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会计师之百万年薪:第十八章 遇到了真正的审计高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堆急忙向慧姐求助,问慧姐道:我的折旧怎么测不出来呀?

    慧姐倒是蛮有耐心的回答说:折旧呀——我们的底稿里有公式,你把原值、使用年限等信息填到底稿里去就能自动算出来。

    拜托,小堆当然知道底稿里有公式,小堆也是这么做的,可问题是差异实在太大,小堆经验不足,想让慧姐帮着分析一下原因在哪。

    慧姐的回答就像一个小孩在写作业,碰到不会的问家长,家长说你把老师课堂上讲的都理解了自然就会了——说了等于白说。

    但这却并不意味着慧姐是个坏人,恰恰相反慧姐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但带人干活就好比带兵打仗一样,光有善良是不行的。

    小楼却不一样,他每次都能知道你想问什么,然后言简意赅的把问题点透,小堆每次都能受到很大的启发。正是因为跟小楼干活,小堆才第一次体会到了审计的乐趣。

    又到吃饭时间了,项目组的午餐和晚餐都是在公司食堂解决的。话说三强户外的老板虽说是北大毕业,却是抠门的要死,从食堂的伙食就能看出来。食堂的饭菜实在是难以下咽,奇怪的是老板居然吃的津津有味。

    审计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小堆审的是沈阳店五家店,遇到问题主要通过qq和电话与门店会计沟通,工作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小堆被临时安排一项任务——客户走访。

    按照ipo审核要求,**和券商需要对拟ipo企业的前几大客户和前几大供应商进行实地走访,这次领导给小堆安排的是客户走访。虽说三强户外的主要客户是散客,但也有几家比较大的客户。**和券商挑选了两家最大的客户,分别是中核核电的一家运行公司和中国移动sc的一家子公司。

    此次承做三强户外ipo的券商是东海证券,券商那边财务对接人是个小伙子,名字叫昊,也是一名注册**,之前在大信**事务所工作,后来跳槽到东海证券投行部,东海证券给提供的待遇是税后一万二,提成另算。

    是昊和小堆一起去的,按照地理位置远近,二人先到中核核电的那家运行公司,该公司位于zj省海盐市,二人先坐飞机到sh,然后从虹桥机场乘地铁到sh南站,然后从sh南站乘汽车到海盐市。

    到达海盐已是晚上七点多,二人拣一家比较干净的酒店住下,昊说这个公司(三强户外)太抠门了,(不让开单间),你介不介意和我一起住,小堆说没事,昊说我要去看电影,要不要一起去,小堆说我要看书复习考试,于是就没去。

    第二天一早,二人打车前往目的地,访谈对象毕竟是核电相关公司,位置极其偏僻,好在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

    来之前,三强户外的大客户经理已经跟核电运行公司这边负责采购的领导联系好了,并且说明了缘由,昊很快找到了该领导,见面之后也不寒暄,小堆和昊被直接带到一个会议礼堂,双方面对面的坐下,企业人员坐一排,小堆和昊坐一排。

    客户走访目的主要为了验证销售收入的真实性,一般来说客户访谈主问的是券商,**起辅助作用,昊事先设计好了访谈提纲,然后按照提纲上列举的问题一一提问,小堆手里也有一份**访谈提纲,上面的问题跟券商基本类似。

    核电运行公司本年从三强户外采购户外用品的金额是1000多万,昊问贵公司从三强户外采购户外用品的原因是什么?用途是什么?

    对方支支吾吾的回答说:因为我们是核电公司,需要采购一些质量过硬的服装做劳保用品

    昊又一连问了十几个问题,审讯犯人似得,有些问题对方愿意回答,有些回答对方不太愿意回答。小堆和昊边听边做记录,昊还偷偷的录了音。

    访谈结束的时候,小堆和昊把访谈提纲递给对方,说您看一下我们记录的和您刚才说的是否相符,相符的话帮忙签一下字。

    访谈结束了,二人一出门竟然打不到车——因为位置太偏僻,好在来的时候昊留了出租车司机的电话,昊赶紧打电话,对方马上过来了。

    二人的下一个目的地是中国移动sc的一家子公司,地址位于cd。二人赶紧乘车回sh,然后好从sh飞往cd。

    不巧的是,航空公司发来消息,由于cd那边有雨,航班延误,不能准点起飞。二人在机场焦急的等着,延误快两个小时的时候,昊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然后对小堆说,我今晚有点事,要去sh总部熬个通宵(加班),你先去吧,说着便取消了机票,然后前往sh总部去了。

