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会计师之百万年薪:第二十五章 我要审两桶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堆一行下榻的是南化酒店,就在公司旁边,也属于改制企业,之前是南化的子公司,改制的时候领导也是做了承诺的,只要你们放弃国企职工身份,以后南化的客人都住南化酒店。

    南化酒店住宿条件还可以,只是伙食稍差。

    晚上领导接风,晚宴就安排在南化酒店,七八个女会计作陪,和中化石其他公司不同,南化女会计居多,幸好这次喝的是红酒,否则小堆又要喝倒了。

    南化公司前身是近代爱国实业家范旭东先生创始于1934年的永利化学工业公司铔厂,历史虽然悠久,经营却不是很完善,历史遗留问题特别多,上年年审审计交换意见居然写了27页,但问题一个也没能解决。而且公司经营每况愈下连年亏损,换了几任领导都不见起色,日常运营主要靠资产管理公司拨款,今年公司还花了几百万聘请世界知名咨询公司做过咨询也无济于事,他们自己还开玩笑的说他们这几百万赚的可真容易呀!

    有趣的是,就是这样一家亏损严重的企业,今年竟然还耗资7000万在厂区建起一座职工中心,职工将来可以在里面游泳,打羽毛球,打乒乓球等进行各种健身活动。

    高级经理给大家分工,小堆主要负责成本类和资产类科目。

    小堆真是太幸运了,因为此次他跟的是个绝顶审计高手。

    话说高级经理姓马,hb人,本是学旅游管理的,最早的时候也是做旅游管理的,30多岁才改的行,用他的话说,晚上哄儿子睡觉后,拿出书来学习考注会,考下证来才来的bj,后来又相继考下了注册**和注册资产评估师。

    一般的项目经理把科目分配完就没事了,然后坐等结果,大家则分头行动,把发现的问题汇总起来,形成审计结论,有点像盲人摸象,大家分工把大象的各个部位摸一遍,自然也就知道大象的全貌了。

    马经理却不是这样,他会先把账打开,自己先把所有科目过一遍,分录大概浏览一遍,把可疑的地方记下来,然后告诉你从哪里入手,重点关注什么问题。今年中化石旗下炼化工程香港ipo就是他去的,他能通过各种手段顺藤摸瓜,把问题挖的一干二净。总之,跟他干活能学到很多东西,他能给你很多启发,一般人跟他干活,一个年审下来就能上手。

    南化公司是一家化工企业,财务用的是sap系统,操作起来特别复杂,需要记住一堆指令代码。

    南化公司一共包含本部、机械公司、无损检测公司、研究院、连云港碱厂等五家被审计单位,八个会计单体。与民营企业的体量比起来,中化石是个庞然大物,这里公司资产规模动辄几十个亿,十亿以下的都是小公司。

    有那么大的资产规模,就有那么多的问题,就有那么多事情需要沟通,项目组却没有那么多时间,每家安排两到三天的样子,工作压力可想而知。

    项目组的最后一站是连云港碱厂,连云港碱厂是南化的分公司,地址位于连云港,是公司派车去的。

    厂区的面积很大,只是不让抽烟,马经理每次想吸烟都要跑到工厂大门口。

    连云港碱厂的效益也是很不理想,领导抱怨说,公司搞集中采购,碱厂需要的原材料都是由公司统一采购,他们采购的价格比我们自己采购的还高。

    碱厂领导还说,公司搞财务集中管理,月底资金必须交上去,(月初再返回),银行账户期末余额为0,因此我们跟银行关系不是很好,银行不愿意给我们授信额度——有好事的时候不想着我们,存款不想着我们,贷款倒想起我们来了。

    连云港回来之后,江南石化终于结束了,项目组总共花费了将近两个星期的时间,期间还包括几次存货盘点,小堆感觉像掉了一层皮,好在央企职工比较配合。

    南化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南化本部,像往年一样,南化本部仍然是整个中化石资产管理公司问题最多的一个,此次马经理写了33页的审计交换意见,多数都是历史遗留问题。

