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魅:独为君舞:第三十八章 青楼 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又有几盏花灯悬于红绸之上,整片大堂沐浴在绯红下,暧昧惹人遐想。

    两座三十六阶楼梯东西相对,那一处歌舞升平,这一处觥筹交错,当真是纸醉金迷。

    浣娘!去把梅莲给本公子叫来,爷要听她抚琴唱曲儿!

    流云随意抖抖腿,一副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模样。

    哎呦,这位公子,这真不凑巧,今晚梅莲丫头献艺,要不您再换一个姑娘伺候?我们兰兰

    老鸨挥着沾满脂粉气息的丝绢道。

    流云佯装不耐烦,摆手打断老鸨的话:

    不必!既然梅莲献艺,小爷自然要去捧个场儿,前面带路!

    随手丢了块儿银子,小厮乐颠颠引着二人朝歌舞那处走去。

    倾颜虽不情愿,不过来都来了,也跟着过去了。

    但愿与君长相守

    莫作昙花一现

    高台上浅唱的女子着一身烟纱水仙散花裙,倾髻松绾,鬓发斜插珍珠攒花步摇,花容月貌小家碧玉。

    再看一旁舞妓,敛肩、含颏、掩臂、摆背、松膝、拧腰,舞婆娑,歌婉转,仿佛莺娇燕姹,赏心悦目。

    倾颜淡淡扫视观赏的看客,一个个垂涎美色的丑恶面貌让她一刻也不愿待下去。

    流云一边上楼一边侧身掩住倾颜,小心护着,青楼再如何与众不同终究是青楼,这样想着,他心里有些懊悔了。

    一盏茶工夫,梅莲一曲终了,缓缓退回屏后,舞妓们也散下,台下叫好声此起彼伏。

    流云和倾颜这会儿端坐在二楼兰室,静等着梅莲过来。

    倾颜面色十分不好,谁看见都知道她生着气,流云在一旁小心翼翼赔着笑脸,心想坚决没有下一次了。

    梅莲来得极快,小碎步在门外隐约传来,想来是老鸨特别叮嘱房里的客人身份非凡,不得怠慢。

    梅莲见过二位公子,公子安好。

    还是穿着方才献艺的那身衣服,女子低眉顺眼地微微福礼,礼数恰到好处,气质出众,婉转柔顺浑然看不出风尘气。

    这样一个女子为何委身青楼?

    嗯,起来吧。

    流云稍稍收敛些痞气,撩起衣摆坐到倾颜对面。

    不知公子叫梅莲前来有何吩咐?

    梅莲一直低着头,看不清面色。

    抬起头来。倾颜打量她许久开口道。

    梅莲几不可察得轻颤了一下,缓缓抬起头直视倾颜,稍顿复又低下,眼波流转处是淡淡的惊讶。

    居然是位小姐,那位公子胆子真够大,居然敢带女眷来沉月楼。

    不过这想法一瞬间就平息了,她现在一介青楼女子,有何身份对客人评头论足。

    师妹,拜托你了。流云歉然对倾颜道。

    倾颜佯怒瞪他,起身坐到琴架后,轻拢慢捻抹复挑,一曲梅花三弄缓缓流淌开来。

    梅莲姑娘,或者,在下应该唤你洛敛眉、洛小姐?

    流云啄了口茶,盯着梅莲抑扬顿挫地丢出平地惊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