话问同事,同事翻了个遍也没找到密码纸。

    美女出纳急忙跟银行的人商量能不能不要密码。

    又一件事情没办成。

    时间是下午四点多了,赶紧赶往下一个目的地——磷矿。

    磷矿位于城郊的某个挺高的山头上,要想上去必须走一条比较陡峭的盘山土路,由于路的坡度较大,一般轿车底盘比较低,根本没法爬上去,因此不得不换乘rb五十铃皮卡。

    盘山土路像冰激凌一样盘旋着通往山顶,由于极不平坦,车子开起来特别颠簸,大约经过了十五分钟的盘旋环绕,终于到达目的地了。

    磷矿位于半山坡,公司在磷矿附近搭建了一排两层的彩钢房,是用来给工人住宿和办公用的。

    小堆很快找到了磷矿开采现场,只见一台挖掘机在不停的工作着,挖出来的矿石就堆在旁边。准确的说**盘点有时候真的是糊弄,因为单凭肉眼你很难知道眼前的存货究竟有多少,又没有其他好的办法,项目经理让小堆拍个照片就回去了。

    一天的时间过去了,三件事勉强办成了一件。

    普华健**事务所bj总部位于阜成门外的一座写字楼里,具体在九楼,面积不算特别大,占据了大半个楼层。

    由于是年审期间,同事们都出差了,所里零零散散的坐着几个人。其中有一个女孩叫丹,是个英国海归,还有一个男孩叫琪,是跟小堆同时入职的。

    小堆来的时间有点晚,年审快接近尾声了,人员陆陆续续的回来了,没结束的项目也不需要再加人了,小堆每天干巴巴的坐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