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会计师之百万年薪:第九章 半路出家考注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如果觉得不错,还可以跟分析师签一个财富通服务,签约需要把佣金调到168‰,签约后就可以享有讲师一对一服务。

无论是城长基金的股票池还是刘分析师自己推荐的股票,往往都是追逐市场热点,没人关心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大家都对价值投资嗤之以鼻,偶尔咨询几个财务相关的问题也被分析师一笔带过。

大盘稳的时候,无论是城长基金的股票池还是刘分析师推荐的股票,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大盘不稳的时候往往跌的也最凶,甚至把之前的盈利全部亏进去。

    这周六的投资理财讲座刘分析师又没脸了,又是王分析师过来主持。

    时间马上进入2011年1月份了,公司有一项重要的事情宣布,那就是经纪人薪酬改革,说是为了配合公司上市,因此要抓业绩。

证券公司最初都是没有营销团队的,都是等客户自己送上门来,城长证券的营销团队是最近几年才建立起来的,这已经是自建立营销团队以来的第四版薪酬了,几乎每一版薪酬出来,都伴随着考核任务的增加和收入的下降。

    在上一版薪酬里,公司给每个员工的任务是每月开发三个有效户(入金五千算一个有效户)或者至少开发一个客户并且入金十万。

现在变成了一个复杂的换算关系,大概的意思是先要把入金量换算成有效入金量,有效入金量等于入金量乘以佣金率除以千分之一。

即如果你给客户的佣金率是1‰,那么入金5000就算一个有效户,如果佣金率是05‰,那么入金才算一个有效户。

总而言之,考核任务变相增加了。

不仅如此,底薪也降低了。

都说证券公司是靠天吃饭,小堆终于体会到了。

明明大盘不稳,行情不配合,客户交易量较少,经纪人提成降低,现在又增加了考核任务,真是欲哭无泪呀。

从本质上讲,证券经纪人本来就是一份不太有技术含量的工作,主要靠资源和人脉,做一份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是很难主宰自己的命运的,有时候任人宰割是不可避免。

    同时,公司还有一项重要的事情宣布,那就是卖集合理财。

城长证券酝酿上市已经很久了,由于公司的整体排名处于50名左右,经纪业务排不到前10,投行业务又基本是零,因此想上市很难。

于是乎,领导突发奇想,要搞城长证券首支集合理财——城长1号。

培训的时候,领导反复强调集合理财相对于基金的优点,并且一再强调这是公司的首支集合理财产品,是用来打品牌的,就算公司贴钱,也要让客户赚到钱。

后来证明城长1号跌的一塌糊涂,这是后话。

    大盘跌了,考核量增加了,还被加派了卖集合理财的任务,还让不让人活了,官逼民反,于是乎一件事情发生了,营业五部的全体经纪人竟然到总部集体静坐,静坐当然很快被镇压下来了,要做就做不做走人。

经纪人底薪只有一千多块,签的又是经纪合同而不是劳动合同,开掉你没有任何损失,重新组建也很容易,你只不过是一枚棋子。

    时间到了2011年2月份,在将要离开深圳回家过年之际,小堆终于迎来了自入职以来的最大客户——广发银行行长。

小堆驻点的广发银行平日里人流量较少,驻点经纪人一共有四个,每天坚持来驻点的只有小堆和国都证券的小贾,后来见效果不佳小贾也不来了,只剩下小堆守着摊位。

而且,小堆还偶尔敲开行长办公室的门,给他送一本城长证券周刊,临近过年的时候,努力终于有了回报,行长主动把140万的账户转到小堆这里来了。

而且2月份还卖出了一份集合理财,金额1000元,是小堆的朋友买的。

年后3月份发工资的时候一查,底薪加开户奖一共3000多,这已经是入职以来的最高工资了。

    自从正式入职以来,小堆从事证券经纪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无论如何也提不起兴趣来。

一方面证券经纪人主要靠资源和人脉,性格略显内向的小堆勉为其难。

另一方面,经纪人确实是一项技术含量不高的工作,主要靠天吃饭,很难掌握自己的命运。

与此同时,小堆自己也开了个股票账户,并投了两万块钱进去,截止到目前,亏得一塌糊涂。

    小堆觉得股票投资最核心的东西在于财务分析,要是能看懂财务报表该有多好。

于是小堆买了一本注册**的书,并从网上下载了一些课件,白天驻点的时候拿出来偷偷的看。

小堆买的是《会计》,一个月下来小堆最多只能看懂其中的5%,可即使是这样,小堆仍然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辞职考注会。

    为了能够安心考试,小堆退掉深圳的房子,回到sd家中,做起了啃老族。

小堆是五月份报的名,一共报了三科,《会计》《公司战略与风险管理》《税法》,每科报名费75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