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会计师之百万年薪:第三十章 做券商要会忽悠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由于**进场比较早,他们的尽调已经做完了,问题也已经梳理出来了。

    此次委托的**事务所是志通**事务所洛阳分所,这原本是一家地方无名小所,通过挂靠志通获得了证券期货资格,由于当地有证券期货资格的**事务所只有这一家,因此基本垄断了当地的新三板业务,审计加评估总竟能收到55万(公司也有自己的评估团队)。

    事务所带队经理是个胖胖的女生,之前在中兴财光华**事务所bj总部工作,刚回洛阳不久,审计经验不过两年而已,但洛阳分公司毕竟是个小所,新三板谁也没做过,得,就你吧,既然你在bj大所干过,见过大世面,就由你来担任项目经理吧。

    胖胖的女生算是比较幸运,一回洛阳便捡了个项目经理。

    下午马上召开项目会,总经理,财务经理,**,律师全部在场。

    公司毕竟没有经历过正规审计,账务比较乱,问题比较多,有很多小企业普遍存在的问题,比如说不按权责发生制确认收入、按开票确认收入、不计提坏账、关联方资金占用等。

    除了小问题,大问题主要有三个:第一,如前文所述,办公大楼和厂房没有办理房产证,第二,合并范围内的一家子公司出资不到位,注册资本500万,实收资本只有180万,公司章程约定的出资日期马上就要到了,仍然没有完成出资,第三,公司07年的时候为了享受税收优惠,曾引进了一个德国股东,持股25%,因此公司形式上是一家中外合资企业,问题是此次挂牌还要不要外方股东存在?

    凭经验来看,外方股东很可能是个影子股东,跟老板很可能是股权代持关系,老板肯定希望他退出,而且不退出的话,与内资企业相比,中外合资企业登陆新三板程序上可能有些复杂,股改还需要商务部门批准,大家担心政府的办事效率会影响工作进度。

    但如果退出的话,由于合资企业经营未满十年,之前享受的税收优惠要退回去不说,关键是外方股东退出合资企业,不仅需要工商部门审批,恐怕还需要商务部门审批,洛阳又是个小地方,大家很担心商务部门会以没操作过为由拖延不办。

    在中国,老百姓最头疼的就是跟政府打交道,企业也是。

    事务所毕竟没有太多的新三板经验,把大大小小的问题罗列出来,却不知道如何解决,等待券商把关。

    张总不愧是事务所出身,既是注册**又是保代,经验非常丰富,这些问题根本难不倒他,只见他轻松自如的一一予以解答。

    这跟小堆之前见过的投行形象完全不一样,之前见过的投行会反过来问**,你们觉得应该怎样解决?

    对于办公大陆和厂房没有房产证的问题,张总说没问题,不影响申报。

    其实张总没有详细解释,像这类问题通常的解决办法是大股东兜底,即由大股东做出承诺,与房产证办理的相关风险由大股东承担,这些都是小堆后来才知道的。

    对于出资不到位的问题,最好的解决方法当然是补足资本,尽快打款,除此之外只有减资一条路,而且如果做减资的话,还要登报发减资公告,公告发出45天后才能办理减资,势必会影响工作进度。

    对此海龟总经理始终没表态,看来老板还是有难处的。

    对于第三个问题,最好是外方股东能退出,关键还是要由企业来定。

    一般来说,投行领导分两种,一种是销售型的,一种是技术型的。

    小堆在普华健事务所的时候,做过一单ipo审计,公司名叫三强户外。当时承做三强户外ipo的券商是东海证券,券商财务对接人叫昊,昊的领导就是个典型的销售型领导。

    别看她是个女的,特别能忽悠,能把客户忽悠瘸了,但专业问题一个也不懂,全部推给了昊,她的理由很简单,我把你从事务所挖来就是让你解决问题的,有问题自己想办法解决,别来找我。

    小堆的领导张总则完全不同,他是个典型的技术型领导。

    早在南平证券bj投行三部四部没分家的时候,那个时候部门老大还不是张总,而是另有其人,据说还是清华出身,那个时候张总只是部门副总,主要负责技术咨询方面,后来老大辞职,张总才由副总变成正总。

    张总毕竟是事务所出身,实务经验丰富,专业知识更是没问题,任何问题都能有问必答,因此跟他干活心里比较有底。但他也有事务所人的共性,那就是人比较实在,不会忽悠,因此很难拉来大项目,要知道谈项目是跟老板谈的,不是跟财务总监谈的,光有财务知识是不够的。

    不仅如此,他还有个特点,那就是特别不会谈判,一个150万的项目他能谈成120万,一个100万的项目他最多能谈到80万,动不动就妥协了,有时还主动暴露自己的底线,有一次一个客户主动找上门来,客户只是跟他客气了几句,没想到他上来就报80万,连讨价还价的过程都没有,可笑的是最后居然没谈成。——还是那句话,人太实在了。

    实事求是的讲,洛阳千克公司不是一个好项目,公司原料依赖于进口,核心技术掌握在德国人手里,而且公司营业收入也不高,年均不到7000万,利润就更惨了,平均不到500万,更重要的是,由于公司经营的产品主要用在矿井提升机上,提升机主要卖给煤矿,这几年煤矿日子不好过,导致公司回款困难,截止630,应收账款快到5000万了,以至于董事长不得不借钱600多万给公司以维持日常运转。

    公司几乎没有靓点,将来转板肯定无望,像这样的项目多数券商都会多收钱。

    会开完后,海龟总经理说找张总单独谈点事,二人嘀咕了半天出来了,果不其然二人谈的是价钱,最后谈了个100万。

    在公司呆了没几天,小堆便又有了新项目,是hn洛阳的一家公司。

    话说三部总经理张总是hn人,他的项目以hn居多。

    该公司是洛阳的一家所谓的高新技术企业,名字叫做洛阳千克摩擦材料有限公司(简称千克公司)。公司是代理德国摩擦衬垫起家的,并取得了德国公司在中国的独家代理权。摩擦衬垫可是技术含量很高的产品,主要用在煤矿金属矿矿井的提升机上,摩擦式提升机是利用钢丝绳与衬垫之间的摩擦来传递动力,由此提升重物和人,衬垫的材质不同,摩擦系数就不同。

    对于这种高技术水平的产品,公司当然没有能力研发,而是代理德国的产品,从德国采购原料进行生产加工,核心技术掌握在德国人手中。公司也曾尝试研发自己的摩擦材料,后来以失败告终,性能未能达到老外的水平,用他们自己的话说破译不了老外的配方。

    公司后来又顺藤摸瓜,代理了德国的钢丝绳。从收入来看摩擦衬块和钢丝绳各占45%左右,摩擦衬块的毛利远高于钢丝绳。

    公司的产品主要供给中信重机等大型提升机制造企业,公司的老板之前竟然是中信重机医院的一名医生,后来辞职创业代理德国产品,并给中信重机供货,中信重机一家的采购量就占了公司销售额的百分之四十左右。

    话说千克公司是一家家族企业,董事长的儿子是87年的,本科在新西兰留学,后来又到德国读了个mba,毕业后进入公司工作,现在担任总经理,董事长也逐渐淡出企业管理,有意识的培养儿子接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