    延误快四个小时的时候,飞机终于起飞了,到达cd的时候,外面果然下着大雨,小堆打车到九眼桥附件找了一家七天连锁酒店住下。东西放好,小堆没有睡意,便到九眼桥酒吧一条街逛了逛,小堆只是在酒吧门口闲逛,没敢进去。

    第二天一早,昊便乘飞机赶了过来,由于cd雨没有停,飞机不得不迫降到zq,一直到下午四点,昊终于找到了小堆住的酒店。昊看了看酒店的居住环境,说咱俩换个酒店吧。

    晚上昊又消失了,小堆一个人在酒店看书。

    第二天上午,昊跟中国移动的那家子公司的访谈对象联系上了,不过奇怪的是对方并没让券商和**到他们公司做访谈,而是约在了一家茶馆见面,严格来说这样是不合规的,因为这样无法确认对方的身份——你说你是中国移动的员工,谁信呀?尽管访谈提纲上有两句话——请问您是中国移动xx公司的员工吗?您的职务是什么?,这依然无法核实对方的身份。不过对方一定要求这么做,券商和**也没办法,或者其中另有隐情。

    和上一家公司的领导不同,这家公司的领导倒是热情,一见面便递上了一张名片,上面写着xx商贸公司总经理、xx商贸公司董事长,对方解释说,这两家公司是我注册的,以后有机会可以合作。国企领导在外面注册公司给国企做采购是司空见惯的事,当然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可不能乱说,**和券商更关心的是交易的真实性,至于有没有猫腻与审计无关。

    这家公司本年从三强户外采购户外用品的金额是2000多万,和上一家访谈对象一样昊拿出提纲问了十几个问题,对方也都一一做了解答。

    花费了三天的时间,客户走访终于结束了。不过蹊跷的是这两家大客户自从访谈之后便再没从三强户外采购过东西,很多大客户都是访谈之后弄丢的,这是后话。

    回来的时候cd天降大雨,小堆和昊在马路上泡了足足一个小时才打上车,一到机场便一路狂奔,好在飞机晚点,否则肯定赶不上了。

    时间是7月下旬,小堆五家公司的底稿基本做完了,慧姐给小堆分配的依然些比较简单的科目,都在小堆的能力范围之内。听同事说,沈阳的账之前可乱了,每次审计都无从下手,沈阳的财务经理可是个拥有几十年经验的老会计,真不知道她这几十年是怎么活过来的。好在自从公司启动ipo以后,他们家的账规范了许多,不过也有自己的问题——小堆负责的科目里有应付账款,他们家应付账款里有暂估应付款,按道理来说是需要按照往来单位分开明细的,他们却说是历史遗漏问题分不开,好在金额不大,影响不大。

    沈阳五家店总体来说没有太大的问题,不过也有不规范的地方——门店每天晚上九点下班,那个时候银行已经关门了,门店每天都会收到大量的现金,放在店里肯定不安全,于是就用区域经理的名义开了一张银行卡,下班后收银员找自动存款机把现金存到卡里去。第二天,出纳拿着银行卡把钱提出来,再存到公司的对公账户里去。

    私卡公用是很多公司普遍存在的问题,从风险的角度来说,这样是不合规的,万一收银员拿着钱跑了怎么办?万一区域经理把卡上的钱私吞了怎么办?遇到这种情况,多数注册**都会皱皱眉头。不过从管理的角度来讲,这样做是聪明的,最起码在银行改为九点下班之前,这是最合理的做法,注册**不能只会挑毛病不会提建议。

    bj三强户外财务部的办公环境是极其简陋的,对于一个高大上的拟ipo企业来说,财务部办公室居然不在豪华的写字楼里,而是和一家门店挤在一起。公司在马甸桥有一家比较大的门店,也是公司最早的门店之一,门店是东西向的,进店后朝西走走到头,穿过一段狭窄的过道,便是财务部,感觉像进了老鼠洞。

    财务部极不宽阔,狭小的空间拥挤着十几个会计人员。财务部居然没有正式的会议室,审计项目组只得随便找了两张还算比较大的长方形桌子挤在一起,时间又刚好是夏天,以至于都能闻到彼此身上的味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