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无度:冷帝你有种:658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风扶摇松开静秋眯起眼睛。

    卿水然这是,精心打扮过的样子。

    这样早,去见了谁?

    风扶摇的心里有了答案,不禁冷笑。

    卿水然再聪明,终究还是会被轩辕竹风那样的人欺骗。

    瑶表妹,你竟是在这里,去了祖母那不见你,大家正四处找你呢。卿水然柳叶眉舒展,仙女一般的样貌望着静秋眸中泛水,庙宇里果真出精品,就是沙弥都这样可爱。

    静秋抬眼见这样一位九天玄女出现眼前,不禁看呆。

    但是当卿水然的手就要碰到他之时忽然朝风扶摇的身后退。

    两眼惊恐的对卿水然望着。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身上冒着寒气,卿水然在那一瞬间,仿佛一个恶魔,一个没有心的恶魔。

    静秋逃开了她的手,卿水然的眼眸泛起杀意。

    一晃而过,卿水然直起了身子轻叹口气,惋惜道:看来我终究不必瑶表妹那样亲切招孩子喜欢。

    风扶摇伸手安抚了会静秋,抬起头疏离的对卿水然点点头。

    静秋这样的年纪对危险有着敏锐的直觉,再加上素日里常伴古佛,自然能感受到卿水然的本性。

    静秋会害怕卿水然,也是理所当然的。

    风扶摇一直都没有对她说一句话,卿水然的脸色已经很不好。

    从怀里扯出一块玉佩扔给风扶摇,忽的惊讶一声:本想递给表妹的,竟然这样掉了下去。

    瑶表妹可别生气,我怀里抱着东西,实在腾不开手。卿水然叹息一声:这些都是昨日那公子给的,只说是要拿来调理身子,难为公子记挂。

    风扶摇抬眼,春画慌忙将玉佩捡了起来。

    陈阿婆认得,那是那公子多谢姐跑一趟给的路费。

    风扶摇对卿水然怀里的人参盒子望着扯了扯唇,轩辕竹风做的每一件事都有他的目的。

    卿水然现在有多快乐,最后就会有多痛苦。

    恭喜表姐寻得良人,对表姐竟然这样关怀。风扶摇笑。

    卿水然对风扶摇浅笑着望着,风扶摇说罢,她的眼里闪过嫉恨。

    像是娇羞一般低头,再没说话,也不邀风扶摇一起,顾自带着陈阿婆朝老太太那走去。

    姐这是?陈阿婆有些看不明白,那公子送给姐的跑路费姐送给了风家三姐,那么这人参,姐是要自己留着吗?

    转了身卿水然脸上的笑早已阴沉,冷笑一声:我不要的东西别人才有可能拿走,至于本该属于别人的,我看上了可以抢,我看不上的,可以扔。

    姐。陈阿婆惊讶,卿水然毫不顾忌的,竟是将那颗上百年的人参远远的扔在了一棵树下,镶嵌翡翠碎片的绣鞋下,那人参被踩的稀巴烂。

    传播下去,风家三姐暴殄天物,竟然将上好的人参给毁了。卿水然恨恨的收回脚,整理了一下衣衫,笑意盈盈的朝大夫人走过去。

    只是卿水然不知道的是,在她的身后,风娆和秋儿刚好经过。

    姐,表姐在做什么呢?秋儿诧异问。

    沙弥比丘顿时令人看花了眼,风扶摇四处看了看,终于发觉哪里不对,扶着风娆的手,轻声问道:怎么不见秋儿?

    我让她回去了,总不能我跪着还要她们陪着一起。风娆回答的理所应当,风扶摇略微诧异,点了点头。

    在这点上,风娆向来做的比她好。

    那你可见白霜?风扶摇收回了心神,四处寻找。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