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会计师之百万年薪:第二十四章 交割日审计之后是国企混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所里被领导批评,在项目上还要受客户的鸟气,试问,哪个小年轻的自尊心能受的了,因此多数员工来审过一次就再也不想干了。

    项目组此去的主要任务是挖潜盈,因为公司一旦退市,很有可能会被某一家公司收购,到时很可能签对赌,公司现在隐藏一部分利润将来拿出来充业绩是极有可能的,审计组现在就是要把隐藏的利润挖出来。

    领导本来是可以对潜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反正都要退市了,风险也就没那么高了,象征性的审一下就行了。但是由于公司近几年业绩下滑太严重,尤其是630,毛利下降太快,引起了深交所的警觉,深交所前一段时间还委托另外一家深圳的事务所来查过一次,毕竟审计时间太短,那家事务所也没能挖出什么问题,要了点资料便走了。深交所甚至还把志通630审计底稿抱走了,至今仍未归还,因此把领导搞怕了,领导极其重视这次审计。

    但毕竟在这个节骨眼上,项目组的人心思都在考试上,而不在工作上。呆了两周,底稿虽然做完了,项目组仍然一无所获,大队人马先撤回去,稍留几个人做合并。

    时间是八月中旬,离考试还有一个月,小堆抓紧时间复习。小堆专业阶段还剩三门没过,为了保险起见,今年只报了两门,考试地点选择sd青岛——自从上次在bj考试成绩不如意之后,小堆就再也不敢在bj考了。

    考试刚一结束,便又出项目了。

    这次去的是一个咨询项目。

    话说中化石当年搞上市的时候,把优质资产打包成立了股份公司,俗称股份公司,把剩余质量一般的资产剥离到资产管理公司,俗称存续公司。股份公司由四大来审,存续公司由志通来审。股份和存续虽说是两家不同的公司,多数情况下是在一起办公的,只不过人马不同而已。

    小堆此次要去的是中化石燕山分公司,是一家存续公司,地址位于房山。话说燕山分公司旗下两家子公司——压力容器检验公司(简称锅检所)和职业病预防中心——正在酝酿混改。这两家是专业性较强的公司,有七八项资质,尤其是锅检所的压力容器检验资质最值钱,因此它的混改呼声最高,同时两家的业务主要来自中化石。

    领导介绍说,我们是国企,薪酬制度不那么灵活,工作量的多少与薪酬不挂钩,而近几年,随着国家质检总局2013年1月新版《压力容器定期检验规则》的颁布,国家质检总局加大了对压力容器检验的要求,规定压力容器检验必须要由有资质的检验机构来做,因此公司的业务量增加的很厉害,今年我们的同事好几个月都没有休息,而我们的薪资水平却跟不上,势必会影响工作的积极性。举例来讲,我们这里一个小伙子,一个月两千多,在这干了两年,考下证来跳槽到民营企业,年薪三十万,都说感情留人,我们也要考虑员工的实际利益。

    由于国企改制牵涉的问题太过复杂,审批手续太过繁琐,直接在锅检所改制比较麻烦,燕山分公司的初步设想是干脆直接成立一家新公司,员工转到新公司去,锅检所对新公司参股不控股,员工持股。

    锅检所领导的关心点有三个:第一,锅检所的检验资质能不能转移到新公司,麻烦**帮我们了解一下;第二,混改之后,还能不能保留国企职工身份,这涉及到老百姓的利益——领导口中的老百姓指的是国企职工;第三,现在我们的业务主要依赖中化石,混改之后,中化石还能不能把业务给我们做。

    现在有竞争对手吗?小堆项目经理插了一句。

    以前没有,最近有一家刚成立的,他们的总部在南昌,他们主要做(中化石)外面的业务,我们主要做中化石的业务,以后保不准会和我们抢业务。

    既想混改发大财,又想保留国企职工身份,还想让中化石许诺以后业务都交由他们做,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临走的时候,领导又强调了两句,我认为我们现在的制度束缚了我们的发展,举例来说,有时候我们的项目比较急,为了赶进度加个班很正常,而中化石又不允许加班;再比如说,我们出去做项目,经常需要临时采购一些五金工具等,而按照中化石的规定,物资采购要有采购计划才行,否则需要报批,流程要走一个月,等走完流程什么事都耽搁了——你们的实战经验比我们多,帮我们出出主意。

