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会计师之百万年薪:第三十二章 投行生涯第一个项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再比如,呈地时空的房东是一家国企,名叫木绵文化,但老板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租房合同不是以呈地时空名义签的,而是以老板名下另一家公司——bj同信名义签的,呈地时空的办公室是从bj同信转租过来的,尽管呈地时空直接付钱给木棉文化,但却一直没变更过来。

    从关联方转租房屋肯定是典型的关联交易,是关联交易就得披露,哪怕交易金额只有一分钱,**事务所建议采用简化的方法,即公司和国棉文化重新签订合同,把承租方由bj同信变为呈地时空,这样就变成呈地时空直接从木棉文化租赁房屋,从而不涉及关联交易,也就不用披露了。

    没想到,作为一家国企,木绵文化牛的很,不仅态度恶劣而且办事效率低下,动不动就要走流程,领导宁愿不作为也不给盖章,直到现在也没能完成变更。

    还有,作为一家游戏公司,在自营模式下,公司的游戏下载免费,道具收费,游戏玩家充值购买虚拟货币——元宝,用元宝兑换道具,公司根据道具的消耗量确认收入,未消耗完的剩余道具数确认为预收账款,这本无可厚非。

    但公司早期的账务处理却不是这样的,那个时候财务经理另有其人,那个时候财务直接按照充值额确认收入,公司完全没考虑到后续问题,以至于客户兑换了多少道具,消耗了多少道具,还剩下多少道具后台根本没记录,更可怕的是公司还多次搞过促销活动,向玩家免费赠送道具,道具剩余数就更无从得知了。

    新三板审计是要做两年一期的,尽管公司后来改进了服务器系统,能够查到审计涵盖期间的道具兑换量和消耗量,但能查到的也仅仅是当期数,期初道具剩余数加当期兑换量减当期消耗量等于期末道具剩余数,期初数无法还原,也就无从查起,自然也就无法得知期末数了。

    连期初数和期末数都不知道,审计报告还怎么出呀?

    除了几个与审计相关的问题,还有一些与行业相关的问题。

    比如说,公司的运营模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自营模式,一种是联营模式。所谓的联营模式是指公司与游戏运营平台共同运营一款游戏,游戏平台握有一定的客户资源,玩家直接在平台上充值消费,平台把赚取的收入按照约定的比例(通常为五五开或者四六开)与公司分成,双方通常一个月结算一次,结算依据仅为平台提供的对账单。

    对于这种模式,游戏行业的通常做法是直接按照平台提供的对账单确认收入。但问题来了,毕竟审计范围仅限于游戏公司,不包括联营平台,万一对方玩猫腻怎么办?毕竟用户充值消费记录只有平台有,游戏公司根本没有。而且万一平台跟游戏公司串通舞弊怎么办?毕竟平台规模一般都比较大,像呈地时空这种小规模公司发函肯定是不会回的。

    总而言之,很多时候审计方法总是滞后的,用以往的审计方法无法满足现有经济活动的需要。

    入职南平证券之前,小堆听说南平证券新三板的提成比例高达百分之七十五还挺高兴,当初就是冲这个进来的,通过一段时间接触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一方面南平证券始终是小券商,名气小知名度低,再加上受新大地事件影响,拿到的项目质量都一般,都是些大券商不愿意做的项目,将来转板肯定无望。

    更重要的是南平证券收费低,公司也是主要靠低收费拿项目的,通常情况下一单新三板大券商收费140万到150万之间,小券商收费110万左右,南平证券前几年居然只收60万,督导费也仅收两万,即便是今年收费也不过80万左右,督导费才收十万,两单不抵人家一单。

    一个标准的投行团队由三个人组成,分别是**、律师和行研,**和律师分别对接**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券商工作的主要内容,是在**事务所审计报告和律师事务所《法律意见书》的基础上撰写《公开转让说明书》,《公开转让说明书》分三部分,分别是财务部分、法律部分和行业部分,分别由**、律师和行研撰写。

    投行界有个共识,搞财务的学法律简单,搞法律的学财务难。

    整个投行工作,最复杂也最有技术含量的是财务,财务是抽象的,不是三两天就能学会的,是需要一定的经验积累的。

    正因为如此,中国投行界大部分保代都是**出身,也正因为如此,通常**的分成比例最高,在南平证券**律师行研的分成比例为12:1:08。行研最没技术含量,甚至有的投行不设行研,行业部分由**或律师代写。

    通常来说,券商的**和律师必须持证,否则不能在《公开转让说明书》上签字,当初南平证券是看到小堆通过了专业阶段五门考试才录取他的。

    小堆没有注会证,只能暂时以行研的身份签字,**签字先由张总代签。

    时间是7月上旬,小堆入职已经一个月了,有一项目说是630审计差不多了,预计审计报告初稿很快就能出来,券商该进场了。

    该项目是一家游戏公司,位于cy区莱锦文化创意产业园,名字叫做呈地时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这是南平证券投行部老大黄总介绍的一个项目,话说新大地事件爆发后,南平证券投行部一夜瓦解,管理层也进行了大换血,公司从js证监局挖来一名领导担任新的投行部总经理,挖来的便是黄总,这个项目就是他介绍的。

    游戏公司老板姓齐,皮肤发暗,眼眶发黑,一看就是睡眠不好,不过说话思路倒挺清晰。

    公司财务经理是个女的,四十多岁,也是个cpa,曾在**事务所干过五年。

    这是小堆第一次接触游戏公司,游戏公司堪比毒品公司,一款卖座的游戏可谓一本万利,公司早前曾成功开发出几款还算卖座的游戏——《诛神》、《醉江湖》、《诛神世界》,曾创造过辉煌的战绩,以至于公司08年曾计划于境外上市,连vie架构都搭建好了。

    同时游戏也是一个更新迭代速度很快的行业,公司近几年鲜有成功的产品推出,主要靠吃老本,业绩下滑的很严重,公司最辉煌的时候在2012年以前,13年收入还有接近3500万,14年接近2000万,15年上半年就剩下400万多了。

    利润就更惨了,13年14年亏损在1500万上下,15年砍掉大部分人力才把亏损降到180多万,截至目前,公司就剩下27个人了,项目人员只有11个,其余全是管理人员。

    老板还算聪明,12年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自己持股61%多,13年通过股权置换的方式拉来几家机构入股,自己成功套现几百万,结果到14年年底的时候公司所有者权益亏得就剩下140多万了,马上就要资不抵债了,老板15年不得不自掏800万增资。

    有意思的是就是这样一家奄奄一息的企业,15年居然还有机构愿意继续投资入股,而且一投就是500万,据说这次投资方老板是bj证监局出身,跟黄总认识,黄总正是通过这层关系把项目介绍进来的。

    给一个行走在倒闭边缘的企业投资,不知道背后是否有其他协议,反正老板拒不承认,提供的投资协议里也没体现。

    由于玲负责法律部分,小堆跟玲说起这件事,玲说我们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是不能随便质疑的,董监高最后是要签声明的,声明他们提供的资料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重大遗漏。

    好吧,既然你是负责法律的,那就听你的。

    跟传统工业企业相比,游戏公司核算简单,没有厂房设备,没有那么多道生产工序,没有太多的固定资产,有的只是一些人力,外加一台服务器和每人一台电脑。

    但核算简单并不代表没有风险,相反,相比较传统企业风险更高,更容易造假,仔细看下来问题一点也不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