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会计师之百万年薪:第二十章 我又被干掉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人事说,我跟领导申请一下试试吧,然后进人事总监办公室跟总监嘀咕了几句就出来了。

    总监显然同意了,办交接的时候,小堆找人事总监签字,总监煞无介事的说,山不转水转,说不定哪天我们又转到一起了。

    总监说的是事实,审计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员工辞职再回原所是常事。

    一年之后,果然有猎头给小堆打电话,要推荐他回普华健,只是小堆没同意。

    离职手续很快办好了,小堆在离职协议书上签了字,人事说离职协议书你不能带出去,但可以拍个照。

    年后小堆被通知参加另外一个项目,这个项目位于淮北,是ah省第二大煤矿企业,公司名字叫做新淮矿业股份有限公司。这个项目起初是做ipo的,后来由于股市低迷,ipo暂停,再加上煤炭市场不景气,业绩下滑严重,改为发债了。

    该项目是合肥总部的一个项目,审计的项目经理和主力部队来自合肥本部,bj总部和济南分所派人参审。这也是迄今为止小堆在普华健参加的最大的一个项目,会计单体达70多个,审计项目组成员35人左右,不过审计收费却不高,只有70多万。

    项目经理是个70后,男的,ah人,话说此项目之前有个项目经理,后来由于压力过大辞职了,此次的项目经理也是第一次接手,不幸的是新项目经理又是个典型的毕竟经理。

    所谓的毕竟经理并不姓毕,而是指的水平一般,能力一般,但比较忠诚,从不辞职的项目经理。

    某某经理怎么样?还行吧,毕竟干了这么多年,毕竟经理由此得名。

    跟毕竟经理干活特别累,特别枯燥,成长特别慢,还容易受批评。他没有清晰的思路,只会简单的把所有科目分配给全体组员,然后让组员把所有科目摸个遍,然后把组员发现的问题机械的拼凑起来,自始至终没有一条思路贯穿。

    毕竟经理大都沉默寡言,不爱交流,有时候一句话能搞定的事情,他非要费尽周折。

    国际四大**事务所有一条不成文的潜规则,那就是到达一定工作年限升不到某个级别的人会被淘汰,他们淘汰的正是毕竟经理。

    毕竟经理有个优点,那就是干活任劳任怨,而且特别能熬夜,把所有人都熬走了他就成为经理了,从这点来讲毕竟经理都是熬出来的。

    像这种项目质量一般,收费一般,ipo不太有希望的项目,领导一般都会安排给毕竟经理去做,你不做谁做。

    项目组此去也是做2013年度审计,项目开始没多久,毕竟经理便发号施令,原来他发现公司的年终奖核算滞后,跨期严重,便随口要求项目组把去年跨期的年终奖调回去,并且根据过去两年年终奖金额匡算一个数出来,作为今年的年终奖暂估数补提进去。

    年终奖跨期是很多公司普遍存在的问题,由于年终奖金额通常在次年才能确定,那个时候审计已经结束了,财务报表已经定下来了,因此多数公司图省事,都会记在次年的账上,从而影响次年的损益而不是当年的损益。举例来讲,12年的年终奖应该记在12年账上,公司却记在了13年。由于年终奖金额通常较大,对损益影响较大,因此显然会影响财务报告使用者的判断。

    项目组第一次接手审计的时候就应该把这个问题提出来,否则会一直延续下去。现在可好,以前年度从来没调过,现在却突然要调,如果真要调的话肯定会涉及以前年度损益调整,这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这不是等于告诉别人自己往年的审计结果错了吗?

    把12年的年终奖调回去好说,只要从账面上把12年跨期的年终奖统计出来即可,不过要想把13年的年终奖补提进去暂不可能,因为13年的年终奖还没批下来,具体金额谁也不知道,毕竟经理要求,用过去两年年终奖的平均数作为今年年终奖的估算数进行补提。

    于是项目组不得不花费时间,把过去两年的年终奖都统计出来,好不容易统计完了,就等汇总调整分录了,最后的时候,毕竟经理果然又改变了主意,说不调了,项目组白忙活了。

    和多数煤矿企业一样,新淮矿业也是个典型的国企,工作人员大多是靠关系进来的。看得出新煤矿业会计核算的整体架构还算科学,像是请专门的咨询公司设计的,但会计人员的素质实在不敢恭维。

    新淮矿业有两家子公司,分别是甲公司和乙公司。甲公司账面上应收乙公司1000万,乙公司账面上应付甲公司却是500万,二者不一致,差异较大。甲说甲是对的,乙是错的,乙说乙是对的,甲是错的。而且,国企职工的态度傲慢,喜欢抱怨,总是不配合工作。

    姐,你看你们两家的关联往来对不起来,能帮我们找一下原因吗?

    我看过了,我们这边肯定没问题,肯定是对方错了。

    可对方说他们是对的,是你们错了。

    我的账是不可能错的,既然他们说他们对了,那你找他们好了。

    您能打电话给他们确认一下吗?看差异在哪?

    我还有其他工作呢?再说,别人的账怎么做我也管不着,我只负责我自己的工作。

    项目组不得不对照着合同,花费大量的力气把甲乙之间的关联交易一笔一笔的梳理。要是新淮矿业只有两家子公司还好说,问题是此次审计的会计单体多达70多个,这就意味着合并范围的关联方多达70多个,更不用说合并范围外的关联方了,关联交易错综复杂,项目组每次审计都要花费大量的力气核对关联往来。

    项目组一共被划分成了八个小组,小堆在第七组,负责六家会计单体。七组组长叫平平,来自合肥本部,审计经验一年。组员除了小堆还有一个女生,名字叫卿,和小堆一样也是来自bj总部,审计经验两年半。

    新淮矿业项目组大部分都是女生,底稿做的差不多的情况下,各组还要安排人编各自小组的现金流量表,这下可苦了普华健的女生们了,简直是叫苦连天。女生数理分析能力天生弱于男生,还要面对这么多家公司的现金流,多数女生一家还没编完就开始晕了,项目组大约有一半的时间花费在了编现金流上。

    同组的卿是个胖胖的女生,并且还拥有注会证,而且去年1231审计的时候她也来过,当时她在的也是七组,小堆接的就是卿去年的底稿。

    小堆干活速度飞快,用了卿去年三分之二的时间就做完了。平平没有安排小堆编现金流,小堆把自己的底稿打印出来,帮他俩把附注一块填了,就先回去了。平平和卿则还在为编现金流量表搞得焦头烂额。

    和上个项目一样,小堆仍然是问问题最多的一个,经常会把领导问烦,因此也是项目经理评价最差的一个。

    时间是2014年4月份,年审基本结束了,小堆在所里呆了没几天就被人事叫了出去,小堆预感到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