    **又能出什么主意?解铃还须系铃人,资质能不能转移需要自己去问,身份能不能保留业务能不能保留需要双方去谈,怕和别人竞争就不要改。

    这个项目最后果然不了了之了,混改搞了半天还是搁置了,真是只闻雷声,不见雨点。

    时间是十月份,同事们考完试都回来了,四部利用难得的时间组织培训,毕竟年审马上要开始了。

    话说,志通**事务所审计四部本来是一个幸福的部门,坐拥两大客户,业务比较稳定,审计收入在4千万左右,往年五月份一过做完年审就基本没事了,然后便是长达两三个月的带薪休假,因此很少有辞职的,主力部队是一帮70尾80初的老家伙。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年业务出奇的多,一年忙下来几乎没有任何休息,尤其是中化石旗下炼化工程香港ipo和石油工程a股借款上市,几乎是榨干了员工的最后一滴血液,员工离职率出奇的高,完全出乎合伙人的意料。

    中钢项目组也好不到哪里去,连着审了三次不说,9月份的时候,居然又审了一次。据说中钢碳吉退市后,有一家民营企业有意收购,按道理来说,谁收购谁审计,并购业务通常由收购方委托自己信任的事务所来审,但中钢碳吉想自己先审一下摸摸底,对于这种送上门来的业务合伙人当然不会拒绝。

    志通事务所的薪资级别是每年调一次的,时间固定在8月份,新员工没干满一年是不给调的,这次合伙人为了留住员工,不得已破了一次例。培训的时候,合伙人说正在考虑打破常规,11月份发工资的时候,小堆一查,涨了500。

    时间是八月份,终于可以安心复习考试了。

    今年考试的时间早,具体时间是9月13日14日,比去年提前了一个月。

    话说在tj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小插曲。

    小堆来bj的第一年是在普华健**事务所度过的,那时候虽说领导对他的评价一般,他却特别能问,因此进步特别明显,小堆对自己始终是抱有信心的。来志通小堆发现,自己水平远高于同样有一年审计经验的人。

    志通**事务所每年的调级时间是8月份,小堆觉得合伙人给自己的级别定低了,自己的能力远在所里同级别员工之上,于是便在7月份的最后一天给合伙人打电话,可怎么也打不通,不知道是否被合伙人屏蔽了。

    小堆刚在所里呆了没一周,便又有了新的项目。

    志通审计四部有两大客户,也是两大国企,分别是中化石和中钢。小堆此次要去的是中钢旗下的一家上市公司,地址位于吉林省jl市。

    这家公司是做石墨电极的,名字叫中钢碳吉,产品主要卖给钢铁厂,由于近几年钢铁企业的效益不好,导致石墨电极市场需求低迷,中钢碳吉也因此连年亏损,今年三月份还被戴上了st的帽子。

    好在中钢旗下还有很多优质资产,自13年开始,公司就酝酿重大资产重组,中钢旗下有一家机械公司,中钢初步的设想是中钢碳吉和机械公司做重大资产置换,机械公司借壳中钢碳吉上市,中钢碳吉退市。

    一般来说证监会是会给国企ipo、资产重组开绿灯的,这次ipo暂停是在今年1月份开的闸,果然公司在7月份顺利拿到了证监会批文。

    项目组此次是来做731交割日审计的,这也是中钢项目组今年第三次来做审计——春节过后来做过年审,7月份的时候来做过630审计,8月份又要做交割日审计——同样的项目连做三次,真是做到让人吐呀!

    话说志通审计四部有两大客户,也就有两大项目组,人员是不互通用的,中钢项目组人员固定的有七八个人,小堆本来属于中化石项目组,这次是被借调过来的。

    都说中钢项目组是著名的死亡之组,组员很少有呆满一年的,小堆这次算是亲身体验了。但见中钢碳吉的人态度极差,极不配合,每次问个问题显得极不耐烦,要个资料也是很不情愿提供,再加上公司这几年效益不好,工资大幅下降,员工的积极性就更没了,就更不愿意配合了,甚至有时破口大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