    在南化期间,小堆可没少喝酒,别看南化业绩不景气,丝毫不影响他们的招待规格,丝毫并不妨碍他们用好酒招待项目组。

    央企职工的情商绝对是全世界最高的,从对待领导的态度就能看出来。他们对领导总是笑脸相迎,一口一个领导的叫着,事事想着领导,主动向领导敬酒,和民营企业员工与领导相处比较拘谨不同,这里无论男女都能放得开,拍马屁是家常便饭,无论哪个领导来视察都热情洋溢前呼后拥,酒桌上的女同志甚至比男同志还要主动。

    他们对待审计人员也是特别客气,无论盘点,要资料都积极配合,招待也特别周到,住宿每人一间,就像对待钦差大臣一样,询问问题态度也特别好,有时还主动暴露自己的问题,告诉你我们公司有什么问题,能不能帮我们处理一下?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是诚实的,有时也玩些小把戏,但是只要被审计人员发现,就会乖乖承认。因为他们是聪明的,央企职工薪酬又不与效益挂钩,更何况中化石整体是个垄断企业,只是极个别板块效益不好而已,就算降薪又能降到哪里去?既然这样,就没必要跟审计人员对抗了,与其花心思对抗,还不如积极配合工作,好把你打发走。

    在南化期间,小堆负责资产类科目,经常跟资产科科长打交道。

    科长是个女的,一次在去在建工程盘点的路上,科长说过完年,我就内退了。

    小堆惊讶的问,内退?看你还很年轻嘛,怎么这么早就内退?

    科长说,正常女同志50岁退休,我们是干部嘛,要到55才能退休,我今年53了,还差两年就可以退休了,公司让给年轻人让路,明年不用来上班了。

    不用来上班也挺好的,工资照发就行。

    哪有那么好?每个月发两千多,公司给缴纳社保。

    在南化的时候,还有一件事情让小堆记忆犹新。话说,根据上级政策指示,江南石化竟在自己的工厂里盖起了职工公寓,并且以极便宜的价格卖给职工,以解决职工的住房问题,审计项目组去的时候已基本盖好了。

    工厂的土地可是工业用地,在工业用地上盖公寓合适吗?更令人吃惊的是,此次盖起的公寓竟然可以冲抵地方政府保障房建设任务。

    关于公寓的合法性,虽然上面有文件指示,仍然解释不过去,文件毕竟不是法律,毕竟没有法律效力。不过既然上面让盖那就盖吧,让人叹息的是,这样的好事永远只能落在国企职工头上。

    言归正传,江南石化结束,项目组马上赶往下一家单位——银陵石化(简称银化)。

    银陵石化也在南京,不同的是南化在江北,银化在江南。

    银陵石化位于qx区甘家巷,与南化不同,银陵石化是整个资产管理公司里管理最完善,经营最好,也是利润最高的。银化上一届领导比较有魄力,据说当年还是个清华毕业的高材生,与一般国企拖拉懒散不同,他在任的时候提出三步理念——先想一步,先行一步,领先一步,即什么事情都想到前面去,什么事情都行动到前面去。经过几年治理,他在离任的时候,留下了一个作风严谨,管理规范,制度优良的银化。

    与兄弟单位优哉游哉不同,这里的员工总是忙忙碌碌的。银化员工的最大特点是作风严谨,他们办事有效率,执行力强,很少有废话。也正是因为太严谨了,跟其他兄弟单位相比显得格格不入,比如说,你找他办事,最好说清楚,你找他办什么事,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需要他配合做什么,否则他没时间搭理你。也正是因为太严谨了,他们说话感觉有点像抬杠,比如说,他们办事很少有失误,说话很少有漏洞,你说话的时候一旦有漏洞被他抓住,他就会予以反击,因此跟他说话前,最好想好怎么开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