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会计师之百万年薪:第十二章 我被干掉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很明显,费用的真实性存在很大疑问,很有可能又是一笔**,钱估计被领导瓜分了。

    年审终于结束了,赶紧回所里打印底稿,年后还要前往bj参加会审。

    一圈下来一共跑了七个城市,是时候给自己做个总结了,出差二十多天,小堆几乎天天是在喝酒、加班、挨骂中度过的,平均每天睡眠不足六个小时,每天喝酒四到六两。

    中核集团旗下有很多业务板块,主审所是信永中和,大新**事务所青岛分所只是承包了其中的一部分非上市业务,整体来讲,该部分业务核算水平较差,账务较乱,要是可以给他们打分的话,最多打55分,做这样的项目是很难学到东西的,更重要的是,该部分业务风险较高,事务所完全可以放弃,难怪信永中和要把它分包出去,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大新青岛分所的领导竟然承接了下来。

    实事求是的讲,大新事务所青岛分所虽然挂着大新的牌子,实际上仍然是小所一个,它仍然保留着小所的基因和传统。这里没有培训,没有企业文化,没有愉快的工作氛围,有的只是官僚的作风和压抑的环境。小堆虽然之前工作不顺,但毕竟在某知名银行**中心工作过,知道正规的公司是什么样子,知道在一个正规的企业工作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这里的老板靠关系起家,眼里没有人才的概念,总觉得员工只不过是一帮干活的。公司员工的平均工龄竟然不超过两年,有本事的都走了。这里的员工成长极慢,平均需要五年才能带队。这里的老员工脾气大的要命,动不动就破口大骂,出差二十多天,小堆几乎天天被骂,有时候甚至当着客户的面。小堆甚至一度怀疑自己究竟适不适合做审计,审计究竟是不是自己想要的。

    试用期两个月,马上就要到了,小堆觉得自己留下的机会很小。小堆曾在酒场上说错过一句话,那时还在长沙,有一次小堆被刘林骂了一通,晚上吃饭的时候很没心情,客户又不停的劝酒。对方六个人,小堆三个人,对方端起酒来,刘林我敬你一杯,李玉我敬你一杯,小堆我敬一杯。刚喝完,另一个人又站了起来,刘林我敬你一杯,李玉我敬你一杯,小堆我敬你一杯。对方试图用车轮战把三人灌倒,小堆酒量不行一会就晕了。趁着酒兴小堆开玩笑的说,你们能不能别一个一个的来?能不能一起来?虽然是一句玩笑话,对方领导马上不高兴了,从那以后刘林对小堆的态度变了。

    果不其然,年后底稿打印交接完,小堆被通知试用期没过。

    南方之行的最后一个目的地是hn长沙,此次的审计对象是中核旗下的一家建筑公司,也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这家建筑公司总部在长沙,在国内好几个地方有分公司,财务总监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个子不高,是个老江湖,财务经理姓段,看上去很圆滑,财务副经理兼内审经理姓李,面如土色,好像不太健康。

    为节省时间各分公司财务负责人也都带着助理拿着资料赶了过来,这样审计人员可以在总部一次性搞定,不用再到分公司现场去了。

    晚饭财务部领导和各分公司财务负责人作陪,个个都是大酒缸,官越大酒量越大。

    大家分宾主坐下,主人六个人,宾客三个人,酒过三巡,主人很快开始了轮番轰炸,主人每人敬客人一圈,六个人就是六圈。主人每人喝三杯酒,客户就得喝六杯酒。

    客人说我酒量不行,主人说sd人哪能不喝酒呢,客人说我真的不行,主人说喝完酒好好休息,工作我们会配合好

    主人的目的只有一个,把客人灌倒。

    第二天虽然晕晕乎乎的,工作还要照常开展。工作先从简单的入手,先从几家小的分公司开始审起,没发现大的问题。

    晚上又是酒场,酒场上领导试探性的问,没发现什么问题吧,刘林说没有。这次喝酒财务总监竟然把二奶也领过来了,二奶是个女大学生,打扮的很妖媚,总监下属恭维的称她李总。

    来来来,喝酒,这次灌得明显比昨天多,主人目的只有一个,把客人灌倒。

    第二天随着工作的开展,终于轮到总部了。它的问题还是比较严重的,它从来不计提坏账准备,尽管这次审计开始前中核集团专门开会强调为防范风险真实反映财务状况各公司一定要严格按照集团会计政策准确计提坏账准备,它仍然拒不执行。刘林跟财务部领导僵持了起来,工作一度无法开展下去。对方问计提坏账还能转回吗?刘林说当然可以,只要收回来就可以。对方仍不松口,刘林给总负责人王银打电话,王银说我有事下午回给你,然后一直没有消息。

    不仅如此,建筑公司一直延后确认收入隐藏利润,总是把以前年度的收入放在以后年度确认,而且金额较大,今年又有几千万的收入没有确认,暂挂预收账款。对方的解释是你们不懂,这是政治经济学,(不这样做)今年的任务完成了明年的任务就完不成了。

    晚上酒场氛围比较尴尬,过了许久才有人开口说话。公司领导说我们之前是立安达审的,立安达并不比你们水平差,只不过他们战略转型,主动放弃这块市场。

    我擦,说的太冠冕堂皇了吧。明明是你们风险太高,人家不愿意继续承接。

    不管工作咋样,又是一通乱喝,审计人员最怕企业人员不高兴不配合工作,敬你酒必须得接,这次灌得明显比前两天都多,主人目的只有一个,把客人灌倒。

    酒后小堆在酒店加了一会班,感到肚子饿,想出去买点东西,回来的时候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财务经理和副经理站在刘林门口,财务副经理按门铃进去,手里拿着什么没看清,好像在做公关,经理在门口等着。

    第二天中午刘林终于松口了,看的出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没人告诉答案是什么,没人告诉究竟应该怎样做,给领导打电话也不回,又不敢把客户得罪了。刘林只得对应收账款做单项认定,并对企业的人说我们要什么资料你们提供什么资料,对方一听高兴的说没问题。

    刘林一整天都在骂骂咧咧的,这是什么狗屁公司狗屁项目,都像他们似的工作还干不干了。企业的人则高兴的手舞足蹈,终于把审计打发走了。

    南方之行结束了,接下来要赶往通辽,三人先乘坐飞机到沈阳,企业派人来接。

    铀矿位于小草稀稀拉拉的草原上,时间刚好是冬季,刮起风来尘沙漫天。

    这家公司财务经理是个男的,jx人,公司账务很乱,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核算水平不过关。

    经过了南方之行,小堆头脑有些发晕,似乎还没有醒酒。

    南方之行走过了四个城市,喝了大量的高度酒,休息又不足,每天夜里两点睡觉,小堆开始变得反应迟钝,头脑发呆,幸好这次的财务经理不怎么饮酒,否则非要了命不可。

    通辽之行很快结束了,小堆的审计也是在糊里糊涂中度过的,还剩最后一个目的地了,那就是ln葫芦岛,临走时财务经理送每人两袋黄牛肉干。

    小堆一行三人乘火车从通辽出发,乘火车前往葫芦岛。

    很快到达目的地了。接待的两位领导一男一女,年纪都比较大。

    男领导姓韩,外号韩八两,看来又是一个酒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